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裔地盤保安員獲撤控謀殺後入稟區院索償 警方案件主管供稱羈押期間發現針對原告新證據 最終撤控屬律政司決定 否認別有用心傷害原告

分享文章

巴裔保安員獲撤控入稟區院索償

巴基斯坦裔地盤保安被指於2016年謀殺一名六旬同事,在羈留173天後,因有不在場證據而獲撤控,該保安員早前入稟區域法院向警務處長索「懲罰性賠償」,案件今(18日)於區院續審。負責調查謀殺案的警方案件主管、總督察出庭作供,遭代表原告的一方質疑,警方拘捕原告後不曾掌握新證據,總督察否認,指事後尋得一名證人,有人向該證人表示曾向死者施襲,原因為原告不滿死者投訴他遲到。至於律政司在出現新證據仍決定撤控,總督察重申此為律政司的決定,否認因向原告施壓而將他羈留,亦否認曾別用心地傷害原告。

本案原告為巴基斯坦裔Khan Asaf Nawaz、被告為警務處處長,由律政司司長代表。事件涉及一宗發生於2016年2月14日的謀殺案,該案死者、任地盤保安員的區志成(62歲)遭原告的兩名孿生胞弟及另一人於地盤附近的後巷襲擊致死,3人事後承認誤殺罪,被判囚5至10年。

原告方指警方無證據反駁原告的不在場證據

涉事謀殺案的案件主管、當時隸屬新界北區重案組的總督察何信榮(音譯)今出庭作供,並採納他的書面供詞,原告一方隨即展開盤問。

原告方問何是否負責監督下屬進行調查,以及評估調查期間所獲證據是否有力,亦曾列出多項考慮因素,包括鑑證、招認、環境證據等,獲何確認。原告方於是指,原告不曾作出招認,亦無被人指證。何表示同意,惟指「但環境證據有證實佢有預謀去實施謀殺」。

原告方讀出一名外傭錄取的證人口供,談及她從兩名人士口中得知,兩人的胞兄(即本案原告)曾被一名年長男子投訴遲到,導至他被調到離住所較遠的地盤工作,兩人曾連同另一人毆打該年長男子,但外傭不知是否由兩人的胞兄指示行事。原告方向何指出,該外傭根本不知道原告有否參與。何指,從記錄所見外傭僅稱「唔知係咪佢大哥」。

原告方指,警方曾檢視三個輕鐵站的閉路電視片段,但無一能反駁原告的不在場證據,何答指「我只能夠講,可能影唔到佢」。

原告方又指,何的口供無提及案發地點附近的天秀地盤閉路電視片段,何表示同意,現時已無印象該處有沒有設置閉路電視,但同袍當時曾到附近一帶調查。原告方續質疑警方是否「扣起」某些關鍵證據,何強調「唔同意,我哋冇」,並指現時已無印象該處有沒有設置閉路電視,但同事當時曾到附近一帶調查。

原告方質疑原告被羈柙期間警方無掌握新證據

就律政司於2016年8月決定撤銷控罪一事,原告方問何是否由始至終都沒有足夠證據起訴原告?何聞言稱:「我唔能夠講同唔同意,因為呢個係律政司嘅決定。」

原告方質疑,原告被羈柙的173天以來,警方一直無發現任何新證據,何表不同意,因在拘捕原告的翌日(2016年2月25日),便發現了外傭提供的新證供。何指,當時外傭提及有3名人士、包括原告兩名胞弟向她承認曾向死者施襲,「因為不滿一名老男人(死者)喺workplace投訴佢(原告)」。

惟原告方再問,即使出現新證據,律政司仍然決定撤控?何確認,重申「呢個係佢哋嘅決定」。

原告方再質疑,警方不曾建議律政司撤控,並在高院反對原告保釋外出,原因是向原告及其家人施壓,迫使他們招認,別有用心地傷害原告,何一概否認。

法官高勁修關注警方拘捕原告的原因。何表示,因死者的屍體有多處肋骨骨折、臉上有鞋印等,遇案地點鄰近其工作地點,故向死者的同事及公司管理層了解,得知原告與死者曾發生磨擦,而案中其他人均不認識死者,於是懷疑原告是否帶同他人犯案,並就原告的八達通記錄、輕鐵站閉路電視進行調查,最終決定拘捕。

法官問何,是否意指警方進行上述一系列調查才決定拘捕原告,針對原告的證據而言,事後警方獲得外傭的證供令調查有重大發展?何確認。

何作供完畢,案件押後至5月3日下午作結案陳詞。

法院:區域法院
法官:法官高勁修
原告:Khan Asaf Nawaz
被告:警務處處長,由律政司司長代表
案件編號:DCCJ5282/2018

訂閱及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