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Close this search box.

拒批《願榮光歸香港》禁制令政府上訴|引創作者訪問:音樂是「重要武器」 律政司指政治歌曲能激起士氣煽動推翻政府

分享文章

律政司申請禁制以不法意圖傳播歌曲《願榮光歸香港》,今年7月被高院駁回申請,拒絕批出禁制令。律政司其後提上訴,就部分上訴理據獲批上訴許可。案件今(19日)在高等法院上訴庭進行非正審上訴和上訴許可申請的合併聆訊,案件由首席法官潘兆初、上訴庭副庭長朱芬齡、及上訴庭法官彭寶琴主理。

律政司一方、資深大律師余若海陳詞,引述《願榮光歸香港》的創作者訪問報道,包括提及「音樂則是為這場運動最重要的武器」以及「音樂是凝聚民心的最強武器」等, 指出現今社會要推翻政府﹐不一定像昔日要用坦克車或傳統武器,而是可以憑散播假資訊及政治宣傳進行,正如《願榮光歸香港》的作者也指音樂是重要的武器,因為歌曲能激起人們的士氣、煽動人們做同樣的事情等等。

法官指出,禁制令所限制的範圍,不應比刑事罪行所限制的範圍更廣闊或門檻更低,雖然現時已列明如果是新聞用途的傳播,不屬禁制令的申禁範圍內,但為避免公眾疑惑,其他合法的活動如學術或研究,是否也應在禁制令中列出來。余若海向律政司索取指示後,表示可修訂禁制令條款,列明一些合法活動是不受禁。法官其後要求律政司一方再交修訂的草擬禁制令文本,讓法庭作考慮,案件押後至明年2月24日再開庭續訊。【律政司申禁制《願榮光歸香港》 報道結集】

資深大律師余若海陳詞指,全國人大常委會2019年5月28日的決定,以及港區國安法的條文,均提及要「防範、制止、及懲治危害國家安全的行為和活動」。余指,根據呈上的證據,法庭也已接納《願榮光歸香港》一曲是廣泛流傳,並在很多場合被用作帶起市民情緒,更甚者是將歌曲升級至指為國歌,即使在國安法生效後亦如是,惟只有少數人能成功被控,這些非法地使用《願榮光歸香港》一曲的片段在網上流傳,其他人見到這些罪行發生但卻沒有法律後果,是會損害香港的法治。余若海引述案例指,當前線執法人員認為有需要法庭頒禁制令助執法,雖然法庭有酌情權是否批出禁制令,但法庭必須要予以一定程度的「尊重(deference)」。

創作者:「音樂是凝聚民心的最強武器」

余又引述《願榮光歸香港》的創作者訪問報道,包括提及「音樂則是為這場運動最重要的武器」以及「音樂是凝聚民心的最強武器」等, 指出現今社會要推翻政府﹐不一定像昔日要用坦克車或傳統武器,而是可以憑散播假資訊及政治宣傳進行,正如《願榮光歸香港》的作者也指音樂是重要的武器,因為歌曲能激起人們的士氣、煽動人們做同樣的事情等等,這類政治性歌曲,可作為一種「武器」去提高人們的士氣並聚集人們去推翻政府。

余又指,《願榮光歸香港》超過800次被誤以為是香港的國歌,雖然現時香港社會回復至再沒有暴力、示威或違法行為,但社會上對2019年就《逃犯條例(修定)草案》所發生的事,仍然有批評,法庭要謹記,香港並非已回到昔日美好的日子,持不同政見的人士仍然割裂,而警務處國安處對社會上這個情況是最了解,警司Margaret Wong的供詞就指出,根據警方的經驗,除非法庭有清晰頒令,否則該些人士會繼續進行相關行為;網上平台服務供應商也表明,除非有法庭頒令才會移除相關違規影片。

首席法官:禁制令有機會寒蟬效應

余若海稱,原審法官也同意禁制令是合乎比例的限制,法庭可以決定將禁制令的限制範圍收窄。余強調雖然修訂禁制令並非是次上訴的事項,這樣提出只是為了消除一些說法,指法庭無論如何都必須要批出禁制令。

高院首席法官潘兆初指,禁制令所申禁的4項行為都不涉及公眾的基本權利,因為該些行為本來便屬非法,但有機會有些人可能是基於學術或研究原因而傳播《願榮光歸香港》一曲,並非有意圖危害國安,禁制令有機會做成寒蟬效應。

余若海認為不會做成寒蟬效應,因為禁制令只針對危害國家安全意圖的傳播,禁制令就合法和不合法有清晰的界線,即使沒有禁制令,當公眾知道有關歌曲是具煽動性,使用該歌曲時會有猶豫想一想,這其實才是正確的做法。

