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Close this search box.

巴裔地盤保安員捲同事被謀殺案 遭還柙173日有不在場證據終獲撤控 質疑警方惡意檢控入稟區院向警務處長索「懲罰性賠償」

分享文章

巴裔保安員指警方惡意檢控入稟索「懲罰性賠償」

巴基斯坦裔地盤保安被指於2016年謀殺一名六旬同事,在羈留173天後,因有不在場證據而獲撤控,該保安員早前入稟區域法院,質疑警方惡意檢控,為求向他施壓,以令他披露更多案情,案件今(17日)於區院開審。律政司代表今盤問事主時,問及他為何會覺得警方的拘捕是強迫他提供案情,事主解釋,因警方可檢視閉路電視片段以獲取其不在場證據,惟警方並沒有這樣做,但他承認實屬猜測並可能屬錯誤。律政司一方就以被告事後尋得工作、太太誕下兩名孩子為由,以證明事主一家沒有受事件影響。

本案原告為巴基斯坦裔Khan Asaf Nawaz、被告為警務處處長,由律政司司長代表。事件涉及一宗發生於2016年2月14日的謀殺案,該案死者、任地盤保安員的區志成(62歲),因投訴本案原告上班遲到,因而遭原告的兩名孿生胞弟及另一人襲擊致死,3人事後承認誤殺罪,被判囚5至10年。

質疑警把其羈留為施壓以獲更多謀殺案案情

入稟狀指,原告於2016年2月24日被捕,其後被控以謀殺罪,及至同年8月,檢控官以原告有不在場證據為由,決定撤控。原告認為,控方明知他是無辜仍要作出起訴,更反對他向高院提出的保釋申請,目的為向他施壓,令他披露更多案情,而他被羈留了173日,已失去全職保安及兼職售貨員的工作,同時須變賣在巴基斯坦的土地以支付律師費。此外,由於謀殺罪成須判囚終身,令其妻兒亦飽受情緒及壓力困擾。原告基於獲釋後未獲賠償,且認為警方是惡意檢控,故入稟追討「懲罰性賠償」。

原告否認曾威脅襲擊六旬保安同事

原告今出庭作供,並採納其口供內容,故由被告方、大律師梁耀輝開始盤問。聆訊以英文進行,原告就以旁遮普語作供,由法庭傳譯員協助傳譯。他在梁的盤問下,確認自己有一對孿生胞弟,案發時與兩位胞弟同住,他知悉二人在案中承認誤殺罪,但並不認識死者。梁質疑,原告的證人口供,並無記錄他不認識死者一事,原告就解釋,可能是警方當時沒有問及。

梁續質疑,既然原告不認識死者,那為何其胞弟會牽涉在其中?原告回應稱,相信胞弟已在法庭上說出緣由。梁就指,事實上原告曾因更份被接替而威脅一名中國籍的六旬保安員,要求對方不要投訴,否則會向他施襲。不過原告否認,直指此話實屬謊言。

原告獲撤控後未向警方投訴因不認識有關部門

梁又提到,原告指控警方的拘捕是強迫他提供案情一事,關注原告的想法從何而來。原告回應指,有同事能證實他於案發時正在當值,惟對方因害怕警方而不敢出庭作證。不過,警方大可透過閉路電視片段搜查得其不在場證據,然而警方沒有這樣做,故令他有所懷疑,不過他亦指其猜測有可能是錯誤。

原告在梁盤問下又確認,在獲撤控後並沒有向警方其他部門如「警察投訴課」投訴,因自己亦不認識有關部門。

律政司一方指原告事後與妻誕兩小孩反映沒受事件影響

就事件對原告造成的影響,梁指原告獲撤控後,與太太誕下兩名小朋友,認為是否可反映不告家庭關係不受此事影響。而法庭傳譯員當時就把原告的回應答案,傳譯為「She is my wife. She is my life partner(她是我的妻子,是我的人生伴侶)」。

梁續指,事實上原告獲撤控後,短時間內已被某公司聘用。惟原告反駁,指由於自己的姓名、個人資料已被廣泛報道,自此難以覓得一份好工作。

就原告聲稱因事件失去全職保安及兼職售貨員的工作,梁就指,從原告證人口供所見,原告不曾提及他有兩份工作,原告同意,但當梁再指,原告於2016年初時,根本沒有任職兩份工作。原告對此作出否認,反指僅屬律政司一方的意見。

審訊明續,由律政司一方的證人出庭作供。

法院:區域法院
法官:法官高勁修
原告:Khan Asaf Nawaz
被告:警務處處長,由律政司司長代表
案件編號:DCCJ5282/2018

訂閱及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