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Close this search box.

支聯會拒交資料案|裁決理由書夾附3份附件 包括標示「機密」國安處調查報告 惟大量內容被塗黑遮蓋 鄒幸彤審訊時曾指「獲發很多頁的黑色墨水」

分享文章

支聯會拒交資料案 裁決理由書大量內容被塗黑遮蓋

已解散的支聯會2021年拒絕按警務處國安處要求,提交包括2014年起的活動資料、與多個組織的通訊紀錄、自成立起的成員資料等。前支聯會副主席鄒幸彤、前常委鄧岳君及徐漢光,否認「沒有遵從通知規定提供資料」罪,國安法指定法官羅德泉今(4日)裁定3人罪成,並頒下裁決理由書。

今次審訊的其中一項爭議,是控方為部分文件受申請「公眾利益豁免權」(public interest immunity, PII)保護,在審訊期間亦不需向辯方披露,而在裁決理由書中,便夾附了3份附件,當中包括一份標示了「機密」的警方國安處調查報告;一份由國安處署理高級警司洪毅撰寫,向支聯會及另外3個組織發出提交資料通知書的申請書;以及一幅提及5個組織、1名人士與支聯會的關係圖。有關調查報告屬首次公開,但當中有大量內容已被塗黑遮蓋處理,故被告和公眾仍無從全面知悉當中內容。

辯方在審訊中指,支聯會並非「外國代理人」,認為國安處要求提交資料的通知沒有合理基礎,支聯會因而無須遵從通知提交資料。鄒幸彤多次要求控方說明,指控支聯會究竟是哪個外國政府或組織的代理人,並認為不知道支聯會是誰的代理人難以作辯護。惟控方以「公眾利益豁免權 (Public Interest Immunity, PII)」為由,申請豁免披露警方的調查報告,認為披露會嚴重損害政府或公眾的利益。

國安法指定法官羅德泉在判詞中指,該份警方的調查報告除了涉及對支聯會的調查外,亦涉及其他仍在受查中的組織或人士,他在根據案例的指引步驟審視所有相關資料後,裁定控方須遮蓋涉及其他仍在受查的組織或有機會泄漏該些受查組織身分的資料,以免可合理地猜出該些仍在受查的組織。

控方證人、負責調查的國安處署理高級警司洪毅審訊時供稱,根據警方的調查報告,有合理理由相信支聯會是外國代理人。洪毅其後基於調查報告的資料,撰寫一份申請書,申請按《香港國安法第43條實施細則》附表5,向支聯會及另外3個組織發出提交資料通知書,申請書交予警務處處長蕭澤頤及保安局局長鄧炳強審批。

司法機構今日向傳媒派發裁決理由書及新聞摘要時,夾附3份附件,包括:

  • 警方國安處的調查報告
  • 洪毅撰寫的申請書
  • 一張A3紙大小,以藍、黑字編印,提及5個組織、1名人士與支聯會的關係圖(內容為警務處處長在考慮申請書時獲提供的資料,以及洪毅所倚賴的相關調查報告內容,該圖為根據上述內容繪製)

鄒幸彤在庭上曾表示,上述調查報告及洪毅撰寫的申請書絕大部份內容被隱去,並指「只獲發很多頁的黑色墨水」。根據今日公開的上述兩份文件,調查報告共27頁中,有16頁九成以上、甚至全頁均被塗黑遮蓋;洪毅撰寫的申請書共12頁,當中有6頁是完全被塗黑遮蓋。

法律條文有被塗黑 「組織3」背景及活動亦全黑

就報告被遮蓋的部份,主要為所涉及組織與人士名稱及金額,當中亦有部分是整個段落,之後便只看到一句內容,例如涉及「法律條文」(The Legal Provisions)部份,提到「政治目的」(Political Ends),之下整個段落被塗黑遮蓋,接着便是一句「As such, political ends could be interpreted as the above purposes.」(因此,政治目的可被解釋為以上的目的)。

