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蠔灣污水廠奪命工傷死因研訊 渠務署監工憶述曾阻女事主落井救人 其後聽到「女工落咗去」 獲告知事主救出時已死亡

分享文章

小蠔灣污水處理廠於2021年11月發生工業意外,4名渠務工程人員在匯流井換喉期間吸入毒氣暈倒,一名46歲同行女工疑救人心切,獨自落井後身亡,其餘4人獲救生還。西九龍法院今(17日)召開死因聆訊。事主丈夫、承辦涉案工程的工程公司老闆出庭作供,憶述太太負責在井口邊緣監察氣體儀表,沒有落井工作,眾人下午收工離開時,有工人發現污水開始流出,事主丈夫聞到刺鼻氣體後暈倒,醒來時已在醫院。

協助救人的渠務署監工憶述,女事主當時情緒激動,欲自行落井救人,遭他及其上司即時喝止,更被地盤工人捉住制止,他其後聽見有人說「女工落咗去」,卻沒有目擊其落井過程,最後獲消防員告知事主被救出時經已不治。

女事主為王喜梅,事發時46歲,是次研訊不設陪審團,由死因裁判官周至偉審理;渠務署及事主丈夫被列為利害關係方。

事主丈夫李金華供稱,他獨資經營協力貿易工程公司,太太王喜梅在公司負責渠務工程文職及記錄工作。公司於2021年11月承辦渠務署小蠔灣污水處理廠的更換污水喉工程,需要在匯流井更換兩條喉,井內屬密閉空間,井面至井底高度有8米,據指引須測量有毒氣體、配帶安全裝備等。

死者丈夫稱疏忽 沒帶安全裝備落井

李金華憶述,2021年11月18日,他、王喜梅及3名工人在污水廠匯流井進行更換污水喉工程,渠務署人員檢查確認安全裝備後,便離開現場。李指,王喜梅當日主要負責與渠務處人員交接、以及在井口定時監察氣體儀表。李及後與兩名工人下爬至井底工作,但沒有配備救生繩、呼吸器、急救箱等安全裝備,也沒有在井口周圍設置圍欄。死因裁判官周至偉追問:「點解一樣嘢都唔帶呀?」李表示「帶落去會做唔到嘢、侷限咗」,但同意他和工人當時沒跟從規則,周至偉要求解釋,李就直言「解釋咪疏忽囉」。李又解釋,他當時有穿防水衣,但帶安全繩落井會「戟住晒仲危險」。

李續說,他們下午收工離開時,其中一名工人上爬時表示見到有污水流出,李當時說了一句「好臭呀」,井內所有人隨即暈倒,李再醒來時已在醫院。李表示據他的認知估計,當時渠務署應開動了離心機令氣體湧出,「通常係我哋做完通知佢(渠務處),先會開機試」。李解釋,渠務署曾告知離心機逢周四會關閉,所以逢周四進行工程,「我哋問過佢開唔開得工,佢哋話開得工咪開工」。

氣體儀表顯示合格 惟廠方指無開機紀錄

李又指,他落井前有檢查吊到井底的氣體儀表,「我望見(數值)全部都合格」,若儀表讀數超標會發出響聲。死因研訊主任指出,廠方檢查後發現氣體儀表當日沒有開機紀錄,李表示「冇可能」,指自己當日親眼看見儀表讀數。

渠務署代表提問時指出,李入井前須到控制室簽到,讓相關人員知悉工程在進行;李指他有通知主管,他相信主管有通知控制室。渠務處代表指出,李有責任去控制室簽署訪客通知書,「等人知道你喺度」;李同意並說「呢個我知道」。

與王喜梅一同看守井口的工人鍾偉民供稱,當天大約下午3時左右,他與王喜梅在井口接收吊上來的工具,準備收工,但工人梁炳根爬上來時突然「成個人跌咗落去」,李金華上前攙扶但「好似唔夠力」,於是鍾着王喜梅不要落井,直接去報警,鍾其後落井救人,由於情況危急,沒有帶備安全繩,最初他聞不到異常,最後只見李金華暈倒,自己打算爬出井口時也失去知覺。

