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反修例期間私人FB言論遭革職 官校前教師司法覆核勝訴 官稱懲處嚴苛及具壓迫性 質疑非當局所指「唯一」合適懲罰

分享文章

賽馬會官立中學前女教師涉於2019年反修例事件期間,被指以私人Facebook帳戶發表「黑警開OT」、「渣滓,喪盡天良」等辱罵警察的言論,經公務員紀律聆訊後,被裁定「未能達至教師標準的期望」,令政府名譽受損,最終在2023年被革職。

女教師就被革職的決定申請司法覆核,法官高浩文今(26日)頒下判詞,引述公務員事務局長的供詞,指將女教師不准獲任何福利下革職,是「唯一」合適的懲罰,令人不禁問為何是「唯一」,因強制退休也是此類情況下可考慮的懲處,即使考慮到不當行為的嚴重程度及要達阻嚇作用等,都只顯示申請人不得留任教師,但沒有解釋為何不得留任之餘,更要剝奪其所有福利。

法官認為,局方在沒有考慮其他懲罰的選項下,要女教師不准獲任何福利下將她解​​僱的懲處,是嚴苛及具壓迫性(harsh and oppressive),施加如此懲罰必定涉及一些法律上的錯誤,裁定申請人勝訴,下令撤銷將申請人革職的決定,並可獲相應的訟費。

司法覆核申請人為譚玉芬,答辯人為公務員事務局局長。入稟狀指,申請人於1995年9月成為文憑教師,在官校任教27年;2015年9月至2019年9月期間在賽馬會官立中學任教。譚在其個人Facebook帳戶8次發文,聆訊委員會於紀律聆訊裁定內容屬仇恨言論及煽動暴力,譚最終遭革職處罰。

法官指申請人不能重新爭議重新爭議其Facebook帖文論點

申請方在聆訊時指,公務員事務局局長錯誤地接納聆訊委員會的裁定,將申請人在Facebook的言論視為「行為不當(misconduct)」,因涉事的言論非於教學時作出,申請人亦無意讓其Facebook朋友以外的人看到。

法官高浩文在判詞指,法律上申請人現在不能重新爭議有關其Facebook帖文論點,因她已在聆訊委員會由同一代表大律師爭議過相同論點,不能在沒有對聆訊委員會的事實裁斷提出關乎公共法的挑戰下,提出與相稱性有關的爭論。

法庭指沒理由干預局方決定 拒就「未能達至教師標準的期望」裁定批准司法覆核理據

法官高浩文續指,即使一般人可能會認為個人Facebook頁面本質上與工作無關,並用於表達與工作無關的個人觀點,但在工作環境之外表達個人觀點,仍然可能會影響工作,或其他人對在該工作環境下工作的人之看法;亦如申請方引述的其中一個案例提及,由於教師對學生來說是具權威的人物,老師的特殊職責和義務,在一定程度上也適用於他們在校外的活動。

高浩文又指,聆訊委員會有權根據其面前的證據及論據,判定是否存在不當行為,同一道理,法庭也沒有理由干預局方決定接受聆訊委員會的聆訊結果,即申請人的行為「未能達至教師標準的期望」,令政府名譽受損,因此拒絕批准此司法覆核理據。

法官接納局方指FB貼文包含對警察及其家人的無端攻擊

就第2項理據,申請方指涉事Facebook帖文屬申請人的私人社交生活,革職決定是不合比例地干預申請人的言論自由及私隱。法官高浩文在判詞則指,就本案情況,是否不合比例地干預申請人的言論自由及私隱,應採用「明顯沒有合理依據」作審視的標準;雖然言論自由是重要權利,但法官認為不能視申請人是透過Facebook貼文作政治演講,或就公共利益問題進行辯論;另一方面,聆訊委員會及局長均具備相關經驗、專業知識及判斷力,能處理公務人員及教師的管理及紀律問題。

法官高浩文續指,即使採用干預程度「不多於合理必要」的標準,結果也不會有分別,因局長已指出3項正當性目的,包括維護公務員團隊的核心價值(包括公正及政治中立)、維護公眾對教師及公務員的信任和信心、以及懲罰和阻嚇教師等具影響力的公務員在社交媒體上發表或傳播仇恨、貶損他人等的訊息以保護學生和公眾。

