教科書供應商被指訂「不搶生意」等協議違競爭法開審 涉及天利行、商務及聯合出版 商務一方稱沒證據跟從協議

分享文章

教科書供應商天利行書局、商務印書館、聯合出版及教育圖書零售業商會有限公司主席許超明,遭競委會指控涉訂立「不搶生意」協議,合謀訂定可向學校提供最低折扣,違反「第一行為守則」。3間公司及許超明均否認指控,案件今(15日)在高等法院開審。

代表競委會的英國御用大律師Kassie Smith指,2015年12月生效的競爭法不具追溯力,競委會並非指控答辯人在競爭法生效前的協議或行為違法,而是指控答辯人在法例生效後,仍然繼續法例生效前的協議,「執行」競爭法生效前已存在的協議,亦未曾正式中止協議。

代表商務印書館及聯合出版的英國御用大律師Daniel Beard陳詞指,以假設的例子指出,單憑一方單方面地向另一方在會面中說出自己的折扣率,競委會難以指控屬違法;競委會所指控的「協議」並沒有強制執行機制,沒有證據指明若有參與協議者不遵守協議會有何後果,只有一名人士指在賒帳方面有遇改變而覺得是被懲罰,但缺乏出版商方面的證據。

Beard其後又指出,多次的學校教科書零售投標的資料和結果,顯示商務印書館沒有跟從所謂的「協議」去定折扣率,認為競委會的證據並不能證明指控的內容。

申請人為競委會,答辯人為天利行書局有限公司、商務印書館(香港)有限公司、聯合出版(集團)有限公司,及教育圖書零售業商會有限公司時任主席許超明,許亦為時任天利行主席和總經理。

競委會今由英國御用大律師Kassie Smith代表,在開案陳詞指,規管「第一行為守則」的《競爭條例》第6(1)條列明,「不得訂立或執行(make or giving effect to)」妨礙、限制或扭曲在香港競爭的協議,認為條文清楚寫明是訂立「或」執行,因此涉案行為不一定是兩者兼備。

Smith續指,雖然2015年12月生效的競爭法不具追溯力,但競爭法生效前的行為是與案相關及具證據價植,競委會並非指控答辯人在競爭法生效前的協議或行為違法,而是指控答辯人在法例生效後,仍然繼續法例生效前的協議,「執行」競爭法生效前已存在的協議。Smith指,答辯人不正確地將第6(1)條,解讀成競委會必須證明在競爭法生效後有達成新的協議,是將條文中的「訂立」和「執行」兩者有所混淆。

競委會:法例生效後沒答辯人中止協議

Smith指,答辯方又聲稱即使在競爭法生效前有任何協議,在競爭法生效後,也再沒有繼續或訂立任何新協議,不過沒有答辯人曾正式中止協議。

Smith續指,競委會指控的兩個協議——「天主教學校協議」及「不搶生意協議(non-poaching agreement)」。就「天主教學校協議」,競委會指在2015年3月、競爭法生效前,商務印書館與天利行便已曾就折扣率有協議,而商務與天利行約於2016年5月同意就天主教學校2016/17年度的教科書零售的投標,使用同一折扣率(8%折扣),影響該投標的價格競爭;至於「不搶生意協議」,競委會指控商務印書館與天利行早於2011年及2013年的教育圖書零售業商會的會議上,便已協議不以折扣率互搶生意。

Smith指,案件的焦點在於涉事的一方(即天利行)將其沒有公開的商業上敏感資訊,告知競爭對手,目的在於影響對未來投標的回應,競爭對手於得悉後,在制定他們的價格時,不可能將相關商業敏感資訊拋諸腦後。

商務:單方面提折扣率難言屬違法

代表商務印書館及聯合出版的英國御用大律師Daniel Beard陳詞指,以假設的例子指出,單憑一方單方面地向另一方在會面中說出自己的折扣率,競委會難以指控屬違法。Beard又指,競委會沒有實在的證據證明在教育圖書零售業商會會議上所達成的協議,而商會會議有10至20名潛在參與競標的書商代表,競委會沒有向其他商會成員取證,若要會議上有達成廣泛的協議,只倚賴其中2人的供詞是不足夠。

另一方面,Beard又指出競委會所指控的「協議」並沒有強制執行機制(enforcement mechanism),沒有證據指明若有參與協議者不遵守協議會有何後果,只有一名人士指在賒帳方面有遇改變而覺得是被懲罰,但缺乏出版商方面的證據。

Beard其後又指出,多次的學校教科書零售投標的資料和結果,顯示商務印書館沒有跟從所謂的「協議」去定折扣率,故認為競委會的證據並不能證明指控的內容。

天利行:學校不只因折扣選書商

代表天利行的資深大律師黃佩琪則採納Beard的陳詞,並指競委會需要以刑事檢控標準「毫無合理疑點」作為舉證標準,證明教育圖書零售業商會的成員在競爭法生效前有協議,但證據似乎不足。黃指,不同學校有不同的原因去選擇書商,不只因為書商所提供的折扣,例如可能基於書商有較多零售點,是基於市場的現實情況,而非因為競委會所指控的「不搶生意協議」影響。

黃又指,2015年12月教育圖書零售業商會討論競爭法生效的會議,明顯是清晰每間書商會完全獨立地競爭。黃另指,2011年有最低工資立法以及教育局要求課本、教材和學材須分拆定價出售的政策討論,這兩件事的影響一直持續至2013年,亦令教科書的零售價格上升,因此認為競委會證據上未能達至「毫無合理疑點」地證明,所訂的折扣率是因為有所指控的協議。

黃明早續陳詞,其後會開始傳召證人作供,審訊明續。

審裁處:競爭事務審裁處
法官:審裁處主任法官夏利士
申請人:競爭事務競委會
答辯人:天利行書局有限公司、商務印書館(香港)有限公司、聯合出版(集團)有限公司,及教育圖書零售業商會有限公司主席許超明
案件編號:CTEA2/2020

如欲接收每日報道整合,請在訊息欄內填寫電郵地址

訂閱及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