保持距離沒施援手 機電署技工解釋等上司通知

機電工程署高級技工鄭偉文供稱,他獲上司李偉樂指派在匯流井口附近「久唔久望下」工人工作,但當時「唔知佢哋做緊咩」、「佢哋落井嗰時我睇唔到」,在裁判官追問下他承認自己沒有查看工程進度,因為「有第二啲工作」。裁判官語氣訝異問「有冇落到井,你都唔知呀?」鄭同意,裁判官追問「到呢一刻都唔知呀?」鄭答「呢一刻知」,表示他後來知悉工人落井換喉。

渠務工人施工期間,鄭曾經離開現場做其他工作,下午約3時駕駛電池車經過匯流井口附近時,王喜梅向他大叫「有人暈咗」,鄭當時距離王大概8米,隨即致電上司李偉樂匯報,然後再通知控制室報警。鄭後來按指示搬運風機在井口附近,協助駁喉至井底打入新鮮空氣。

死因裁判官周至偉質疑,為何鄭一直要和求助的王喜梅保持8米距離,不走近𠥔流井口查看情況,「點解唔去靠近佢?點解唔去睇下有冇機會伸出援手?⋯⋯由頭到尾除咗有人暈咗,你好似咩都唔知咁」。鄭解釋他希望等上司到場才處理,周官續問:「有人暈咗喎,生命可能受威脅喎,你咩都唔做嘅,我都想知點解。」鄭重申他要等候上司通知。

監工:「以我所知,個女工係救人心切」

渠務署二級監工陳偉樂負責監察外判維修,他解釋,由於車閘會提醒工人去控制室登記,所以他相信李金華等人已登記,沒有再追問跟進。陳當天提醒李金華井口會有地下水滲出,並表示已關上水閘及水泵,他確認安全設備齊全後,吩咐鄭偉文在場候命協助,自己便離開現場。裁判官關注,有否規定監工必須監察工人落井情況,以確保他們有配帶安全設備;陳表示他不清楚。陳又指,他曾檢查氣體儀表,畫面顯示所有讀數合格。

陳解釋,污水廠開啟離心機會產生毒氣,污水會流入匯流井,導致井內釋出毒氣;離心機慣常逢周四關閉,若需要開機,控制室與「離心樓」會互相通報,但不會知會監工,他一般只會在上司指示下通知控制室關機。

裁判官關注,根據中級風險工程的規定,監工至少必須巡查兩次,而工人每次落井工作,監工須重新檢查安全設備,為何陳在上午11時之後再沒返回現場跟進情況?陳解釋,他當時有其他工作在身,忘記看時間,也猜想工程遇到阻滯,工人才沒有通知他,事發前不久原已準備過去,但已發生意外。

陳憶述,他當日在下午3時45分收到鄭偉文來電,得知有工人暈倒,到場後王喜梅表示「突然好臭,有人跌跌碰碰暈低咗」,當時王很激動希望落井救人,「我同上司即時喝止咗佢」,另有地盤工人協助捉住王喜梅,阻止她落井。陳後來協助接駁風機,其間聽見現場有人說「女工落咗去」,然而他上前查看,井底卻不見王喜梅蹤影,「以我所知,個女工係救人心切」。陳最後獲消防人員告知,王喜梅被救出時經已離世,他不清楚王落井的過程、如何離世。

死者丈夫李金華提問表示:「幾個孔武有力嘅男人攬唔住一個女人?我唔相信。」陳解釋當時他是隔住井口。

聆訊明續。

法院:死因裁判法庭
法官:死因裁判官周至偉
死者:王喜梅
案件編號:CCDI-1063/2021(MC)

如欲接收每日報道整合,請在訊息欄內填寫電郵地址

訂閱及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