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自閉及過度活躍男涉侮辱國歌|被告供稱倒豎拇指因見中國球迷身上有迪士尼產品感不滿 改唱《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因原意「好似中國國歌」

分享文章

世界女排聯賽2023年6月於紅磡香港體育館舉行,一名患自閉症及過度活躍症的21歲男子在賽事前播放國歌期間,坐在座位上、作出倒豎拇指的手勢、發出噓聲、掩耳及高唱歌曲《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等。他否認一項侮辱國歌罪,案件今(11日)在九龍城裁判法院展開第二日審訊。

被告出庭作供,指當日帶備了中國國旗,「我身為一個中國人,梗係支持中國隊」,惟在用餐時遺失中國旗;又多次重申自己愛國、尊重國歌,並指支持香港政策、反對美國帝國主義及迪士尼,當日卻在會場看到許多中國球迷身上有迪士尼周邊產品,才倒豎拇指等對他們表達不滿。控方質疑,該些球迷的表現與被告支持中國隊沒有衝突;被告不同意,稱「如果佢哋咁愛國,點解佢哋唔着喜羊羊、唔着熊出沒?」

被告另提及,不欲聽到該些中國球迷唱中國國歌,故坐下掩耳,後選擇唱《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因為原意好似中國國歌」,兩者均帶有「不願做奴隸」的意思。控方再問,被告是否知道示威者在示威場合唱此歌;被告稱知道,但指他們不應唱。裁判官詢問被告為何這樣想,被告指「因為我覺得示威者好暴力,想摧毀成個香港。」後表示此歌的情節與2019的示威及暴動無關。

被告陳柏叡(案發時21歲,現22歲)被控一項侮辱國歌罪,控罪指他於2023年6月16日在香港九龍紅磡暢運道9號香港體育館內公開及故意地侮辱國歌。

總督察昨供稱因難判斷是否莊重 一度決定釋放被告

案發當日休班並與家人到場看比賽的總督察鄭俊傑於首日審訊作供指,保加利亞對中國的賽事前播放兩隊國歌,被告在播中國國歌期間發出噓聲、握拳倒豎拇指,用英文唱歌等。他用手提電話拍攝了被告的行為,思疑被告干犯國歌法,遂致電同袍交代事件及着對方派人跟進。

接報的同袍總督察劉鍵衡亦於首日審訊供稱,他派下屬跟進並在收到匯報後,判斷被告沒有犯國安法或煽動罪,一度決定釋放被告,因被告只是沒有肅立及唱英文歌,是否屬莊重還是不莊重,相關行為是介乎兩者之間、「證據可能係模糊」。惟其後再觀看片段,相信被告當時一定並非抱正面情緒或感情,遂決定拘捕被告。

被告6歲起自閉和過度活躍症求診 現每早須服藥

裁判官林子康之後裁定被告表證成立,被告決定出庭作供。在被告作供前,辯方大律師關文渭先向被告確認他是否明白證人宣誓的內容及須講出事實;被告表示明白。

被告供稱,於6歲始便因患自閉症和過度活躍症而向精神科醫生求診,每日早晚、包括今日上庭前,須服食屬於精神科藥物的鎮定劑和Epilim,而服藥後會感到疲倦。而被告在作供時,除經常面帶微笑,亦不時前後搖晃身體。

強調自己身為中國人「梗係支持中國隊」

在辯方詢問下,被告確認與母親、婆婆同住,在香港就讀幼稚園及中小學,於2017年起到英國讀基礎課程,直至2020年因疫情緣故回港,後於2021年至2022年就讀與音樂和媒體相關的文憑課程。他供稱,自己的興趣為上網、「遊巴士河」、玩「原神」公仔及彈琴,現時準備考演奏級,亦有看大型體育賽事的習慣,如世界場地單車賽、世界女排聯賽等。

被告續稱,於案發日,他在出發前帶了保加利亞國旗、日本國旗和中國國旗外出,但其後在「DON DON DONKI」用餐時遺失了中國國旗,故警方於案發後搜身時沒有發現該中國國旗;他並強調稱:「我身為一個中國人,梗係支持中國隊」,而帶備保加利亞國旗的原因為「我驚到時候,一個保加利亞fans都冇,我咪支持埋囉。」

「唔鍾意迪士尼」 受中國球迷穿迪士尼服飾等刺激

被告續供稱,於案發當日在現場,有許多中國球迷身穿迪士尼服飾、帶迪士尼周邊產品等入場,「我真係唔鍾意迪士尼,覺得好irritate(刺激)到」,因為自己支持香港政策,惟「迪士尼係美國嘢」,直言奉行帝國主義的美國「成日制裁香港官員」;被告又稱,在2022年11月,在港看到一位美國籍烏克蘭裔的父親照顧一個拿着「Turning Red(迪士尼與Pixar的電影)」公仔的小女孩,該小女孩正哭泣,「本身好鍾意Turning Red,搞到我憎咗,我唔想見到鍾意Turning Red嘅人喺度喊」,故從此討厭迪士尼。

被告強調,如他在香港街頭上看到與迪士尼有關的東西,「我會發出怪聲、走開,巴士度見到迪士尼就會落車,地鐵都會落車。」而身處案發賽事時為「四面楚歌」,前後左右均有中國球迷的小孩使用反斗車王、Toy Story、迪士尼公主系列等周邊產品,並形容在場使用迪士尼周邊產品的中國球迷為「迪士尼人」。

