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前僱主禁穿罩袍及家中祈禱 印尼籍家傭入稟索償 前僱主指家傭外出無穿罩袍 認曾阻向祖先牌位祈禱

分享文章

信奉伊斯蘭教的印尼籍家庭傭工,今年9月入稟指控前僱主及其兩名子女,禁止她穿全身長度的罩袍及進行伊斯蘭教的禱告,違反《種族歧視條例》,要求賠償共約23.5萬港元的的情感傷害賠償及薪金等。案件今(20日)在區域法院進行首次聆訊,僱主及其兩名子女均有出庭訊。

答辯方庭上指,印傭首星期工作時從來沒有穿罩袍外出,只是穿便服配頭巾蓋頭,因此未曾出現不批准申索人穿罩袍的情況。至於有關祈禱的指控,答辯人指,申索人凌晨向着屋內的祖先牌位祈禱,對答辯人的宗教不尊重,承認不批准申索人在家中祈禱,並曾與申索人討論不要在家中室內祈禱。

申索人為Dwi-Lestari;3名答辯人為梁彩、何偉新及何偉娥。梁彩為申索人的僱主,現年87歲,何偉新及何偉娥則為梁彩的子女;申索書由帝理律師行代為入稟。申索人今沒有出庭,由律師代表;據了解,申索人現已返回印尼。3名答辯人均有出庭應訊,沒有律師代表。

答辯方指家傭首周工作從沒穿罩袍

法官高勁修指,申索人指控3名答辯人違反《種族歧視條例》,是倚賴兩點,分別是答辯人不讓申索人穿罩袍,以及不讓申索人進行其信奉的伊斯蘭教式祈禱,問答辯人對這兩項指控的立場。

高官引述答辯方的書面回應,指答辯方否認曾不讓申索人穿罩袍,指申索人首星期工作外出時,是穿便服配頭巾蓋頭,因此曾建議申索人改為戴帽子,而申索人都同意。答辯方在庭上指,申索人首星期工作時從來沒有穿罩袍,只是穿便服配頭巾蓋頭,因此未曾出現不批准申索人穿罩袍的情況。

曾與申索人討論不要在家中祈禱

至於有關祈禱的指控,據高官在庭上引述答辯方的書面回應,指第1答辯人是住在沒有間隔的公屋單位,申索人凌晨向着屋內的祖先牌位前「拜神」,對答辯人的宗教不尊重,因此曾與申索人討論過更改祈禱時間和地點。答辯方在庭上指,是有不批准申索人在家中祈禱,並曾與申索人討論不要在家中祈禱。

高官又引述雙方的書面回應,顯示另有其他事實爭議,包括申索人是否曾獲告知家中有安裝閉路電視鏡頭,以及申索人被解僱的原因等。案件押後至2024年6月19日作案件管理聆訊,讓申索人及答辯方準備文件及證人供詞等。

申索人被即時解僱翌日被送返印尼

根據申索書,申索人指被僱主的女兒要求外出時,不得穿全身長度的罩袍(jilbab),她後改穿內罩袍,即只包覆頭部、遮蓋頭髮;另僱主的兒子就反對印傭每日禱告,指其母親年邁,如果起床時見到申索人祈禱會「嚇死」;印傭雖曾提出在工作單位外的地方禱告,但被拒絕。最終申索人被即時解僱,沒有收到已工作的兩星期薪金或代通知金,翌日被帶到機場返回印尼。

申索人要求法庭聲明,3名答辯人的行為是違反《種族歧視條例》,須向申索人道歉,以及向申索人賠償共約23.5萬港元,當中包括20萬元的情感傷害賠償,以及未付的約兩星期薪金、解僱的代通知金及收入損失等。

法院:區域法院
法官:法官高勁修
申索人:Dwi-Lestari
答辯人:梁彩、何偉新、何偉娥
案件編號:DCEO10/2023

如欲接收每日報道整合,請在訊息欄內填寫電郵地址

訂閱及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