屯門小冷水路爆炸品案|涉參與製土製遙距引爆裝置 TG群組曾提炸「狗屋」惟試爆失敗 男子否認串謀導致爆炸罪開審

分享文章

3名男子涉於2019年在屯門小冷水路附近一處石崖位置,被指試爆「土製無線射頻控制裝置」,被埋伏警員拘捕。其中一名男子被控「串謀導致性質相當可能會危害生命或對財產造成嚴重損害的爆炸」罪,案件今(7日)在高等法院開審,由法官黎婉姬及3男4女陪審團審理。控方開案陳詞指,被告在Telegram群組「圍爐打飛機」中,與另2人談及「250g可以爆木屋,1kg可以爆水炮車」,亦有討論「試爆場地」和「試溝化學品」等,又指成功製作引爆裝置後,要放在路障或當手榴彈「飛入去炸『狗屋』」。

控方指,3人於2019年12月14日攜帶土製遙距引爆裝置,前往屯門小冷水路附近一處石崖邊,取出一些物件放在地上,被告戴着面罩並手持一塊板走近該物件並彎腰,不久有白色煙冒出。3人離開石崖時被捕,被告警誡下稱「我淨係上去試煙霧彈咋,同埋點着嘅效果」,又表示沒有打算向警察使用爆炸品。

控方續指,該土製遙距引爆裝置,其實是一個透明盒內有包括電池和電路版組成的物品,另有一個搖控器;而被告則被搜出一個裝有白色粉末的膠盒,經化驗後獲悉內含硝酸汞和元素汞(即水銀),是製作爆藥「雷酸汞」的原材料之一。控方指雖然該些粉未是「失敗嘅爆炸品」,惟即使未有爆炸發生,只要有協議去藉爆炸品導致爆炸,而該爆炸相當可能會做成危害生命或對財產造成嚴重損害,即可構成罪行。

控罪指,被告關嘉耀(案發時27歲)於2019年11月某日至2019年12月14日期問(包括首尾兩日)在香港,非法及惡意一同串謀和與徐天樂、何健忠及其他人串謀藉爆炸品,即能進行遙距引爆的土製無線射頻控制裝置,導致爆炸,而該等爆炸的性質相當可能會危害生命或對財產造成嚴重損害。

控方指被告跟他人串謀 對方熟悉處理化學品及電力工作

控方高級檢控官林曉敏今向陪審員作開案陳詞,指被告關嘉耀約於2019年11月,在一些遊行活動中認識了徐天樂(又稱Kenneth/海猿)及何健忠 (又稱Happy叔/海蝦)。被告會負責買工具、找場地試驗土製遙距引爆裝置、試燃化學粉末等,亦有統籌角色,負責找徐天樂及何健忠一同製作案中的土製遙距引爆裝置。

控方指,徐天樂本身在一所中學任實驗室技術員,熟悉如何處理化學品,亦能接觸在學校儲存的化學物品和實驗室儀器,其經驗和知識對製作爆炸粉末或爆炸品很重要;何健忠則是一名註冊電業工程人員,熟悉電力工作,對於電池和電力的知識,在製作涉案的土製遙距引爆裝置亦很重要,形容徐及何兩人在協議中是缺一不可。

曾提及成功製作引爆裝置後放路障或當手榴彈

控方續指,被告在Telegram的名稱是「真心膠仕」,徐天樂名稱是「海猿」,何健忠名稱是「海蝦」,3人自2019年12月8日起,有一個名叫「圍爐打飛機」的Telegram群組,並指群組的訊息提及要買電子磅,以及提到「250g可以爆木屋,1kg可以爆水炮車」,明顯是指爆炸品的重量可用作爆木屋及水炮車,而非指煙霧彈或煙霧餅之類的物品。而被告關嘉耀亦在群組中提及自己曾去「睇場」,群組內亦有討論「試爆場地」和「試溝化學品」、提及鉗夾水銀、討論製計時炸彈,以及稱「試完得咗要通知番大群」。

