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士生指612遭催淚彈襲擊入稟索償 高院裁定律政司上訴得直剔除申索 官指要查明每一枚催淚彈施放詳情 屬不成比例及不公平

分享文章

科大博士生稱在2019年的612金鐘集會時,遭警察以催淚彈「襲擊」,入稟小額錢債審裁處向警方索償。律政司申請剔除上述申索,遭審裁官拒絕後,再提出上訴。事隔近3年,高院今(15日)駁回申索,裁定律政司上訴得直兼獲訟費。

法官潘兆童指,審裁處需知道令申索人不適的催淚煙是由哪些催淚彈釋出,而該些催淚彈是由哪些警員發射;然而,警方須就此進行「極大範圍」的調查,以查明及解釋當日「每一個警員施放每一枚催淚彈的使用詳情及原因」,法官認為這「幾近大海撈針」。

就精神損傷及集會自由被侵害 向警索償75000元

申索人為吳嘉倫、沒有律師代表,被告方為律政司司長,由資深大律師梁偉文及大律師余思穎代表。申索人於2019年入稟小額錢債審裁處,指警察於2019年6月12日一次位於金鐘的行動中,施放了催淚彈,令當時身處夏慤道的他不適,稱被該些催淚彈「襲擊」。

申索人沒有受傷,惟就襲擊導致的「精神損傷」索償;以及就集會自由被侵害,申索「懲罰性賠償」,並估計金額為逾百萬元,惟根據審裁處的金額上限,減至75,000元。

律政司指申索瑣屑無聊 以法律程序「騷擾或壓迫警方」

律政司當時向審裁處申請,以「申索屬瑣屑無聊」為由,剔除上述申索,惟遭署理主任審裁官張志偉駁回。審裁官當時指,是次申索的主要議題為,警方在涉案行動是否合理合法地使用催淚彈。律政司遂上訴至高院。

上訴聆訊於2021年10月19日進行。被告方的上訴理據指,原審審裁官「錯誤地認為單憑申索人沒有事實基礎的空泛指控,就足以構成表面上的合理訴因」,批評審裁官沒有作出適當查訊,否則應意識到是次申索屬「瑣屑無聊及無理纏繞⋯⋯欠缺理據、必然失敗及非真誠。」

被告方更指出,申索人興訟時為了透過法律程序,「騷擾或壓迫警方」,斥申索人濫用法律程序。

官指調查每一枚催淚彈施放詳情 「幾近大海撈針」

高院今頒下判詞,法官潘兆童在判詞中指出,申索人承認涉案行動中,警方為合法地施放部分催淚彈,而他不能辨別哪些是合法施放的,哪些又是他聲稱可能為不合法施放的催淚彈。法官雖同意「武力的合理性⋯⋯並非警方說了便作準」,但本案申索並非挑戰警方行動的合法性,而是警方是否襲擊了申索人,而審裁處需要知道令申索人不適的催淚煙是由哪些催淚彈釋出,而該些催淚彈是由哪些警員發射。

判詞續強調,舉證責任在申索人,雖然警方可盡量提供資料協助法庭,但法官同意被告方的說法:「面對如此不明確的指控,警方需要進行一個極大範圍的事實調查,以查明及解釋當天在相關範圍中,每一個警員施放每一枚催淚彈的使用詳情及原因。」

法官認為,基於申索人提供的資料調查上述事情,是「幾近大海撈針」;同時,要求被告方進行如此規模的調查,以協助本案這個「不明確的申索」,為不成比例及不公平。

至於申索人興訟的原因,法官指自己不擬猜測。基於上述理據,法官認為本案申索對警方造成壓迫,且無勝訴機會,駁回申索人的申索,裁定律政司上訴得直兼獲訟費。

法院:高等法院
法官:法官潘兆童
申索人:吳嘉倫
被告方:律政司
案件編號:HCSA9/2020

如欲接收每日報道整合,請在訊息欄內填寫電郵地址

訂閱及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