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Close this search box.

同性婚姻伴侶爭取平權 涉遺產自動繼承權及房屋政策 高院早前裁違憲駁回上訴 政府今獲批許可上訴至終院

分享文章

高等法院原訟庭及上訴庭,分別在2020年及2023年,先後裁定同性婚姻伴侶不能按法例在無遺囑下,自動繼承另一半的遺產,以及海外註冊的同性婚姻伴侶不能以「一般家庭」下的「夫婦」身分申請公屋,亦不能加入成為另一半的居屋單位合資格住戶,有關做法均屬歧視及違憲。律政司及房委會之後就上述共3宗司法覆核案提上訴均被上訴庭駁回,惟之後再申請上訴至終審法院。上訴庭今(26日)頒下判詞,同意律政司及房委會申上訴至終院的法律問題,涉及重大而廣泛的公眾利益,批准房委會及律政司上訴至終審法院的許可。

上訴庭今頒下2份判詞,分別同意律政司及房委會申上訴至終院的全部法律爭議問題,認為問題涉及重大而廣泛的公眾利益,與案亦直接或間接相關,批准房委會及律政司上訴至終審法院的許可。

現行《遺產條例》 排除自動繼承同性配偶遺產

首案涉及一對在英國結婚的同性伴侶,2019年就同性配偶被排除在「有效婚姻」、「丈夫」和「妻子」的定義之外,不能按法例在無遺囑下自動繼承另一半的遺產,因而提出司法覆核。

高等法院原訟庭於2020年9月及上訴庭於2023年10月,先後裁定有關做法屬違憲及性傾向歧視。上訴庭當時指,受挑戰的《無遺囑者遺產條例》和《財產繼承(供養遺屬及受養人)條例》,並非只限於一夫一妻的異性婚姻,而是涵蓋「在香港以外,按照當地當時施行的法律而舉行婚禮或締結的婚姻」,認為已顯示相關法例並不是以促使傳統婚姻為目的,又認為同性配偶的差別待遇,與維護傳統婚姻的合法性目的,並無合理關連。

同性伴侶自動繼承遺產的司法覆核原由吳翰林提出,惟吳2020年因抑鬱症輕生離世,故由其丈夫李亦豪成為替代申請人。吳翰林和李亦豪在2017年於英國結婚,吳於2018年在港購入一居屋單位,作為與李一同生活的居所,惟房委會拒絕讓李以配偶身分,免補地價地加入成為單位的合資格住戶。

爭議涉是否可與異性夫婦比較

房委會申上訴至終院的法律爭議問題包括:

  1. 考慮到婚姻與遺產繼承法律之間的相互關係,以及會對已婚人士施加僅適用於他們的期望和法律義務(即終身婚姻贍養責任)的情況下,婚姻狀況在婚姻相關法例下,是否一個可區分的特徵,使得同性婚姻伴侶和異性夫婦不具相關的可比較性(not relevantly comparable)?
  2. 在婚姻相關法例的立法框架中,「有效婚姻(valid marriage)」維持連貫和一致的定義這個合法目的(legitimate aim),是否與同性婚姻伴侶和異性婚姻伴侶獲差別待遇有合理關聯?考慮到政府和立法機關在終審法院就岑子杰一案判決後的責任,以及具備審視香港的社會、政策和立法背景的權力,以建立承認同性伴侶關係的替代法律框架。
  3. 如果上述問題2的答案為「是」,則在所有情況下,將同性婚姻伴侶撇除在婚姻相關法例之外,是否(a)具相稱性;及(b)在社會利益和個人權利之間,取得合理的平衡;特別是考慮到同性婚姻伴侶在《無遺囑者遺產條例》和《財產繼承(供養遺屬及受養人)條例》下的政策以外,有其他方式讓同性婚姻伴侶行使遺產繼承的權利,因此對他們的影響相對有限。

公屋居屋政策 不接納影響有子女家庭輪候

另外兩宗司法覆核案,分別為挑戰公屋政策的Nick Infinger及挑戰居屋政策的李亦豪。Nick Infinger和丈夫在加拿大結婚後,在香港欲以「一般家庭」下的「夫婦」身分申請公屋,但遭房委會指二人不符本港的「夫婦」定義,拒絕二人的申請。李亦豪則與丈夫吳翰林在英國結婚,其後欲加入丈夫的居屋單位成為合資格住戶,免補地價入住,但被房委會拒絕承認二人為配偶關係。

