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男警與女友涉嫌虐兒案|女被告裁定虐兒罪成 官問母親怎可能不覺女兒受苦 斥推卸罪責是「侮辱常識及良心」

分享文章

前男警涉開熱水花曬淋女友的5歲女兒,致女童臉及身軀等燙傷,事後無及時帶她求醫,令其傷口受感染,前男警早前承認交替控罪虐兒罪,女童母親則否認一項虐兒罪受審,今(17日)在區域法院裁決。法官陳廣池指,有十年工作經驗的女被告聲稱天真錯信男友,令人難以置信,她試圖將罪責推卸予男友更是「侮辱常識及良心」。陳官指,女童的傷口在案發一個月後送院時仍未癒合,甚至仍受感染,反問作為母親怎可能不覺女兒在受苦?基於女被告沒有帶女童求醫,裁定她虐兒罪成,須即時還柙,連同男被告押後至11月1日判刑。

法庭另下令為女被告索取心理報告,以及索取女童的創傷及醫療報告。

曾任警員的男被告F.S.L(現49歲)早前承認交替控罪「看管兒童的人虐待或忽略兒童」罪;女被告W.N.M(33歲)則否認一項虐兒罪受審。

案情指,2020年5月某日,男被告在浴室持花曬將熱水淋在5歲女童X身上,致其右半邊身皮膚灼傷,其後脫皮。警方於同年7月6日接報,X被送往醫院檢查,其右臉、右膊頭、右上背、右胸口、肚、頸等均有癒合差的傷口,傷口另驗出受金黃葡萄球菌感染,X留院10日後出院。

官指十年工作經驗告天真錯信男友 證供不可信

法官陳廣池裁決時引述女被告自辯稱,男友自言為社團人士的「契仔」、認識懂得茅山法術的師公師伯,藉其迷信操控她,男友甚至斷絕她與親友的聯繫。案發當日,她被男友說服毋須帶女兒求醫,亦深信男友的醫生朋友有跟進女兒情況。

陳官指,明顯地被告試圖將罪責推卸予男友,批評屬侮辱常識及良心。陳官指,即使她受到男友情感操縱,不代表她無能力關懷5歲的女兒,就算她深信男友有專業知識處理女兒傷勢,她亦可循其他途徑尋求專業協助。至於斷絕親友聯繫一說,被告大可趁上班時告知同事,達十年工作經驗的被告聲稱天真愚昧地錯信男友,實在令人難以置信(unbelievable),裁定其證供不可信不可靠。

陳官特別提到,從X的證供可見,女被告在女兒受傷後先如廁,其後再照料女兒,可見其「冷血」。

傷口一個月未癒合 官問母親怎可能不覺女兒受苦?

陳官稱,根據醫療報告,X在事隔一個月後被送院時傷口仍未癒合,甚至仍受感染,兩度反問常人又怎可能覺得X無大礙?作為母親怎可能不覺女兒在受苦?若非社工家訪揭發事件,公義將無法彰顯。

陳官認為,不論男友如何欺騙被告,都不是她開脫的理由,被告作為母親,見女兒傷勢沒有好轉甚至脫皮理應提高警覺,然而她沒有帶女兒求醫,令女兒受到不必要苦楚,故裁定她虐兒罪成。

法院:區域法院
法官:法官陳廣池
被告:F.S.L、W.N.M
控罪:有意圖而導致身體受嚴重傷害《侵害人身罪條例》第17(a)條、看管兒童的人虐待或忽略兒童《侵害人身罪條例》第27(1)條

法律代表
控方:高級檢控官林曉敏
辯方:大律師曾敏怡、大律師David Boyton
案件編號:DCCC335/2022

如欲接收每日報道整合,請在訊息欄內填寫電郵地址

訂閱及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