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選47人案第80天|何啟明完成自辯 指「反對極權」是對特區政府的「一個批評」 並非要推翻政府 武裝革命是推翻政府的門檻

分享文章

47名民主派人士涉組織及參與2020年立法會「35+初選」,因而被控串謀顛覆國家政權罪,16人否認控罪受審,今(6日)在西九龍裁判法院(暫代高等法院)踏入第80日審訊,被告之一的前民協副主席何啟明繼續接受控方盤問作供,今早完成歷時3日半的作供。控方指何在訪問中曾說要「反抗極權」,何解釋指並非要推翻極權,指「極權」是特區政府,「因為當政府唔聽人民嘅聲音,就會成為咗極權……我見到香港政府冇聆聽市民嘅聲音,所以我認為佢係一個極權政府,係對佢嘅一個批評」。法官陳仲衡問何,覺得怎樣才是推翻政府。何指,當時曾聽到武裝革命的說法,認為武裝革命就是推翻政府。陳官先後問及「兩次否決財政預算案令立法會解散」及「迫使行政長官下台」,在何眼中是否推翻政府;何回應指武裝革命是推翻政府的門檻。

法官陳慶偉一度打斷控方盤問指,對何的政見沒有興趣,又指「在此法庭是要就法律議題作裁定,並非要裁定政治議題、政治上是否正確,當然我明白會有涉及一些政治的元素,但不代表你要深究政治(to go deep into politics)……我不會深究政治,我實際上不會反駁被告所說的任何事,他說『任何不聆聽人民聲音的政府說是極權』,當然不是正確的,對吧?」;陳官又以美國槍械管制議題上,民主共和兩黨持相反意見,以及英國脫歐公投作例子,指何不會視英美兩國是極權,但他不會評論(review)何所說的所有事情。法官李運騰接着指,「我們只關注被告與控罪相關的意圖,他的政見是怎樣並非要裁定的事,我們也不會考慮」。【初選47人案報道結集

控方昨在庭上播放何啟明接受大紀元的一段訪問影片,播出日期為2020年7月10日,何昨確認是在國安法實施後進行的訪問。法官陳仲衡今問何啟明,在受訪前曾否閱讀過《國安法》的條文。何表示沒有,但有看過關於國安法的評論,當中有提及國安法的內容。法官李運騰則問何,當時是否理解國安法涵蓋的刑事罪行範圍非常廣,以及何是否有做任何事讓自己所做的事是有遵守國安法。何稱他有盡可能小心他的用字。李官再問何有否嘗試收回一些可能違反國安法的說話,何表示他沒有收回言論,因為據他理解,2020年7月1日前的事情不會被追究,但他有嘗試更新其說法。

「我話冇民主就冇民生,唔代表民主優先過民生」

控方副刑事檢控專員萬德豪指出,何在訪問中曾稱「反抗係唯一嘅出路」,指何根本沒有改變說法。何不同意,並指他在訪問其後有解釋反抗的意思。控方再指,他仍然繼續在說「冇民主就冇民生」,問何是否民主較民生優先。何表示不同意,「我話冇民主就冇民生,唔代表民主優先過民生,所以係要個制度變得民主,政府先會聆聽民意、回應民生」。何又指,他抗爭的目標是要令香港變成更公平更公正的地方。法官陳仲衡則指何的意思是「要達至烏托邦社會,必須要先得民主」。何則回應指,「攞到民主唔代表要推翻政府,我哋希望個制度能夠更能回應到人民嘅聲音」。

何承認曾說要「反抗極權」,但並非要推翻極權,指「極權」是特區政府,「因為當政府唔聽人民嘅聲音,就會成為咗極權……我見到香港政府冇聆聽市民嘅聲音,所以我認為佢係一個極權政府,係對佢嘅一個批評」。被問到「抗爭」的意思,何指是反抗的意思,抗爭可以融入日常生活之中,例如在支持黃店、在自己工作崗位堅守價值等,「我冇講過要肢體衝突,更冇提過要推翻政府」。

法官陳仲衡問何,覺得怎樣才是推翻政府。何指,當時曾聽到武裝革命的說法,認為武裝革命就是推翻政府。陳官先後問及「兩次否決財政預算案令立法會解散」及「迫使行政長官下台」,在何眼中是否推翻政府,何回應指武裝革命是推翻政府的門檻。