上述兩案早前一併審理,高等法院原訟庭於2020年3月及上訴庭於2023年10月,均裁定Nick Infinger及李亦豪勝訴,指房委會的政策構成歧視,違反《基本法》第25條「香港居民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及/或《人權法案》第22條「人人在法律上一律平等,且應受法律平等保護,無所歧視⋯⋯」。上訴庭不認同《基本法》保障異性伴侶才獨有資格,以配偶身分申請公屋及免補地價加入成為居屋住戶,更何況案中同性伴侶其中一方,已是居屋單位的擁有人,認為根本不影響異性伴侶可輪候的居屋單位數目。

上訴庭在早前頒下的判詞又指,不接納房委會一方提出,容許同性伴侶申請公屋或加入成為居屋單位住戶,會影響公屋及居屋供應予「組織有子女的家庭」的目的,認為現時的配偶政策,對不能生育或不願生育的異性伴侶,並沒有差別待遇,而傳統家庭的夫妻也不必然與子女有血緣關係,認為不論是同性或異性伴侶,在經濟及財政上對公屋是否有需求,沒有實質分別。

爭議配偶購買政策 跟家庭目的之聯繫

房委會申上訴至終院獲批的法律爭議問題包括:

  1. 就《基本法》第36條(「香港居民有依法享受社會福利的權利。勞工的福利待遇和退休保障受法律保護。」)下,
    a. 以「一般家庭」類別的配偶身分申請公屋的憲法權利,是否異性婚姻伴侶才獨有?
    b. 以配偶身分申請購買居屋的憲法權利,是否異性婚姻伴侶才獨有?
  2. 在與《基本法》第36和37條,及《人權法案》第19條一併完整作解讀時,房委會指出《基本法》第25條及《人權法案》第22條並不適用,是否正確?
  3. 房委會的政策決定與政府藉提升房屋數量,鼓勵人口增長的目的一致;以及異性伴侶一般而言具生育能力,同性婚姻伴侶則不具生育能力的情況,基於上述兩個情況,在案中受挑戰的公屋及居屋政策下,同性婚姻伴侶與異性婚姻伴侶是否在差別待遇中屬合適的比較群組(comparators)?
  4. 法庭既認同家庭目的(Family Aim)與居屋配偶政策之間是有邏輯聯繫,法庭在沒有證供下,是否仍可裁定當中的聯繫在法律上是微不足道(de minimis)的?
  5. 居屋的配偶購買政策沒有被挑戰或被裁定不合法,居屋配偶政策與居屋配偶購買政策之間,行政上的一致性(administrative coherence)是否衡量居屋配偶政策相稱性的相關因素?
  6. 在衡量公屋及居屋配偶政策的相稱性時:
    a. 《基本法》第36條所保障異性夫婦享有的社會福利權利,以及迄今為止所享的其他一般權益下,法庭在衡量公屋及居屋配偶政策的相稱性時,應否考慮以配偶類別申請公屋及/或居屋單位的權益,均為異性婚姻伴侶才獨享的因素;
    b. 當一公屋單位分配予同性婚姻伴侶入住後,就會令至少一個合資格的傳統家庭,在該期間無法入住該單位;以及公屋配偶政策是一個長期的房屋政策。在上述兩個情況下,考慮公屋配偶政策是否會增加提供給異性夫婦的公屋單位數量時,經驗或統計證據是否必要?
    c. 當同性婚姻伴侶申請購買居屋時,可能被居屋政策阻止,以及當一居屋單位分配予同性婚姻伴侶後,就會令至少一個合資格的傳統家庭,無法在該期間享有該單位。在上述兩個情況下,在考慮居屋配偶政是否會增加提供給異性夫婦的居屋單位數量時,經驗或統計證據是否必要?

相關報道:

房屋配偶政策排除同性婚姻伴侶被指違憲 房委會上訴遭駁回兼需付訟費

同性伴侶配偶無遺產繼承權司法覆核案 上訴庭駁回律政司上訴

法院:高等法院上訴庭
法官:上訴庭法官張澤祐、上訴庭法官袁家寧及區慶祥
上訴人:律政司
答辯人:李亦豪

法律代表
房屋委員會:資深大律師陳樂信、大律師梁晉豪
答辯人:資深大律師鮑進龍、大律師馬亞山
案件編號:CACV558/2020

法院:高等法院上訴庭
法官:首席法官潘兆初、上訴庭法官鮑晏明及區慶祥
上訴人:房屋委員會
答辯人:Nick Infinger、李亦豪

法律代表
律政司:資深大律師陳樂信、大律師Denise Souza
答辯人:大律師Timothy Parker及大律師楊嘉瑋(代表 Nick Infinger)、資深大律師鮑進龍及大律師馬亞山(代表李亦豪)
案件編號:CACV81/2020、CACV362/2021

如欲接收每日報道整合,請在訊息欄內填寫電郵地址

訂閱及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