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政司上訴得直 上訴庭就《願榮光歸香港》頒臨時禁制令 判詞指法庭須將國安考慮放最重要位置 在維護國安上以民事法補刑事法不足

分享文章

律政司申請禁制以不法意圖傳播歌曲《願榮光歸香港》,去年7月被高院駁回申請,拒絕批出禁制令。律政司其後提上訴,高等法院上訴庭今(8日)頒下判詞,裁定律政司上訴得直,頒下臨時禁制令。上訴庭在判詞指,當考慮是否批出禁制令時涉及國家安全的問題時,法庭必須將國安考慮放在最重要位置,而單靠刑事法律不足以達致維護國安,民事法在必要時須作為輔助工具,補足刑事法制度。

上訴庭強調,當涉及對國家安全的評估時,法庭是受行政長官根據《國安法》第47條發出的證明書所約束,法庭必須完全接受行政機關在證明書所作的相關評估,並給予絕對的尊重。上訴庭指,當行政機關評估後,決定民事禁制令是有效及具必要性,以減少或消除該4項申禁行為對國安做成的風險,除非決定是完全不合理,否則法庭沒有角色可以法庭意見取代負責國安事宜機關的意見;法庭不會越過憲法界線、擅闖專屬行政機關所負責的國家安全範疇。

上訴庭亦指出,禁制令對於遊說網絡平台營運者刪除平台上與《願榮光歸香港》相關的有問題視頻是必要的,一些網絡平台營運者已表示,如果有法庭命令,他們願意配合政府的要求。上訴庭又接納就禁制令目的而言,律政司一方所提出的32段不同版本《願榮光歸香港》Youtube連結, 均具備「犯罪行為」及「犯罪意圖」,可作為禁制令的一部分。

上訴庭頒下判詞指,當考慮是否批出禁制令時涉及國家安全的問題時,法庭必須將國安考慮放在最重要位置,並特別指出《國安法》第8條訂明,「香港特別行政區執法、司法機關應當切實執行本法和香港特別行政區現行法律有關防範、制止和懲治危害國家安全行為和活動的規定,有效維護國家安全」。上訴庭指,此條的立法原意清楚顯示,國安法與其他本地法律並行(work in tandem),包括民事和刑事法,以維護國安。

刑事法對達致維護國安有何不足 判詞未解釋

上訴庭續指,單靠刑事法,於本案而言即《國安法》第21條(煽動分裂國家罪)或《刑事罪行條例》第9及第10條(煽動罪,現已被《維護國家安全條例》第23至24條取替),是不足以達致維護國安的重大公眾利益,民事法在有必要時須作協助,作為輔助工具(supplementary tool)補足刑事法制度。不過,上訴庭未有在判詞解釋,刑事法在達致維護國安方面有何不足。

上訴庭又指,必須推斷除非受法律所限制,否則被告會繼續其非法行為,而且除了禁制令以外並無他法有效制止他們,才能以民事禁行令去協助刑事法律執法;只有在民事禁制令的條款能防止特定的危害國家安全行為,而且該些條款是對協助刑事法律達致維護國家安全目的屬必要的情況下,法庭才應該批出民事禁制令。不過,上訴庭指,毋須證明只有禁制令才能實現該目的,或能比刑事法律有更大的阻嚇力,才算是有必要性,因為禁制令的效用只是評估其必要性的重要而非決定性因素。

行政長官依國安法47條發出證明書 法庭受約束

上訴庭認為,禁制令的必要性須視乎特定背景而定,當涉及對國家安全的評估時,法庭是受行政長官根據《國安法》第47條發出的證明書所約束,法庭必須完全接受行政機關在證明書所作的相關評估,並給予絕對的尊重(The court must fully accept the assessment in the certificate. That is deference in its absolute sense.);當行政機關評估後,決定以民事禁制令去協助是有效及具必要性去減少或消除該4項行為對國安做成的風險,除非是完全不合理,否則法庭沒有角色可以法庭意見取代負責國安事宜機關的意見。

上訴庭又指,法庭不會越過憲法界線、擅闖專屬行政機關所負責的國家安全範疇(the court does not cross the constitutional boundary and trespass into the province of national security exclusively entrusted to the executive.)。法庭非常意識到,政府能獨自評估及決定需要甚麼應對措施﹐以及採取甚麼步驟是足夠;當涉及憲法或法律議題時,則是法庭而非行政機關負責解決。上訴庭又指出,假如禁制令牽涉任何基本權利,法庭必須信納施加的限制是合憲、禁制令條文須清晰明確、限制範圍不應較刑事法律闊、以及不應不合比例地侵犯有關基本權利。