「重新認識民協」意指民協既關注民生亦關注民主

控方又指,何在訪問中稱要讓選民「重新認識民協」,問何是否指民協從溫和民主派轉化成更激進的抗爭派?何否認,解釋是因為過往有人覺得民協只重民生,甚至覺得民協不是民主派,所以「重新認識」的意思是民協既關注民生,亦關注民主;又指「民協被人鬧咗30年,真係被人鬧過我哋係建制派……有人話我哋騎牆,有人話我哋係鬼,所以唔係民主派就係建制派喇」。法官李運騰問何,「你當時是在嘗試向公眾表現出比自己實際上『黃』,還是在做自己?」何稱,是「做番自己」,所以有清楚解釋民協重視民主及民生的路線。

法官陳慶偉其後打斷指,這是一個法庭,對何的政見沒有興趣。當控方欲再問關於何的政治立場問題時,再被陳官打斷,著控方在結案陳詞才說。陳官指,「在此法庭是要就法律議題作裁定,並非要裁定政治議題、政治上是否正確,當然我明白會有涉及一些政治的元素,但不代表你要深究政治(to deep into politics)」。

官:「只關注被告與控罪相關的意圖」 非裁定政見

法官李運騰亦指,「我們只關心被告當時的意圖,以及該意圖是否與案相關」。陳官接着指,「我不會深究政治,我實際上不會反駁被告所說的任何事,他說『任何不聆聽人民聲音的政府說是極權』,當然不是正確的,對吧?因為明顯地何先生也不會覺得美國是極權,就像槍械管制議題上,民主黨政府支持槍械管制,共和黨則持反對意見,你會否視美國是極權?當然總會有不同的意見;英國脫歐公投,比率是49.1對51.9,差距非常非常小,你會否視英國是極權?當然不會吧,但我不會評論(review)他所說的所有事情,不要太多深究政治……」。李官又指,「我們只關注被告與控罪相關的意圖,他的政見是怎樣並非要裁定的事,我們也不會考慮」。

控方其後又指何啟明曾說「港共政權」的字眼,問何是否視香港政府為敵人。何承認可以這樣理解。法官李運騰質疑,何一方面說不與共產黨打交道,另一方面又稱會與其視為共產黨代至人的特區政府談判,如何做到?何解釋指,特區政府與共產黨是兩個不同的東西,在港人治港政策下,立法會的對口單位仍然是香港政府,而「港共政權」是對港府的批評,「因為我理解共產黨有好多對人嘅打壓,我係話緊特區政府就係做緊呢啲嘢喇」,並非將兩者等同,只是兩者做法相似。

控方另指,何啟明在初選後、2020年7月22日在Facebook的帖文,提及「然而過去一年,香港人『和勇一體』,團結守望」,問何的立場是否「和勇不分」。何回應指,他的意思是大選配票時要「和勇一體」,「呢個『勇』係指嗰啲人喺投票上要一致」。法官陳仲衡又指,同一篇帖文中寫「在香港重光後回望,也不過是敵人滅亡前的瘋狂」。何指是該帖文是選舉宣言,有選舉語言的成分,同意是有誇張成分,「敵人」是指親政府的建制派及政府。

控方其後完成盤問。何的代表大律師阮偉明覆問時問及,何曾否從戴耀廷收到過有關協調會議開會的WhatsApp信息,何表示沒有收到。阮其後表示完成覆問,並沒有其他辯方證人;何啟明完成歷時3日半的作供,何稱「唔該哂咁多位」後便返回被告欄。【初選47人案報道結集

法院:高等法院(西九龍裁判法院暫代)
法官:國安法指定法官陳慶偉、李運騰、陳仲衡
控罪:串謀顛覆國家政權罪
被告:鄭達鴻、楊雪盈、彭卓棋、何啟明、劉偉聰、黃碧雲、施德來、何桂藍、陳志全、鄒家成、林卓廷、梁國雄、柯耀林、李予信、余慧明、吳政亨
列席被告:岑敖暉、袁嘉蔚、吳敏兒、黃之鋒、馮達浚、朱凱廸、梁晃維、譚凱邦

法律代表
控方:副刑事檢控專員周天行及萬德豪、署理助理刑事檢控專員羅天瑋
案件編號:HCCC69/2022

如欲接收每日報道整合,請在訊息欄內填寫電郵地址

訂閱及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