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Close this search box.

房屋配偶政策排除同性婚姻伴侶被指違憲 房委會上訴遭駁回兼需付訟費

分享文章

高等法院2020年3月裁定,海外註冊的同性婚姻伴侶不能以「一般家庭」下的「夫婦」身分申請公屋,以及不能加入成為另一半的居屋單位合資格住戶,兩項政策均屬歧視及違憲。房委會就上述兩宗司法覆核案提上訴,上訴庭今(17日)在上訴聆訊後逾1年半,頒下102頁的判詞,駁回房委會的所有上訴理據,維持原判。

上訴庭在判詞中指,不接納房委會一方提出,《基本法》保障異性伴侶才獨有資格以配偶身分,申請公屋及免補地價加入成為居屋住戶,以及對異性伴侶的公屋或居屋平均輪候時間或居屋有影響,上訴庭認為這並非基本法所保障的權益,更何況案中同性伴侶其中一方已是居屋單位的擁有人,根本不會影響異性伴侶可輪候的居屋單位數目。

上訴庭又指,不接納房委會一方提出,容許同性伴侶申請公屋或加入成為居屋單位住戶,會影響公屋及居屋供應予「組織有子女的家庭」的目的。上訴庭指,現時的配偶政策,對不能生育或不願生育的異性伴侶,是沒有差別待遇,而傳統家庭的夫妻也不必然與子女有血緣關係,認為不論是同性或異性伴侶,在經濟及財政上對公屋是否有需求,沒有實質分別;就能否以配偶或合資格住戶身分,住在同一屋簷下,同性或異性伴侶亦有同等的關係和婚姻特色。

上述兩案早前一併審理,高等法院於2020年3月裁定Nick Infinger及李亦豪勝訴,替房委會的政策構成歧視,違反《基本法》第25條「香港居民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及/或《人權法案》第22條「人人在法律上一律平等,且應受法律平等保護,無所歧視⋯⋯」。房委會其後由資深大律師陳樂信代表,就兩案提上訴。

上訴指影響平均輪候時間 惟答辯方一人已為居屋擁有者

房委會一方於第1點理據指,《基本法》第25條及/或《人權法案》第22條,不適用在本案,認為當與《基本法》第36及37條一併理解時,(第36條:香港居民有依法享受社會福利的權利。勞工的福利待遇和退休保障受法律保護。第37條:香港居民有依法享受社會福利的權利。)會得出異性伴侶才獨有資格以配偶身分,申請公屋及免補地價加入成為居屋住戶,《基本法》第36及37條的立法原意是特別要保障所提及的權利,而第25條則屬一般性條文,因此第36及37條不受限於第25條的的涵蓋範疇。

不過,上訴庭不同意房委會此論據,認為房委會的說法,即所有1997年前異性伴侶享有的權利,均受《基本法》第36條保障,因而在閱讀第25條一律平等的條文時,必然是會排除所有異性伴侶在1997年前享有的權利,不受與不公平待遇相關的挑戰。上訴庭指出,本案的挑戰,與異性伴侶享有的權利無關,即使對異性伴侶的權利有影響,也只是對異性伴侶的公屋或居屋平均輪候時間有影響,但這並非《基本法》第36條所保障的權益;更何況本案中,同性伴侶其中一方已是居屋單位的擁有人,根本不會影響異性伴侶可輪候的居屋單位數目。

房委會一方曾反駁,政策會阻礙(discourage)同性伴侶購買居屋,從而可提升市場上供異性伴侶購買的居屋單位數目。上訴庭表明不接納此說法,認為是在轉移議題,因為居屋購買政策並非本案爭議的議題,而且屬揣測及間接性影響,不可能構成居屋配偶政策或《基本法》第36條所涵蓋的權利。上訴庭拒絕接納房委會有關《基本法》第25條不適用的理據。

不接納影響供應予有子女家庭 傳統家庭親子非必然有血緣關係

房委會一方的第2點理據指,公屋供應的目的是關乎「家庭目的」,讓市民組織有子女的家庭,而同性伴侶不能生育,因此原審法官在本案中考慮是否有歧視情況時,錯誤將同性及異性伴侶視為可比擬對象。上訴庭亦不同意此說法,認為不論是同性或異性伴侶,在經濟及財政上對公屋是否有需求,是沒有實質分別的;就能否以配偶或合資格住戶身分,住在同一屋簷下,同性或異性伴侶亦有同等的人際關係和婚姻特色。