官籲列明學術或研究活動不會受禁

潘官又指,禁制令所限制的範圍,不應比刑事罪行所限制的範圍更廣闊或門檻更低,雖然現時已列明如果是新聞用途的傳播,不屬禁制令的申禁範圍內,但為避免公眾疑惑,其他合法的活動如學術或研究,是否也應在禁制令中列出來,如新聞用途般指明不會受禁。余若海一度回應稱,要先向律政司索取指示;余午休後表示可修訂禁制令條款,列明一些合法活動是不受禁,並呈上一份草擬的禁制令。

潘官又總結律政司一方的陳詞,指律政司的立場是認為,國安法目的是要「防範、制止、及懲治危害國家安全的行為和活動」,似乎國安法是預設了單憑國安法是不足以達到「防範、制止、及懲治」的目的,而是需要香港所有的法例,包括主要以懲治為目的的刑事法協助,而禁制令則由於屬防範性質的措施,因此刑事法及禁制令是兩者併行(in tandem)。余若海則指,國安法本來就是設計與本地法律併行,並非國安法本身有不足。

批法庭只給國安一個大比重並不足夠

余若海另指,國安法第3條及第8條均提到包括司法機關在內,要有效「防範、制止、及懲治危害國家安全的行為和活動」,法庭需要履行這個義務,而法庭可批出禁制令為執法方面提供方便;又認為原審法官太過倚靠自己對公眾行為的判斷,去決定禁制令的實際作用有多大。余又強調,現時是處理國家安全的問題,只是給予國家安全一個大比重(great weight)並不足夠反映國安法第3條及第8條對法庭有關「防範、制止、及懲治危害國家安全的行為和活動」的要求,並指香港人非常遵守法庭的命令,他以2019年的機場及港鐵的禁制令,禁止公眾妨礙或干擾機場及港鐵的運作為例,指當時成效顯著。

余若海又指,原審法官錯誤以「必須性」作為測試標準,要證明沒有禁制令的話,不能有效限制被告的非法行為,不過,律政司一方認為,應是以批出禁制令是否有助執法、維護整體社會公義為測試標準。

法庭之友質疑禁止網上非法傳播實效

法庭之友、資深大律師陳樂信陳詞時,質疑律政司一方指涉及國安的禁制令申請,不應以「必需性」及「實用性」作為測試標準,有何法理基礎。陳樂信認為,即使涉及國安法議題,法庭也應該平衡各方利益後,有空間考慮是否批出禁令。

陳樂信又反問,假設所有事情和證據都有利律政司一方,但禁制令究竟能如何回應律政司的關注?陳續指,現時如果公眾作出申禁的行為,已經會觸犯刑事法例有嚴重後果;而禁制令本身不會指出甚麼片段屬違反禁令,也不會指示網絡平台供應商應該要怎樣做,只是列明一些基本原則,對禁止網上非法傳播的實際效用成疑。

陳樂信指,發布《願榮光歸香港》是否違反禁令,要視乎發布者的意圖,舉例指單憑發布純音樂版本的《願榮光歸香港》,或是發布喇沙書院、英華書院學生唱《願榮光歸香港》,很難判斷發布者是否有意圖違反國安法,網絡平台供應商亦未必會將相關片段下架。

洗澡唱《願》沒危害國安意圖不犯法

余若海作回應陳詞時指,香港人大多會遵守法庭命令,認為禁制令可有效阻截非法意圖傳播《願榮光歸香港》,並強調是否違反禁制令需視乎傳播意圖,舉例指如果有人在洗澡時唱《願榮光歸香港》,沒有危害國安的意圖,是不會被指觸犯禁令。

上訴庭副庭長朱芬齡一度問及,現時律政司在草擬禁令上所列出的32項Youtube連結(包括不同版本、語言、由不同人士所演唱的《願榮光》),是否已盡列出來(exhaustive)。余若海表示,現階段而言已是全部。

法官其後要求律政司一方再交修訂的草擬禁制令文本,讓法庭作考慮,案件押後至明年2月24日再開庭續訊,讓雙方再作陳詞。【律政司申禁制《願榮光歸香港》 報道結集】

法院:高等法院上訴庭
法官:首席法官潘兆初、上訴庭副庭長朱芬齡、上訴庭法官彭寶琴
原告:律政司司長
被告:從事相關禁制行為的任何人

法律代表
律政司:外聘資深大律師余若海
法庭之友:資深大律師陳樂信
案件編號:CACV274/2023、CAMP303/2023、HCA855/2023

如欲接收每日報道整合,請在訊息欄內填寫電郵地址

訂閱及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