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文署修樹女技工升降台急墜斃命死因研訊 家屬質疑署方要事主無牌操作升降台涉違例

分享文章

康文署女技工於2021年8月在西營盤水街修剪樹木,她身處的升降台突然墜下,其後不治,死因庭今(10日)就事件展開研訊。與事主拍檔的男技工供稱,事主負責剪樹及控制升降台,他接過樹枝再拋到地上。事主的上司則指,因事主資歷深,故安排經驗淺的男技工與她一同工作,他沒有實際訓示各人分工,只是「佢哋自己走位」,但目睹事主控制升降台。

此外,研訊揭事主及男技工無操作升降台牌照,家屬質疑署方要他們無牌操作涉違例,死因裁判官林希維提醒涉及民事責任,非死因庭處理範圍。事主丈夫在庭上表現激動,質疑法庭「呢樣又唔得,嗰樣又唔得」,倒不如直接裁定死於意外,便無人須負責。散庭前,家屬表示現階段考慮聘請律師代表,審訊明續,屆時會將決定告知法庭。

事主曾賽茹於2021年8月18日不治,終年55歲。是次研訊不設陪審團,由死因裁判官林希維審理,康文署及機電工程署被列為利害關係方;事主的丈夫、2子1女列席家屬席,沒有律師代表。

潘焯鴻亦有到庭旁聽,潘在庭外透露,家屬於開審前曾向警方索取文件不果,直至昨午才收齊,他應家屬要求到庭協助。

長子劉鎧華供稱,母親1966年生於內地,及後來港定居,生前熱愛運動,不煙不酒。

受傷男工友作供 指事主鋸樹及控制升降台

案發時與事主一同在升降台工作的男技工陳晚敬確認,他於2020年加入港島西修樹組,與事主同屬第3隊,案發當日早上9時15分,他與隊員分兩車抵達西營盤水街,主管曾嘉傑視察環境,約15分鐘後指示他和事主修樹,他們戴上安全裝備後登上工程車的工作台,升至樹冠位置,即離地約6至8米。陳指,事主負責鋸樹及控制升降台,他則接住樹枝,向地面的主管確認情況安全後,再將樹枝拋向地下。

陳續指,工作約5分鐘後,升降台突然下墜,由於衝力相當大,本來站立的他亦被撞至蹲下,他胸背劇痛,呼吸困難,其後只能以手向救護員示意自己仍有意識,他被送往瑪麗醫院,直至晚上看新聞才得知事主在事件中離世。他本人有6條肋骨斷裂,腰椎椎骨亦有裂傷。

陳記得事發前,事主正在觀察而非鋸樹;陳又指,過往曾5至10次登上涉事工作台工作,不發覺有異樣。庭上播放另一輛工程車的行車紀錄儀,並拍到事發經過。此時,事主丈夫情緒激動落淚。

家屬曾與康文署開會 得知升降台實由男技工操控

事主的長子劉鎧華一度圍繞陳有否能力閱讀工作指引、工作台是否過於擠迫、現場是否少了一名員工等提問,死因裁判官林希維提醒上述或涉及民事責任,並非死因庭可處理的範圍,着家屬聚焦在事主的死因。劉其後再問陳有否接受升降台操作訓練,陳確認沒有,劉再指母親同樣沒有,此時林官再打斷謂「唔准問」,身在旁聽席的潘質疑「點解唔俾問」,林官稱已解釋死因研訊之目的。

劉向陳指出,家屬早前與康文署職員、即主管曾嘉傑的何姓上司開會,得知其實是由陳控制升降台,而非母親,陳否認,並指何當時不在場。劉質疑,陳承認沒有操作牌照,「你知唔知自己其實唔可以操作升降台」,林官再次指出明顯涉及民事責任,不能提問。