另一例子為第3部份為關於支聯會,當中提到維園六四晚會,有一段指在2014年的晚會上播放一名男性民運人士的發言,引述他的說話,「對香港人民說,感謝你們⋯⋯我們只要做到在中國結束共產黨的暴政,建立憲政民主,才能更好的報答你們」,但該人士的身分被遮去,旁邊則標註「Org (2)」(即為組織2)的字眼。

隨後涉及「與外國政治組織或代理人的聯繫」(Connection with Foreign Political Organizations / Agents)的內容,不少是被大幅遮蓋,例如「組織4」(Org (4))名稱被塗黑,但之後有一句指其為「政治組織 (is a political organization)」,並提到其「with its dedication to promote democratization in China」(致力推動中國民主化)之後便有一大段塗黑,再下段寫到「Owing to the similar backgroud of establishment with Hong Kong Alliance, it is totally not surprising that the political guiding principles of (Org (4)) include similar goals: “to end one-party ruling” and “to rebuild a democratic China”」(由於與支聯會有相似的成立背景,所以完全不驚訝該組織的政治指導原則,是包括近似的目的:「結束一黨專政」及「重建民主中國」)。

由報告第10頁之後開始,各頁被塗黑遮蓋的內容更大篇幅,例如關於「組織2」)的背景幾乎全被塗黑,另外「組織3」的背景及活動被完全塗黑,甚至出現全版塗黑如黑板。

報告多段講述「八九運動」 從胡耀邦逝世到天安門事件

根據公開的警方國安處調查報告,封面日期顯示為2021年7月26日,內容除了是關於支聯會的調查外,也涉及另外2個被指稱與支聯會有來往的受查組織。報告中關於支聯會的內容,除了列出該會的成立日期、地址、當屆(第32屆)常委成員名單、五大綱領等,又指支聯會透過左右公眾輿論,以悼念天安門事件及復興「1989年的運動(1989 movement)」,來追求與延續「八九民主運動」(to pursue / further the 1989 pro-democracy movement by swaying the public opinion to commemorate the Tiananmen Incident and rehabilitate the 1989 movement)。

報告有多個段落講述「八九運動」(1989 Movement),其中標題為「Closer Look on the 1989 Movement」,便提及1989年4月15日中共中央總書記胡耀邦逝世促使「天安門事件」發生;同年5月13日有學生示威者在天安門廣場絕食抗議,引發全國各地加入示威及抗議;至同年5月20日,時任國務院總理李鵬頒下戒嚴令,其後解放軍被派至北京;支聯會於翌日,即5月21日成立。

報告續提及已故中國民運人士劉曉波倡議政治改革、結束共產黨一黨專政,帶領知識分子加入絕食行動,及發起「六二絕食宣言」等。報告又指1989年6月4日,中央人民政府安排清除天安門廣場的群眾(On 1989-06-04, the Central People’s Government arranged to clear the crowd at the Tiananmen Square),並稱之為「天安門事件」(This is known as Tiananmen Incident)。

報告又指,「值得一提的是1989年4月26日刊登在《人民日報》的『四二六社論』」,指該份社論定性學生運動為「破壞穩定的反黨叛亂(destabilizing anti-party revolt)」,及各階層社會均應堅決反對;社論的內容是由當時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於1989年4月25日在鄧小平住所舉行的會議而來,反映中央政府對「八九運動」的定性。

裁決理由書夾附的3份附件,已可在司法機構網頁查看:

警方國安處調查報告
國安處署理高級警司洪毅撰寫的申請書
相關資料的關係圖

法院:西九龍裁判法院
法官:國安法指定法官羅德泉
被告:鄒幸彤、鄧岳君、徐漢光
控罪:沒有遵從通知規定提供資料
案件編號:WKCC3633/2021

如欲接收每日報道整合,請在訊息欄內填寫電郵地址

訂閱及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