法庭可押後藐視法庭程序 減「一罪兩審」風險

就着禁制令有可能引伸出「一罪兩審」的問題,上訴庭則指,法庭有酌情權可以押後藐視法庭的程序,以先等候刑事程序結果,甚至可以頒令將民事或刑事程序永久終止聆訊,減低「一罪兩審」出現的風險。就原審法官主要基於禁制令沒有效用及與刑事法有衝突而拒批禁制令,亦提出關注禁制令是「針對所有人(contra mundum)」的問題,上訴庭考慮刑事法律的各個範疇,認為與藐視法庭的法律程序沒有抵觸或不一致之處。

上訴庭指,《願榮光歸香港》的作曲者有意將其作為一個「武器」,結果也確實如此,歌曲自2019年被用作推動香港的暴力抗爭,它在社會某些群體中能激起情感,能合理化甚至浪漫化和美化過去幾年對香港造成的非法和暴力行為,激起及重新燃起對暴力抗爭強烈情感和渴求;歌曲在有意圖煽動分裂和煽動的人手中,可被用來激起反建制情緒及將香港特區從中國分離的信念。

上訴庭續指,行政長官已根據《國安法》第47條發出證明書,評估4種申禁行為會造成國安風險,法庭是受證明書所約束,簡而言之,是有迫切性需要竭止該4種行為,惟《願榮光歸香港》一曲仍在網絡上廣泛流傳,考慮律政司一方提出的理據後,上訴庭表示接納行政機關的評估,認為單靠刑事檢控不足以應對嚴重的罪案問題,有迫切需要以禁制令作為應對措施,以協助刑法去維護國家安全。

4項申禁的刑事行為包括:

 1)在具意圖煽動他人犯分裂國家或具《維護國家安全條例》第23條所界定的煽動意圖的前提下,以任何方式廣播、表演、刊印、發布、出售、要約出售、分發、傳布、展示或複製有關歌曲,不論是其曲調或歌詞或曲詞;

 2)以任何方式廣播、表演、刊印、發布、出售、要約出售、分發、傳布、展示或複製有關歌曲,不論是其曲調或歌詞或曲詞,從而失實表述其就香港特區而言為國歌;或意指香港特區是一個獨立國家並擁有自身的國歌,及意圖侮辱國歌;

 3)故意幫助、導致、促致、煽惑、協助和教唆他人實施或參與任何上文第(1)或(2)段所列明的行為;或

 4)明知而授權、准許或容許他人實施或參與上述第(1)或(2)的行為。

遊說網絡平台下架《願榮光》 禁制令屬必要

上訴庭亦指出,禁制令對於遊說網絡平台營運者刪除平台上與《願榮光歸香港》相關的有問題影片是必要的,證據反映有不同不知名人士以《願榮光歸香港》一曲在網絡上作違法行為,要起訴每個違法者是不切實際的,因此更有效維護國安的方式,是要求網絡平台營運者停止為這些行為提供便利;另一方面,該些網絡平台營運者已表示,如果有法庭命令,他們願意配合政府的要求,由此可見禁制令是必要的。

就着禁制令的條款,上訴庭表示接納就禁制令目的而言,律政司一方所提出的32段不同版本《願榮光歸香港》Youtube連結, 均具備「犯罪行為(actus reus)」及「犯罪意圖(mens rea)」,可作為禁制令的一部分。上訴庭亦接納律政司一方草擬的禁制令,加入學術及新聞活動為目的而使用《願榮光歸香港》一曲,不屬禁制的行為。

不過,以法庭之友身分陳詞的資深大律師陳樂信在聆訊時曾指出,原審法官沒有裁斷該32段歌曲片段是否違反國安法,而現在律政司要求上訴庭作如此裁斷,做法影響上訴程序,認為法庭不應考慮此新的法律議題。上訴庭未有就此論點作回應。

法院:高等法院上訴庭
法官:首席法官潘兆初、上訴庭副庭長朱芬齡、上訴庭法官彭寶琴
原告:律政司司長
被告:從事相關禁制行為的任何人

法律代表
律政司:外聘資深大律師余若海
法庭之友:資深大律師陳樂信
案件編號:CACV274/2023、CAMP303/2023、HCA855/2023

訂閱及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