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交響樂團樂手認管爆炸品及武器囚4年半 法官判刑後質疑被告設「迷你軍火庫」 批控方隻字不提暴動工具嚴重降低刑責

分享文章

警方2022年9月在紅磡一迷你倉內搜出一批爆炸品、彈叉連43顆鋼珠及刀等物品,33歲香港小交響樂團小號樂手於今年2月承認管有爆炸品及攻擊性武器兩罪。法官謝沈智慧今(10日)在區域法院判刑時批評,雖然被告認罪,但從求情信可見,悔意只是「口惠而實不至」,信件局限於對家人影響及前途盡毀的後果,對犯案背景及動機隻字不提,僅懊悔自己被揭發,直言「被告前途盡毀完全係咎由自取」,最後就兩罪判被告入獄4年半。

此外,法官謝沈智慧判刑後特別提到,警方另從迷你倉搜出大量濾罐、防護背心、鐵枝及護目鏡等物品,顯然是暴動人士常用物品,惟控方卻在案情隻字不提。她嚴詞批評,法庭絕對可推論物品供在大型集會使用,也合理懷疑涉案迷你倉實屬「迷你軍火庫」,直斥控方嚴重降低被告罪責,令法庭判刑時無權處理有關物品,遂下令將本案判刑理由書抄送予律政司司長。

被告文曦(現33歲)早前承認1項管有爆炸品及1項管有攻擊性武器罪。

法官指被告意圖必然是為非作歹 本案不存在任何求情因素

法官謝沈智慧今判刑時強調,涉案物料可製成9公斤土製炸藥、1.5公斤黑火藥,單是爆炸碎片已可造成嚴重傷亡,物料若落入立心不良的非法分子手上,必然會傷及無辜,引起公眾恐慌。法官又指出,被告沒有任何原因管有涉案爆炸品,其意圖必然是為非作歹,而現時資訊流通,容易找到製作方法,原材料亦容易在商品及家庭用品中找到,加上本地及國際社會高度關注無差別襲擊,判刑必須反映罪行嚴重性及阻嚇力。

法官認為,若輕判不但與保護公眾利益相違,更會向公眾傳遞錯誤訊息,判刑應將公眾利益凌駕被告個人自身考慮,而本案不存在任何求情因素。她續指,雖然被告出生清貧,但一直獲父母關愛培育,更有不同人士和機構扶持,案發時已年過30歲,是受過高深教育的成熟成年人,本來前途光明,但卻干犯極嚴重控罪自毀前途。

批被告悔意是「口惠而實不至」  前途盡毀完全屬咎由自取

法官批評,雖然被告認罪,但從其求情信中可見,其悔意只是「口惠而實不至」,信件內容局限於對家人影響及前途盡毀的後果,對犯案背景及動機隻字不提,只是懊悔自己被揭發,直斥「被告前途盡毀完全係咎由自取」。

就管有爆炸品罪,法官以6年為量刑起點,而管有攻擊性武器罪則以1年半為量刑起點,除認罪3分1減刑外,沒有其他減刑因素,就兩罪分別判處4年及1年監禁,管有攻擊性武器罪其中半年刑期分期執行,總刑期為4年半。

不滿控方令法庭無權處理暴亂物資  下令判刑理由書抄送律政司司長

法官謝沈智慧最後特別提到,除爆炸品及涉案武器以外,警方另從涉案迷你倉搜出大量防毒面罩濾罐、頭盔、防護背心、撬棍、鐵釘、鐵枝、BB彈、肩墊及護目鏡等物品,顯然是社會暴亂期間暴動人士常用的物品,然而控方卻指與案無關,在案情中隻字不提。法官嚴詞批評,法庭絕對有可能推論物品是供在大型集會中使用,也合理原因懷疑涉案迷你倉屬「迷你軍火庫」,可顯示有關計劃的規模,惟控方做法嚴重降低被告罪責,令法庭判刑時無權處理有關物品,遂下令將本案判刑理由書抄送予律政司司長。

案情指,2022年9月2日下午5時許,警方在紅磡寶其利街截停被告,被告在查問下承認租用紅磡「e-多迷你倉」2954號倉房,警方其後帶同被告到倉房,發現倉內有烈酒及貓糧,另在3個樂器盒檢獲以下物品:

● 約188克內含硫磺、高氯酸鉀及金屬鋁粉的混合物
● 4,908克硝酸鉀粉狀固體
● 5公斤鋁粉狀固體
● 45條重約60克的繩,塗有硝酸鉀及蔗糖的固體混合物
● 229克內含炭的顆粒
● 616克硫磺粉狀固體
● 10枚重約702克火箭
● 20支重約652克羅馬焰火筒

警方又在倉房內搜出一支彈叉連43顆鋼珠、兩把斧、3把刀(1把長55厘米,兩把長31厘米)、兩條木棒(各長71厘米)、兩支伸縮棍、一支金屬棍(長76厘米),其中木棒及金屬棍手柄上有可能源自被告的DNA。警方進一步調查發現,2021年8月17日至2022年9月2日期間,被告是倉房的唯一租戶,共進入倉房108次。

案情續指,有關爆炸品經檢驗後,發現「約188克內含硫磺、高氯酸鉀及金屬鋁粉的混合物」為低爆炸性炸藥;將45條塗有硝酸鉀及蔗糖固體混合物的繩(又稱延時信管)插入上述炸藥後,可製成多個土製計時炸彈。

法院:區域法院
法官:法官謝沈智慧
被告:文曦
控罪:管有爆炸品罪、管有攻擊性武器罪
案件編號:DCCC 960/2023

如欲接收每日報道整合,請在訊息欄內填寫電郵地址

訂閱及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