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律師入稟告律師行前合夥人性騷擾 答辯人申擱置女方匿名令

分享文章

一名女律師早前透過私人律師入稟區域法院,指多次遭曾共事的律師行前合夥人性騷擾,去年發現感染HPV(人類乳頭瘤病毒)後,對方更無視她染病強行與她肛交,她要求法庭宣告前合夥人違反《性別歧視條例》。案件今(7日)在區域法院提訊,前合夥人一方申請擱置女律師的匿名令,並指女律師沒有在誓章中披露全部事實,有誤導之嫌,惟女律師一方認為申請沒有逼切性。法官梁國安最終排期於明年1月12日處理擱置匿名令申請。

申索人以X為名入稟,答辯人為Mariani Stefano,香港律師會名冊顯示其中文名稱為「麥朗」。

答辯方指女方沒披露全部事實 有誤導之嫌標

答辯方要求擱置X的匿名命令,指X沒有在誓章中披露全部事實,有誤導之嫌,並指本案涉及醜聞(scandalous),事件對麥朗亦造成困擾。

申索方認為上述申請沒有逼切性,並表明反對。此外,答辯方早前存檔兩份分別逾百頁的誓章,當中包含中文媒體報道,由於X不懂閱讀中文,申索方需時翻譯。申索方又提到,當提起本案時,X不時感到憂傷,因此法律團隊需要更多時間及耐性索取指示。

答辯人在X感染HPV後 強行與她肛交

入稟狀透露,X是一名初出茅廬的律師,2020年起在某律師樓工作,答辯人於2021年起出任該律師樓的合夥人,二人在工作上甚少交集,惟答辯人設法與X獨處。首次性騷擾發生在2021年11月30日,當時答辯人在中環酒吧着X飲酒,並搭着X的膊頭,慢慢移近X及強吻她。同月,答辯人邀請X午飯後散步,答辯人在公眾場合下強吻X。直至12月底某日,X應邀到答辯人家中欣賞其日本刀收藏品,惟答辯人突然脫去X的衣服替她口交。

入稟狀指,因答辯人與X的權力懸殊,答辯人又將自己塑造為公司甚或業內的重要人物,X深信若不依從答辯人所言將遭到報復,故啞忍這段關係。直至2022年11月,X發現感染HPV,她認為很大可能遭答辯人感染,X求醫後獲告知至少3日不得進行性行為,然而答辯人翌日邀約X到其家中欲與X發生關係,X強調不能這樣做,答辯人卻在她耳邊稱:「Now I can take your last virginity.」(現在我要奪走你最後的貞操),答辯人最終無獲X同意下與她肛交。

入稟要求答辯人 書面道歉及賠醫藥費

約在2022年底或今年初,X察覺遭到答辯人「情感操縱」,她有意圖結束這段關係,並向律師樓管理層投訴。公司因應調查結果,於今年3月要求答辯人離職。X入稟要求法庭宣告答辯人違反《性別歧視條例》,下令答辯人書面道歉及賠償醫療費用等損失。

法院:區域法院
法官:法官梁國安
申索人:X
答辯人:Mariani Stefano
案件編號:DCEO11/2023

如欲接收每日報道整合,請在訊息欄內填寫電郵地址

訂閱及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