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Close this search box.

律政司終極上訴得直 終院恢復鄒幸彤煽惑市民參加六四晚會定罪裁決 審訊中挑戰警方禁令合法性爭議終院法官現分歧

分享文章

前支聯會副主席鄒幸彤被控於2021年六四前夕,在社交媒體發文煽惑市民參加被警方禁止的維園六四晚會,她一審罪成,2022年底獲高院法官張慧玲裁定上訴得直,撤銷定罪及判刑,律政司提出終極上訴,終審法院去年11月開庭聽畢雙方陳詞後,今(25日)頒下判決。

判詞顯示,就鄒幸彤在刑事審訊抗辯時能否挑戰警方禁令的合法性,5名法官的裁決出現分歧,當中2位法官包括首席法官張舉能認為不可在刑事程序中藉挑戰禁令合法作為辯護理由;另外3名法官則持相反裁決,認為可以提出挑戰;不過鄒幸彤一方提出的「間接挑戰」及「憲法挑戰」都不成立,故此5名法官一致裁定律政司上訴得直,恢復鄒幸彤的定罪裁決,並發還予原訟庭處理刑期上訴。

鄒幸彤在原審被定罪後,被判處監禁15個月,其中10個月與另案分期執行。庭上今透露,鄒在本案尚餘4個半月的刑期仍未服畢。

答辯人為鄒幸彤,她今束起馬尾出庭,不時面帶微笑望向公眾。

鄒在原審時曾質疑警務處處長對2021年六四集會發出禁令的合法性,本上訴法律爭議在於,鄒涉違反《公安條例》而被控煽惑他人明知而參與未經批准集結」罪,警方其後發出集會禁止令,該禁止令亦經「公眾集會及遊行上訴委員會」(下稱上訴委員會)確立,那麼鄒在刑事審訊抗辯時能否挑戰警方決定的合法性?若然上述問題的答案是肯定的,法庭對被告人挑戰警方和上訴委員會決定的合法性,應該如何處理?

律政司一方早前力陳,警方及上訴委員會案發時經已考慮禁令有否對集會權利造成不符比例的規限,鄒只可透過司法覆核挑戰禁令合憲性,無權在刑事審訊中以禁令不合法為由抗辯,否則禁令會失去公信力,亦會令上訴機制形同虛設。鄒幸彤一方則指,禁令合法性屬控罪必要元素,鄒絕對有權在刑事審訊中作出挑戰;此外,警方當時大可主動向主辦方提出人數限制、活動限制,減低疫情擴散的風險,惟警方完全無考慮任何防疫措施,沒有按法定要求便利集會進行,故控方根本沒有基礎證明禁令決定屬合理。

張舉能及林文瀚認為不可藉挑戰禁令作辯護理由

5名終院法官在第一個法律觀點上出現分歧,當中首席法官張舉能及常任法官林文瀚認為,鄒不可藉挑戰禁令作為辯護理由;常任法官李義、霍兆剛和非常任法官紀立信則有相反裁決。

主審法官鄒能否在刑事法律程序中,以挑戰處長對六四集會禁令作為辯護理由?鄒提出的「間接挑戰」及「憲法挑戰」是否成立?
首席法官張舉能不可挑戰/
常任法官林文瀚不可挑戰(同意張舉能)挑戰不成立(同意李義)
常任法官李義可以挑戰挑戰不成立
常任法官霍兆剛可以挑戰(同意李義)挑戰不成立(同意李義)
海外非常任法官紀立信可以挑戰(同意李義)挑戰不成立(同意李義)

根據判詞,首席法官張舉能指出,《公安條例》旨在維持公共秩序,管制組織、集會及遊行等,第9(1)條亦突顯了維護國家安全、公共安全及秩序、保護他人權利與自由的重要性。不過,條例訂立的上訴機制、上訴委員會的裁決為「最終決定」等,可見立法機關已審慎地平衡安全因素,以及維護集會及示威等權利。張舉能認為,考慮條例立法背景後,禁令的合法性並非條例所指的必要控罪元素,因此不可在刑事程序中提「間接挑戰」。

