屯門小冷水路爆炸品案|警方炸彈專家供稱 試爆現場為懸崖峭壁「案件主管差啲跌落去」 發現燃燒痕跡但沒高能量爆炸

分享文章

3名男子涉於2019年在屯門小冷水路附近一處石崖位置,被指試爆「土製無線射頻控制裝置」,被埋伏警員拘捕。其中一名男子被控「串謀導致性質相當可能會危害生命或對財產造成嚴重損害的爆炸」罪,案件今(28日)在高等法院續審。

當值炸彈處理主任、警司李展昭以專家證人身分作供,他供稱於被告被捕後,在小冷水路兩處位於山坡上大約40米的懷疑試爆現場,發現兩處4至5吋的燃燒痕跡,但判斷現場不曾發生高能量爆炸。李強調,現場為「懸崖峭壁」,「案件主管差啲跌落去⋯⋯呢個水渠零舍深」,如被告並非知道犯嚴重罪行,無須到如此僻遠處。

李展昭另指,當時被告背囊內的少量粉末「睇落去唔係我所見開嘅自製炸藥」,既沒有助燃效果,用火燒後便成灰,化學檢測器亦無法測出結果。控方早前指,該些粉末經檢驗為「雷酸汞」(一種炸藥)的原材料,李今則表示本案「雷酸汞」已失效。

控罪指,被告關嘉耀(案發時27歲)於2019年11月某日至2019年12月14日期問(包括首尾兩日)在香港,非法及惡意一同串謀和徐天樂、何健忠及其他人串謀藉爆炸品,即能進行遙距引爆的土製無線射頻控制裝置,導致爆炸,而該等爆炸的性質相當可能會危害生命或對財產造成嚴重損害。案件由法官黎婉姬及3男4女陪審團審理。

控方開案陳詞 被告曾在TG稱炸「狗屋」

控方於5月7日的開案陳詞指,被告在Telegram群組「圍爐打飛機」中,與另2人談及「250g可以爆木屋,1kg可以爆水炮車」,亦有討論「試爆場地」和「試溝化學品」等,又指成功製作引爆裝置後,要放在路障或當手榴彈「飛入去炸『狗屋』」。

開案陳詞續指,3人於2019年12月14日攜帶土製遙距引爆裝置,前往屯門小冷水路附近一處石崖邊,取出一些物件放在地上,被告戴着面罩並手持一塊板走近該物件並彎腰,不久有白色煙冒出。3人離開石崖時被埋伏的警員拘捕。

控方今(28日)傳召時任爆炸品處理課當值炸彈處理主任、警司李展昭以專家證人身分出庭作供。李供稱於2019年12月14日到小冷水路山坡處理本案,並撰寫三份專家報告。

試爆點山坡上約40米 2處燃燒痕跡沒爆炸坑道

李展昭指,當時他與兩名警員助手接報到場,有組織罪案及三合會調查科的總督察向他簡單匯報案情後,他便檢查兩處位於山坡上大約40米的懷疑試爆現場,分別發現兩處4至5吋的新近「鳥巢」狀燃燒痕跡以及旁邊遭燃燒過的樹葉,但沒有看到爆炸帶來的衝擊效果及坑道,可見試爆期間沒有高能量的爆炸。

李展昭亦表示,當時現場警員檢獲被告的背包及其他物品,李搜查後,發現背包上掛着「Wargame(戰爭遊戲)」的仿真盾牌,其他物品則是「玩具式」防毒面具連濾罐、戰術背心及手套;背包內藏有防水盒,盒內有一個裝淺黃色粉末、面紙、紙張及膠羹的透明袋,袋子重27克。

背包內粉末「睇落」非炸藥 現場儀器檢測沒結果

李展昭指出,以土製炸藥而言,淺黃色粉末並非最危險,加上袋內粉末幼細、量少及沒強烈的味道,「睇落去唔係我所見開嘅自製炸藥」,他遂戴手套從袋內取出大約1克的粉末,並放入載有爆炸品及毒品等資料庫的化學檢測器檢測,而檢測器沒有顯示任何匹配結果。

李展昭解釋,該檢測器由美國製造,資料庫中的爆炸品原材料或與香港爆炸品原材料有別,加上自製的化學物料粗疏,或引致出現無法匹配的情況,檢測結果僅屬於現場輔助性的提示,故他不會以檢測器的結果「一錘定音」,提及物料及後會被送往政府化驗所,最後以化驗所的結果為準。