雙手掩耳 不欲聽「迪士尼人」唱國歌

被告稱,在播放保加利亞國歌時,他會肅立及唱該國國歌;而在播放中國國歌時,他選擇坐下,「我只係唔想見到啲『迪士尼人』,所以先坐低啫。」至於他亦雙手掩耳,是因不欲聽到「迪士尼人」唱國歌,其後鬆手及唱《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是以此掩蓋國歌的聲音。

被告解釋,選擇《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是因「原意好似中國國歌,『不願做奴隸的人們』……It is the music of the people who will not be slaves again」,指兩者均帶有「不願做奴隸」的意思,前者為抗日歌曲,後者為革命歌,但當時不知道有警察正拍攝自己唱歌。

沒意圖損害國歌、好尊重國歌

呈堂片段顯示,播放完國歌後,被告發出「噓聲」、倒豎拇指;被告指,這是為表達對「迪士尼人」的不滿,「因為迪士尼人唱完國歌之後歡呼」;辯方問被告:「你當時咁樣做,有冇意圖損害國歌,作為我國象徵?」被告回答稱:「我根本冇意圖損害國歌,我好尊重國歌嘅。」

被告又指,在當晚9時多,中國正領先保加利亞,故他選擇離場去廁所,途中被便衣警察截停搜身,並指他不尊重國歌。被告其後在庭上快速覆述自己當時對警方的說法:當日迪士尼電影《元素大都會》上映,當中女主角的配音員是中國人,他認為當日進場的「迪士尼人」必然支持《元素大都會》,故不滿指「中國人點解要支持美國?」;而當時警員未趕及抄下他上述說法,「佢淨係抄到最後一句」。

辯方向被告確認,他是否認為「因為佢哋(迪士尼人)支持《元素大都會》,所以進場支持中國隊?」;被告同意,並指「Pixar對佢哋嚟講係一家人。」

示威者好暴力 不應唱《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

控方盤問被告時,就問他是否知道一些示威者在示威場合會唱《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被告回應稱:「我知道啊,但佢哋就唔應該唱呢首歌。」裁判官問被告為何認為示威者不應唱此歌曲,被告解釋,「因為我覺得示威者好暴力,想摧毀成個香港。唔應該,香港已經係好繁榮嘅城市,仲要俾示威者搞到越嚟越亂。」

控方再指,在播放中國國歌時,被告不但唱《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更故意把尾音拉長至國歌完結,可見他侮辱國歌;被告重申,這是為了不想聽到「迪士尼人」唱國歌。控方又指,被告在中國隊領先的時候離場;被告則指因為「好悶」、「覺得冇乜好睇……唔支持domination(明顯優勢),我支持dramatic game effect(戲劇性賽果)。」

被告確認自主做出涉案動作

控方再指,被告是否同意在第三者看來,其作為屬不尊重國歌。辯方此時反對提問,指本案控罪涉被告的主觀意圖。

辯方問被告是否認為《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的情節,與2019年的示威及暴動類近?被告稱:「根本冇關係,純粹一首音樂戲嘅歌。」

裁判官就關注,被告是否自主地做出涉案動作,以表達對「迪士尼人」的不滿,還是無法控制自己?被告確認自己是自主地做出涉案動作。

曾在愛國活動揮國旗 重申是「愛國的中國人」

被告另亦供稱「我好鍾意中國,我非常鍾意中國」,並提及於2023年6月3日,到維園參加愛國團體舉辦的「家鄉市集」,更向現場人士借一支大中國國旗、將其揮舞,並託人拍下短片。辯方在庭上播放6秒的片段,顯示被告於維園揮動中國國旗;被告稱目的是「紀錄低我係一個愛國嘅市民」,更將其放上twitter,重申「I’m patriotic Chinese(我是愛國的中國人)」。

控方外聘大律師葉志康盤問被告指,他是否愛國人士;被告此時把手放在心口,稱「愛國啊,非常愛國。」辯方再問「長久以嚟都係?」被告確認,並指「我尊重國歌,我愛國。」

質疑中國隊支持者 為何不穿「喜羊羊」

控方續問被告是否以支持者身份進場;被告指,「本來諗住支持中國隊,但係好多『迪士尼人』都支持中國隊 ,所以我咪支持保加利亞。」控方就指出,被告當日身上只有保加利亞國旗和日本國旗;被告不同意,重申早前遺失了中國國旗。

控方之後向被告質疑指,「迪士尼人」的做法與被告愛國沒有衝突?被告表示不同意,指現場的中國人明明支持中國隊,卻身穿迪士尼服飾,而迪士尼為帝國主義,如支持中國隊,「如果佢哋咁愛國,點解佢哋唔着喜羊羊、唔着熊出沒?」重申自己是向「迪士尼人」倒豎拇指。

控方又指,被告為何不對四周的觀眾倒豎拇指,被告辯稱「中間」是合適的位置,而非針對當時播放的國歌。被告亦提及,在案發後,警方完成對他的搜身,曾一度容許他回家,惟他在回家途中收到警方電話,要求他返回紅磡體育館附近地鐵出口,他遂按指示回去,後當場被警方以侮辱國歌罪拘捕。

法庭:九龍城裁判法院
法官:裁判官林子康
被告:陳柏叡
控罪:侮辱國歌罪

法律代表
控方:外聘大律師葉志康
辯方:大律師關文渭及梁麗幗
案件編號:KCCC2746/2023

如欲接收每日報道整合,請在訊息欄內填寫電郵地址

訂閱及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