控方續指,群組亦有試驗土製遙距引爆裝置的相片和影片,當中試驗者都戴着手套,並特別提及砌裝置時「所有位都會捽過幾次」,不能留下指紋、毛髮及頭皮,而此做法亦符合法證檢驗找不到任何指紋既結果。控方又指,3人在群組提及成功製作引爆裝置後,要放在路障或當手榴彈「飛入去炸『狗屋』」。控方解釋,2019年社會事件期間,有示威者會以「狗屋」稱呼警署,而3人在群組相約2019年12月14日攜帶土製遙距引爆裝置試爆,並談及成功引爆會發生巨響,又討論如按鍵後沒有引爆,會由被告負責行近作檢查。

被告隨身物品包括裝有白色粉末膠盒 內為爆藥「雷酸汞」原材料

控方指,2019年12月14日早上9時許,被告關嘉耀與徐天樂及何健忠一同乘巴士,前往位於屯門小冷水路附近一個偏僻位置,警方觀察到3人在該山坡頂的大石懸崖邊,取出一些物件放在地上,被告關嘉耀當時戴黑色面罩,右手手持一塊黑色可摺疊板走近該物件並彎腰,不久就有白色煙冒出。3人其後離開石崖,並隨即被警方截停及拘捕。

警方之後在何健忠身上搜出電線、黑色可摺疊板、電池、膠手套及一個土製遙距引爆裝置等,該土製遙距引爆裝置,其實是一個透明盒內有包括電池和電路版組成的物品,另有一個搖控器。被告關嘉耀的隨身物品則包括一個裝有白色粉末的膠盒、頭盔連GoPro攝錄機、防毒面具、戰術背心、鉗、 手套、護膝、萬用刀等物品。經化驗後,該些白色粉末主要包含硝酸汞和元素汞(即水銀),是製作爆藥「雷酸汞」的原材料之一。

控方指涉案粉未為「失敗嘅爆炸品」 被告等人非專業恐怖份子

控方指,雖然被告與另外2人混合的物料是打算用作針對警察使用引爆,但試爆時失敗,沒有發生他們想要的爆炸效果,該些粉未是「失敗嘅爆炸品」,明顯地被告與徐天樂及何健忠並非專業的恐怖份子,否則根本無需用土製遙距引爆裝置,亦無需嘗試混合化學品並去試爆。控方強調,本案串謀控罪是針對非法協議,即使未有爆炸發生,只要有協議去藉爆炸品導致爆炸,而該爆炸相當可能會做成危害生命或對財產造成嚴重損害,即可構成罪行。

控方又指,證據顯示被告是負責找所屬人選幫忙實行計劃,在Telegram曾提及試爆成功後要通知「大群」,要「大群」的車手支援;被告被捕後,在警誡下稱有人會提供50萬元資助,反映串謀的協議有牽涉其他人,又指被告稱「我淨係上去試煙霧彈咋,同埋點着嘅效果,係Kenneth同Happy叔叫我點㗎」,而在在錄影會面中,就承認負責買水銀掣,以及聲稱自己只是去試煙霧彈,並無打算要向警察使用爆炸品,惟控方不接納此說法。

控方下午傳召2019年12月14日負責跟蹤被告的男警員何秀蔚(音譯),何供稱現任職反恐特勤隊,案發時就駐守刑事情報科跟蹤隊,當日早上9時02分見被告關嘉耀步出屯門山景邨景麗樓一單位,當時關揹黑色背囊,手持一塊黑色板。何續稱,關前往輕鐵石排站,並乘610車在蝴蝶站下車,並走到對面行車線的巴士站,與已到場的男子及其後到埗的男子交談,3人約於9時30分一同乘K52巴士往湖翠路方向。何指3人登上巴士後,他便沒有再跟隨被告。盤問下,辯方問何當時是否知道被告可能揹着炸彈?何回答指訓示時,有提及案件涉及製作炸彈,但他沒意識有危險,即使與被告走近,亦不會感害怕或躲避。

案件明天將傳召其他負責跟蹤工作的警員,審訊明續。

法院:高等法院原訟庭
法官:黎婉姬
被告:關嘉耀
控罪:串謀導致性質相當可能會危害生命或對財產造成嚴重損害的爆炸 

案件編號:HCCC210/2023

法律代表
控方:高級檢控官林曉敏
辯方:大律師郭憬憲

如欲接收每日報道整合,請在訊息欄內填寫電郵地址

訂閱及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