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男警與女友涉嫌虐兒案|女被告辯稱當刻不知女兒傷勢嚴重 指女兒講大話「自己曳,搞水掣搞到咁」

分享文章

前男警涉開熱水花曬淋女友的5歲女兒,致女童臉及身軀等燙傷,事後無及時帶她求醫,令其傷口受感染,前男警早前承認交替控罪虐兒罪,女童母親則否認一項虐兒罪受審。女被告今(21日)在區域法院接受控方盤問,指女兒一直表示是「自己曳,搞水掣搞到咁」,直至男友被捕才得知真相,她同意女兒當時「講大話」,未有道出完整事實。

此外,女被告承認案發當刻不知應將女兒送院,但一周後有求醫念頭,欲因男友自稱為「黑社會嘅契仔」、已安排「𡃁仔」在住所附近監察,不敢擅離居所。她在辯方複問下重申,她誤信男友能為女兒提供適當治療,又言起初感幸運,「冇諗過原來自己可以識到一個大律師做男朋友」。被告作供完畢,案件押後至10月17日裁決,當天亦會處理認罪男被告的判刑。

曾任警員的男被告F.S.L(現49歲)早前承認交替控罪的「看管兒童的人虐待或忽略兒童」罪;女被告W.N.M(33歲)則否認另一項「看管兒童的人虐待或忽略兒童」罪受審。

女被告指直至男友被捕後 女兒才道出真相

女被告今開始接受控方盤問。高級檢控官林曉敏問被告,聽畢電話後返回浴室的情況,被告指女兒(案發時5歲)向她表示「叔叔叫我唔好搞水掣」,法官陳廣池問,被告是否意指女兒正在「講大話」(lying)?被告答稱女兒一直自認「自己曳,搞水掣搞到咁」,直至男友被捕,女兒在醫院向她說:「其實當其時唔係我自己搞個手掣,係叔叔開咗。」

陳官追問,被告是否認為女兒在嚴重受傷下,仍為保護他人而「講大話」?被告同意。陳官再問,被告是否意指女兒在承受極大痛苦之下「講大話」?被告認為女兒沒有完整地道出事件。

控方質疑被告30歲成年人 不知女兒受極大痛苦

就女兒的傷勢,被告稱見到女兒哭泣,大部分皮膚發紅,翌日發現有脫皮情況才覺嚴重。控方質疑如此大面積的皮膚發紅,難道被告不覺嚴重?被告答指:「都嚴重,但冇想像中咁嚴重。」

控方續指,被告理應知悉女兒傷勢並不輕微,唯一解決方法是將女兒送院,被告堅稱「當刻唔知道」,即遭控方質疑她作為30歲的成年人,亦有12年工作經驗,年幼女兒被熱水灼傷、承受極大痛苦,「you are telling us you did not know should send her to hospital ? That’s your evidence?」(妳在告訴我們妳不知道應將女兒送院,這是妳的證供嗎?)獲被告確認。

控方遂問被告,即使她有一秒相信男友是大律師,但從來沒有認為對方是醫生?被告同意。控方於是指,那麼被告應知悉男友根本不懂如何處理女兒的嚴重傷勢,若不將她送院,可能無法痊癒甚或轉差,被告一概否認。

被告一度稱男友「非法禁錮」 後改口稱用字不當

控方今重提其男友以疫情為由阻止被告將女兒送院一事,並指被告應不會相信如此荒謬(ridiculous)的原因,被告答指:「我相信。」在陳官關注其男友如何阻止下,被告同意男友僅以言語說服她,不屬阻止。

被告繼續作供,指事發一周後發覺女兒傷勢嚴重,欲帶女兒求醫,她憶起男友自稱「黑社會嘅契仔」,並指已安排「𡃁仔」在住所附近監察其舉動,所以不敢擅離居所。陳官追問被告是否指控其男友「非法禁錮」?被告同意。惟控方呈上女被告與男友及女兒在案發後到Staycation的合照,質疑是否仍屬「非法禁錮」?被告澄清道,她意指一直被男友監視,「非法禁錮」用字或不恰當,同意「頭先答錯」。

被告稱起初感幸運 「冇諗過識到個大律師男友」

不過控方指出,直至被告男友被捕後,應無任何事情阻她帶女兒求醫,但被告仍然沒這樣做,質疑她是害怕失去撫養權及被起訴,被告否認。控方又指,被告沒有為女兒提供足夠或適當醫療,從而疏忽照顧及虐待女兒,被告一概否認,重申「我當時以為適當」。

複問階段,被告重申其男友看似能純熟地處理女兒傷勢,誤信對方能提供適當治療,又言:「初頭覺得好幸運識到佢,冇諗過原來自己可以識到一個大律師做男朋友⋯⋯」

男被告稱女童曾摸其下體 揭女童疑曾遭生父非禮

此外研訊揭被告曾獲男友告知,女兒曾遭生父觸碰下體,因而尋求社工協助,在陳官提問下,被告進一步指出,男友同時聲稱女兒曾觸摸他的下體,並指是「(女兒的)爸爸教佢咁做」。

被告稱會見社工後,曾單獨問女兒「爸爸有冇錫過你下體」,女兒答指「佢同我唧呀、玩呀」,她事後亦有向前夫求證,但一直對上述指控抱有懷疑,擔心事件屬實,不過男友建議不要報警,遭控方質疑被告作為X的母親,為何不堅持報警處理?被告坦言,男友稱沒有真憑實據,加上報警或令女兒面對錄口供等程序,反令女兒感不快。

陳官關注社工有何建議,被告稱社工建議她買書向女兒講解正確觀念,包括如何保護自己、「邊啲地方唔應該觸及」,陳官質疑上述僅為一般而言向5歲女童進行的性教育,追問社工有否建議報警,被告稱沒有。

被告作供完畢,案件押後至10月17日裁決,屈時亦會處理認罪男被告的判刑。

法院:區域法院
法官:法官陳廣池
被告:F.S.L、W.N.M
控罪:有意圖而導致身體受嚴重傷害《侵害人身罪條例》第17(a)條、看管兒童的人虐待或忽略兒童《侵害人身罪條例》第27(1)條

法律代表
控方:高級檢控官林曉敏
辯方:大律師曾敏怡、大律師David Boyton
案件編號:DCCC335/2022

如欲接收每日報道整合,請在訊息欄內填寫電郵地址

訂閱及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