張舉能又指,上訴委員會已確立禁令的有效性,若然在刑事法律程序中「重啟」有關爭議,必然會削弱禁令的權威,更可能鼓勵市民不顧禁令參與集會,或期望在日後的刑事程序中可挑戰禁令合法性,變相令人對於是否可出席集會感到困惑,警方亦不知能否作出合法拘捕及採取執法行動,有損國家安全、公共安全及秩序、他人的權利與自由,因此,鄒不可在刑事程序中「間接挑戰」,若然組織集會者和參加者欲對禁令提出質疑,可藉司法覆核提出挑戰。法官林文瀚贊同張舉能的說法,並指司法覆核是挑戰禁令的唯一渠道。

李義裁定警方禁令合法性為控罪要素 不能剝削鄒幸彤質疑禁令機會

法官李義在判詞中則指,根據《公安條例》第17A(3)(a)條,任何人參與未經批准集結即屬違法,而警方發出的集會禁令正正令該集會被視為未經批准集會,因此其合法性顯然是控罪要素,控方有責任證明這點。

李義續指出,鄒不是涉事集會組織者,在警務處長決定發出禁令的過程當中,鄒並無參與,她亦無提司法覆核,但不能因而剝削她質疑禁令的機會,至於是否可挑戰禁令的合法性,應在刑事審訊中處理,這點獲常任法官霍兆剛、非常任法官紀立信贊同。

不認同處長有「積極責任」令集會得以舉行 裁憲法挑戰不成立

至於鄒一方提出的「間接挑戰」涉及條例第9(4)條,即若處長可藉施加條件,從而達致維護國家安全、公共安全等目的,便不得行使條例賦予的權力禁止公眾集會,鄒一方力陳處長有「積極責任」(positive duty)提出適當且合理的措施,確保集會和平地進行,由於處長未有履行職責,禁令應被視為無效。然而,李義認為條文並非要求處長主動提出可令集會得以舉行的建議,反之是真誠地考慮任何條件,尤其是集會組織者提出的方案,繼而作出評估,從證供可見,處長及上訴委員會已妥善考慮施加條件的可能性,因此鄒提出的「間接挑戰」並不成立。

憲法挑戰方面,鄒倚賴《基本法》第27條及《人權法案》第17條提出挑戰,並指任何因看過其帖文或文章而前往維園參與集會的人士,正在行使受憲法保障的和平集會權利,不應被視非法行為,因此所謂「煽惑」他人參與集會不屬違法。

李義在判詞中指,案發時正值新冠疫情,組織者須提出措施,以說服處方舉辦公眾集會的可能性,但必須謹記六四集會預料約4萬至6萬人聚集至少數小時,處長不信納組織者能確保集會安全舉行,亦是可以理解,李義認為警方禁令已在「限制和平集會權利」及「社會利益」之間作出公正平衡,屬合法和相稱的措施,裁定鄒提出的憲法挑戰同樣失敗。就此,常任法官霍兆剛及林文瀚、非常任法官紀立信均認同李義的看法。

● 案件時序表

2022年1月4日:裁判官陳慧敏裁定鄒幸彤罪成,判囚15個月(其中10個月與2020年六四集會案分期執行)
2022年12月14日:高院法官張慧玲裁定鄒上訴得直,撤銷定罪及判刑
2024年1月25日:律政司終極上訴得直,鄒恢復定罪,發還予原訟庭法官處理刑期上訴

法院:終審法院
法官:首席法官張舉能、常任法官李義、霍兆剛、林文瀚、海外非常任法官紀立信
控罪:煽惑他人參與未經批准集結罪
答辯方:鄒幸彤
申請方:律政司

法律代表
鄒幸彤:資深大律師彭耀鴻、大律師吳宗巒
律政司:副刑事檢控專員譚耀豪資深大律師、署理高級檢控官劉允祥
案件編號:FACC9/2023(FAMC2/2023、HCMA51/2022)

如欲接收每日報道整合,請在訊息欄內填寫電郵地址

訂閱及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