工友目睹吊臂垂下巨響 不清楚當日誰控制升降台

負責地面支援及執拾樹枝的技工蕭祖沛則指,當日目睹升降台吊臂垂下發出巨響,不過部分被遮擋;有同事隨即呼叫事主及陳晚敬,只獲陳回應,蕭隨即到附近店舖借木梯,有同事嘗試爬梯接觸事主及陳。

事主女兒關注,蕭在書面口供提到,不清楚當日是誰控制升降台,但以往都是由她的母親操控,質疑:「又話我媽負責修剪,你覺得兩隻手可唔可以做到?」事主丈夫亦表現激動,強調事實上並非由太太控制升降台,自言沒有學識,但願還太太公道。林官表示理解家人的傷痛,故沒有阻止家人發言,但強調法庭自有法庭的規矩,加上證人的說法是看不到由何人控制。

二級康樂助理曾嘉傑作供時指,因水街有3棵樹阻到巴士和觸及民居,有需要修剪,而事主資歷最深,故安排她與經驗尚淺的陳晚敬拍檔。林官追問曾有否安排實際崗位,曾表示「通常俾工作目標佢哋,佢哋自己走位」,他亦無指明由誰負責控制升降台,但他當天見到由事主操控。

被質疑沒核實司機有否持牌 二級康樂助理:「唔係我工作範圍」

直至早上9時35分聽到「啪」一聲,曾見事主上半身傾出升降台及嘴角流血,他即時替事主檢查,當時仍有呼吸脈搏。事主長子劉鎧華質疑,陳晚敬任技工近兩年仍未學識,「修樹工作係咪真係咁困難」。曾指陳並非完全不懂,而是希望累積經驗,當遇上情況時事主可以「手把手」教他。

劉續指,事實上當時工程車司機持有操作升降台牌照。曾表示理解有牌才可駕駛工程車,遭劉質疑沒有再次核實對方是否持牌,曾答指「唔係我工作範圍」,他亦不同意當時是由司機操控升降台。劉續問曾有否權要求司機操控,曾表示,一般司機只是準備好升降台,便由樹木組同事接手,除非「上面睇唔到」,司機才會操控。培訓方面,一般由資深同事帶領新同事。劉質疑母親及陳晚敬均無操控升降台牌照,署方安排他們操控涉違反《工廠及工業經營條例》,林官再次提醒問題牽涉民事責任。

死者丈夫激動:「害咗我家庭,我晚年都冇個伴」

此外,劉另就曾事發當天填寫的勞工處風險評估表提問,表示欲了解是否有機會因主管錯誤指揮及疏忽,派出錯誤的機器或人力,而導致母親死亡。林官再次強調,死因庭並非查找責任誰屬或是否有人疏忽。劉關注,他是否不能質疑證人的可信性,又言現時已超出他可處理的範圍,希望聘請律師。

事主丈夫再次表現激動,質疑:「呢樣又唔得,嗰樣又唔得,咩叫『死因研究庭』?」指法庭倒不如索性裁定其妻死於意外,如此便無人須負責。丈夫又指,理應由高級技工登上升降台,「我老婆太好人太傻」,更質疑高級技工甚至毋須錄口供解釋。此外,他亦指當天是由司機控制升降台,卻指是他的太太操控,質疑因無人管理才會導致是次意外,「害咗我家庭,我咩都冇晒,我晚年都冇個伴」。

林官一度休庭,再次開庭後,林官表明理解家人情緒,亦向他們致以慰問;至於請律師方面,林官持中立態度,但關注會影響研訊進度,而且本案證人涉及康文署、消防及救護等公職人員,望將對公共資源影響減至最低,着家人今晚商討後,明早將是否聘請律師的決定告知法庭。

法院:死因裁決法院
法官:死因裁判官林希維
死者:曾賽茹
死因研訊主任:大律師簡永輝
康文署及機電署代表:大律師葉迪斌
案件編號:CCDI-716/2021(MC)

如欲接收每日報道整合,請在訊息欄內填寫電郵地址

訂閱及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