另外,李展昭供稱,可用火燒的方式測試粉末是否屬於爆炸品,「如果燒唔到⋯⋯一定係失效⋯⋯或唔係爆炸品」,故他在現場用打火機嘗試點燃上述從袋內取出的1克粉末,「呢個化學品燒落去,出奇地冇任何效果」,包括沒有助燃效果或出現火光,最後燒化成灰。高級檢控官林曉敏詢問:「呢個係失效或失敗爆炸品,或者佢不是爆炸品?」,李確認。

林曉敏並問,就李展昭個人所知,他本人、或有否目睹其他不當干預本案證物,包括上述粉末?李稱「冇」。

控方稱粉末是「雷酸汞」 專家指已失效「爆唔起」

控方早前指涉案防水盒內的粉末,經事後檢驗後發現是「雷酸汞」的原材料。李展昭解釋,「初級爆轟炸藥」「雷酸汞」為一戰、二戰使用的古舊化學品,「極之不穩定」,對溫度及濕度敏感,常被使用於引爆「敏感度較低」的炸藥,如引爆的話,「威力好高,每秒4,000米速度」。

不過,李展昭指出,如果「雷酸汞」的製造過程粗疏,會導致其壽命僅2至3日,「隔多一個禮拜,冇使用就爆唔起」,加上香港天氣較熱和潮濕,會導致「雷酸汞」的威力再減低,而本案的「雷酸汞」已失效,無法成功引爆。

李展昭亦解釋了廠製炸藥和土製炸藥的分別:前者由兵工廠製造,配方正確及穩定性高,威力與廠方的規格相符;後者的配方則可能不正確、製造過程粗疏,其儲存方式未達安全標準,威力和有效日期亦與廠製炸藥有很大分別。

檢獲遙距引爆土製裝置 被告實驗引爆拍成TG影片

李展昭再指,他運用本案被檢取的、遙距引爆土製射頻控制裝置(一個透明盒內有包括兩粒電池、鱷魚夾及電路版組成的物品,另連接一個搖控器)進行測試,將警方的電子火柴夾到該引爆裝置頂端的鱷魚夾中,並按下遙控器,聽到「嗶」一聲,反映裝置收到訊號,引爆裝置隨即成功引爆電子火柴。

控方在庭上播放被告一夥實驗涉案引爆器的TG影片,李展昭指其中一條片段顯示,引爆器的鱷魚夾夾住了一條如頭髮幼的金屬線,以產生熱力引爆爆炸品,另一條片段則顯示他們正測試引爆器的通電程度、伏特,以評估其可靠性和續航力。

李展昭確認,他在專家報告內指出,如成功引爆「雷酸汞」,會產生火球及衝擊波,可能對附近的人命財產產生重大損害。

專家指選僻遠地方試爆 無論成功與否冇人察覺

控方展示試爆地點的圖片,李展昭強調,試爆地點為「懸崖峭壁」、「渺無人煙」、「生晒野草」,他與其他警務人員攀爬上山途中感到辛苦,當時質疑「有咩人會去呢啲地方」,又指對此印象尤其深刻的原因是「案件主管差啲跌落去⋯⋯呢個水渠零舍深」。

李展昭續指出,如果被告知道身上物品沒威力或潛在風險,「係唔需要攀山涉水 」,並指近年處理其他爆炸品案時,發現製造爆炸品的疑犯均選擇在家中廁所或樓下停車場試爆,被告卻走到「重門深鎖」的位置試爆。李認為,除非被告知道自己干犯嚴重罪行,試爆時可能發出巨響、衝擊波會引人注意等,否則他無須選擇如此僻遠的地方,又指無論試爆成功與否,均不會有人察覺。

至於被告被檢取的「Wargame」物品,李展昭指出,基於這些物品中沒有「Wargame」常用的氣槍、弓箭,故判斷該些物品其實與「Wargame」無關,唯一的解釋是被告循有限的合法途徑,採購到上述戰爭物資的仿真品,為自己在試爆時提供一些基本保護。

控方主問完畢,辯方沒有盤問。案件押後至周五(31日)作結案陳詞,以及下周一(6月3日)為陪審團提供法律指引。被告續還押。

法院:高等法院
法官:黎婉姬
被告:關嘉耀
控罪:串謀導致性質相當可能會危害生命或對財產造成嚴重損害的爆炸

法律代表
控方:高級檢控官林曉敏
辯方:大律師郭憬憲
案件編號:HCCC210/2023

如欲接收每日報道整合,請在訊息欄內填寫電郵地址

訂閱及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