法官高浩文接納局方所指,涉事的Facebook貼文包含對警察及其家人的無端攻擊,當中更有明顯暗示學生欺凌或孤立警察的子女是合理;他又同意教師和公務員只要和平、合法地表達自己的觀點,並小心被他人誤用觀點,是可以表達自己的觀點,對申請人言論自由的干擾是有限的。另一方面,局方在聆訊委員會、教育局等協助下,已能夠很好地處理公務員內部紀律問題,因此認為申請方指控有不合比例地干預申請人的言論自由和私隱之論點並不成立。

申請方指解僱並失去所有福利的懲罰對其而言屬過度壓迫亦不合理

申請方提出的第3項論據,指稱申請人因被解僱而失去所有福利,有關懲罰與所涉及的不當行為不相稱,對她而言屬過度壓迫,以致在公共法層面上屬不合理。

法官高浩文認為,如果要法院干預由專業紀律管理組織所下的懲處,僅僅只是懲罰過重,甚至出乎意料地嚴重(unduly severe or surprisingly severe)是不足夠,必須是非常嚴苛及具壓迫性(so harsh and oppressive),或遠遠超出一般判罰的限度,法庭才能夠指該懲罰必然涉及某種法律上錯誤,即使可能無法立即確切指出是甚麼錯誤。

法官高浩文在判詞中坦言,對此司法覆核理據感到掙扎(anxiously wrestling),並引述公務員事務局局長的供詞:「考慮申請人所作之不當行為的嚴重程度及其他相關情況,認為唯一合適的懲罰是將申請人革職並不得獲取原有福利,任何較輕的懲罰都不足以達到已提及的正當目的(Having considered the gravity of the Applicant’s established misconduct and all other relevant circumstances of the case, the [Secretary] has come to the view that the only appropriate punishment in this case was a decision of dismissal without benefits. Any less severe punishment was insufficient to serve the above-mentioned legitimate aims.)」。

《公務員守則》特別提及強制退休為在此類情況下可考慮的懲處

法官高浩文表示,局長的供詞令人不禁問有關懲罰為何是「唯一(only)」合適?並指強制退休也是《公務員守則》中,特別有提及在此類情況下可考慮的懲處;而即使考慮到不當行為的嚴重程度、要達阻嚇作用等,都只顯示申請人不得留任教師,但沒有解釋到為何不得留任之餘,更要剝奪她所有福利。

法官又指出多項考慮因素,包括:
1) 申請人在被裁定行為不當前任職教師25年、沒有不當紀錄;
2) 在沒有退休福利的情況下被解僱,將消除申請人沒受批評情況下長時間積累的大量福利;
3) 現實情況下,以申請人的年紀,很難甚至不可能找到新的工作,更不用說能找到重建退休金的工作;
4) 由作出不當行為至被懲罰之間約3年時間,其間申請人的行為沒有受進一步的批評,但事情已對她帶來沉重壓力,並損害其健康;
5) 處罰時已是2022年底至2023年,社會環境相對2019或2020年已有變化,大大減少懲處需要的阻嚇性;
6) 沒有證據指申請人的教學和職責或任何學生,實際上因涉事帖文有負面影響;
7) 申請人的懲處與過程,跟懲處稅務局副局長的案件之間存在巨大差異(該案中一名極高級的公務員因不誠實罪行而被定罪並被判處監禁,但待遇較寬鬆);
8) 為何「唯一(only)」合適的懲罰是不准獲福利下解僱而非強制退休?似乎考慮懲處的起點,是不准獲福利下解僱,而非先就一系列的懲罰作考慮,最後末選擇此懲處;

就申請人指局方從無解釋將她革職的原因,法官則認為,申請人在聆訊委員會的聆訊中,已能清晰知道裁定她行為不當的原因。

法官又認為,不准申請人獲任何福利下將她解​​僱的懲罰,是嚴苛及具壓迫性,施加如此懲罰,必定涉及一些法律上的錯誤,因此裁定此理據成立,判申請人勝訴,下令撤銷將申請人革職的決定,並可獲相應的訟費。

法院:高等法院
申請人:Tam Yuk Fun Toffee(譚玉芬)
答辯人:公務員事務局局長

法律代表
申請方:大律師黃宇逸
答辯方:資深大律師陳浩淇
案件編號:HCAL1804/2023

如欲接收每日報道整合,請在訊息欄內填寫電郵地址

訂閱及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