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Close this search box.

支聯會拒交資料案|上訴方批控方為便利警方調查 將「外國代理人」廣闊詮釋至本來不包含的意思

分享文章

已解散的支聯會2021年拒絕按警務處國安處要求,提交包括2014年起的活動資料、與多個組織的通訊紀錄、自成立起的成員資料等。前支聯會副主席鄒幸彤與另外2名前常委鄧岳君及徐漢光否認「沒有遵從實施細則通知規定提供資料」罪,早前經審訊後被裁定罪成,分別判囚4個半月。3人就定罪及刑罰提上訴,案件今(7日)在高等法院原訟庭第2日聆訊。

資深大律師戴啟思代表3人陳詞指,控方以對警方較有用(useful)的原因,而要求對附表5的「外國代理人」有一個廣闊的詮釋,只需「可能是」而非「實際上是」外國代理人,就符合外國代理人的定義,但控方對條文功能性的看法,不能將字面上的意思,界定成該些字本來不包含的意思。

戴啟思又指,如果不是外國代理人,就無需按附表5提供資料,附表5是一個便利的調查工具、是一條鑰匙,而非一把瑞士刀可以在任何情況、對不是外國代理人的組織使用。

上訴方及律政司均已完成陳詞,法官黎婉姬表示會在3個月內頒下判詞。【支聯會國安案報道結集】

律政司:司法覆核應在提交資料通知書限期前提出

上訴人鄒幸彤、鄧岳君及徐漢光,被控於2021年9月8日,作為支聯會在香港的幹事或在香港管理或協助管理該組織的人士,並已獲根據《香港國安法第43條實施細則》附表5送達通知,而沒有遵從根據該通知的規定。3人否認控罪受審,國安法指定法官羅德泉今年3月裁定他們罪成,分別判囚4.5個月。

律政司一方昨陳詞指,上訴人在收到通知書後,如認為通知書不合法,應在通知書限期前提出司法覆核申請,而非待通知書限期屆滿,看看執法部門會否有行動,並在被控受審時才挑戰通知書的合法性。資深大律師戴啟思今代表3名上訴人陳詞指,在刑事審訊中,被告為證無罪是有權挑戰任何事情,司法覆核程序有機會阻礙審訊,因此並不可取。

上訴方:在審訊中挑戰通知書合法性 較提司法覆核快

戴啟思指,國安法第43條或第43條的實施細則,均沒有明文規定不能挑戰通知書的合法性;通知書要求提交資料的限期是2星期,控方認為上訴人應在2星期內提司法覆核是令人驚訝的提議,強調司法覆核一定要正確合適地提出,而若提司法覆核則需時超過2至3個月處理,因此在審訊中處理通知書的合法性挑戰會較快,除非非常清晰裁判官是不得處理相關法律爭議,否則應讓裁判官處理,未能處理才將案件押後,讓辯方作司法覆核。

律政司一方、助理刑事檢控專員張卓勤則指,上訴人徐漢光在交資料限期屆滿後,曾立即就通知書合法性提司法覆核,不過後來選擇不再繼續司法覆核程序。戴啟思回應指,當時他看過司法覆核申請後,認為繼續相關程序不恰當,有機會令裁判法院的審訊押後,而當時控方並無表示異議。

上訴方:條文是便利警方調查工具 非瑞士刀任意使用

戴啟思又指,控方以對警方較有用(useful)的原因,而要求對附表5的「外國代理人」有一個廣闊的詮釋,只需「可能是」而非「實際上是」外國代理人,就符合外國代理人的定義,但對條文的功能性看法,不能將字面上的意思,界定成該些字本來不包含的意思(The perception of utilities cannot rule the meaning of the words if they do not have that meaning);附表5定義了外國代理人「是」具備了甚麼特性,如果一個組織不具該些特性,就不是外國代理人,就無需提供資料。

戴啟思表示,警方可以申請法庭手令或提交物料令以取得資料,控方指上訴方的詮釋方法會令附表5變得沒有用處,是不正確的說法,戴啟思稱,附表5是一個便利的調查工具、是一條鑰匙,而非一把瑞士刀可以在任何情況、對不是外國代理人的組織使用。

上訴方及律政司均已完成陳詞,法官黎婉姬表示會在3個月內頒下判詞,其間鄧岳君及徐漢光續准以原有條件繼續保釋。【支聯會國安案報道結集】

法院:高等法院原訟庭
法官:法官黎婉姬
被告:鄒幸彤、鄧岳君、徐漢光
控罪:沒有遵從通知規定提供資料

法律代表
律政司:助理刑事檢控專員張卓勤
上訴方:資深大律師戴啟思、大律師黃俊嘉
案件編號:HCMA99/2023、WKCC3633/2021

如欲接收每日報道整合,請在訊息欄內填寫電郵地址

訂閱及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