上訴庭又指,不接納提出容許同性伴侶申請公屋,會影響公屋及居屋供應予「組織有子女的家庭」的目的;反之,上訴庭同意代表李亦豪的資深大律師鮑進龍所指,房屋的配偶政策,對不能生育或不願生育的異性伴侶,應沒有差別待遇,也沒有區別不願有子女及有意組織有子女家庭的同性伴侶。上訴庭又指,李亦豪一方亦提出同性伴侶是可收養子女或以人工方式產子,另一方面傳統家庭的子女,也不必然是與夫妻有血緣關係的子女。

上訴庭同意原審法官所指,房委會的配偶政策屬基於性傾向的歧視,同性與異性伴侶在房屋的配偶政策上,兩者是可作比擬,故駁回有關不可比擬的上訴理據。

上訴庭決維持原判 房委會需負責訟費

就着政策的相稱性,房委會一方認為,法庭應以是否「明顯地沒有合理依據(manifestly without reasonable foundation)」作為標準,以衡量政策的相稱性。上訴庭在判詞則指,終審法院在QT案及梁鎮罡案中,已確立基於性傾向的差別待遇,政府就政策所擁有的酌情權會較窄,法庭就衡量「合理必要性(reasonable necessity)」的標準時,會「特別嚴謹地審視(particularly severe scrutiny)」。上訴庭認為,原審法官的裁決與終院訂立的標準一致,沒有出錯;原審法官亦已指出,即使採納房委會一方所提出的標準,也會得出相同的結論,不認為房委會所提出「家庭目的」,對其所作出的差別待遇屬可相稱。

上訴庭另拒絕接納房委會一方提出的其他所有理據,駁回房委會的上訴,維持原判;房委會另需負責答辯人的訟費。

李亦豪:合法地生活在自己家裏,是香港許多已婚人士共同心願

Nick Infinger及李亦豪今沒有到庭取判詞,李亦豪其後於Facebook發布帖文指,其已故丈夫吳翰林與他「一直只是希望能夠合法地生活在我們自己的家裡。這是香港許多已婚人士的共同心願。但可悲的是,房委會基於性傾向的理由殘酷地否定了我們這個心願。雖然我對今天的判決表示感激,但這也讓我痛苦地想起吳翰林已經不能見證這一切。我們無法再一起生活,而這正是吳翰林為之奮鬥的。」李續指案件已經進行了4年多,衷心希望房委會經過深思熟慮後不會上訴,讓事件早日止息,亦讓吳翰林得到安息。

案件原由吳翰林提出司法覆核,後來因吳離世而改由李亦豪續參與訴訟。根據李的代表律師帝理律師行早前指,吳因受多年憂鬱症折磨,於2020年12月結束了生命,高院原訟庭於2021年6月才裁定吳和李勝訴。帝理律師行今發新聞稿表示,「歧視不僅令性小眾蒙受法律上及經濟上重大的不公義,往往亦會對他們造成不可逆轉的的心理創傷」,強烈呼籲政府部門及有關機構及時主動採取行動,尊重基本人權,包括免受性傾向歧視的權利。

另外,婚姻平權協會今發聲明指,「為免延長不必要和昂貴的訴訟,政府不應以零碎的方式處理承認同性伴侶關係的問題,反之應主動與各持份者合作,制定一個全面的框架承認同性伴侶關係」,又指同性婚姻是承認同性配偶關係和落實終院在岑子杰案判決的最佳方法。

法院:高等法院上訴庭
法官:首席法官潘兆初、上訴庭法官鮑晏明及區慶祥
上訴人:房屋委員會
答辯人:Nick Infinger、李亦豪

法律代表
房屋委員會:資深大律師陳樂信、大律師梁晉豪
答辯人Nick Infinger:大律師Timothy Parker、大律師楊嘉瑋
答辯人李亦豪:資深大律師鮑進龍、大律師馬亞山
案件編號:CACV81/2020、CACV362/2021

如欲接收每日報道整合,請在訊息欄內填寫電郵地址

訂閱及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