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選47人案第118天|辯方力陳顛覆國家政權罪的「其他非法手段」 應指物理上脅迫 和平手段與此控罪無關

分享文章

47名民主派人士涉組織及參與2020年立法會「35+初選」,因而被控串謀顛覆國家政權罪,16人否認控罪受審,今(4日)在西九龍裁判法院(暫代高等法院)踏入第118日審訊,辯方續作結案陳詞。大律師關文渭陳詞指,國安法第22條的顛覆國家政權罪中,列明的「其他非法手段」是特意使用的字眼,應採用「同類原則」去理解,與條文前方所述的「以武力、威脅使用武力」具有相同的性質,即應是一些物理上的脅迫,和平手段應與此控罪無關。

法官以電腦病毒攻擊政府電腦系統、散播新冠病毒等,問這些是否也不計在「其他非法手段」之內?關指,這些例子或受國安法第24條恐怖活動罪禁止,但並非屬第22條所禁止的行為。法官李運騰質疑,第22條旨在保護政治體制,如果關的說法成立,則國安法第22條和第24條之間有法律漏洞(lacuna)。關則回應稱,即使當中可能有法律漏洞,但修補漏洞並非法庭的職責,而若法庭嘗試修補漏洞,則會有濫用司法權的風險。

法官陳慶偉則質疑,「同類原則」是普通法所應用的原則,而國安法是在「北方(the North)」草擬,有甚麼令關覺得這個普通法原則能應用在國安法?關稱,終審法院在「呂世瑜案」中指出,國安法應與本地法律並行(in tandem)。法官李運騰則問到內地相關法例是否有相類似的定義,關回應指,內地刑法中提及顛覆國家的控罪,沒有列出任何達至的手段或行為,也沒有提及是否要涉及武力或威脅使用武力。【初選47人案報道結集】

12被告共同呈交法律爭議書面陳詞 關文渭口頭補充

代表李予信的大律師關文渭就12名被告(除了鄭達鴻、梁國雄、陳志全及柯耀林)共同呈交的法律爭議書面陳詞,在庭上作口頭補充陳詞。關指,國安法第22條的顛覆國家政權罪中,列明行為需以「以武力、威脅使用武力或者其他非法手段」,當中「其他非法手段」是特意使用的字眼,應採用「同類原則」(ejusdem generis rule)去理解,與前方「以武力、威脅使用武力」具有相同的性質,即應是一些物理上的脅迫(physical coercion and compulsion),和平手段應與此控罪無關。

國安法第22條 – 顛覆國家政權罪
任何人組織、策劃、實施或者參與實施以下以武力、威脅使用武力或者其他非法手段旨在顛覆國家政權行為之一的,即屬犯罪:

1)推翻、破壞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所確立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根本制度;

2)推翻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政權機關或者香港特別行政區政權機關;

3)嚴重干擾、阻撓、破壞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政權機關或者香港特別行政區政權機關依法履行職能;

4)攻擊、破壞香港特別行政區政權機關履職場所及其設施,致使其無法正常履行職能。

犯前款罪,對首要分子或者罪行重大的,處無期徒刑或者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對積極參加的,處三年以上士年以下有期徒刑;對其他參加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官問電腦病毒攻擊癱瘓政府 是否不屬國安法22條規管

法官李運騰及陳慶偉聞言舉例問到,如果有人用電腦病毒攻擊政府電腦系統﹐令行政機關完全不能運作, 是否即不會干犯第22條?關文渭表示,這情況可能不屬第22條的「其他非法手段」,但或會干犯國安法第24條的恐怖活動罪。法官陳慶偉則指,第24條不涉及意圖顛覆國家﹐再舉例指如果散播新冠病毒、使用生化手段等,是否也不計在「其他非法手段」之內?關稱,這些例子會受國安法其他條文禁止,但並非屬第22條所禁止的行為。

法官李運騰質疑,第22條旨在保護政治體制,如果關的說法成立,則國安法第22條和第24條之間有法律漏洞(lacuna)。關文渭回應稱,即使當中可能有法律漏洞,但修補漏洞並非法庭的職責,而若法庭嘗試修補漏洞,則會有濫用司法權的風險。

國安法第24條——恐怖活動罪
為脅迫中央人民政府、香港特區政府或者國際組織或者威嚇公眾以圖實現政治主張,組織、策劃、實施、參與實施或者威脅實施以下追成或者意圖造成嚴重社會危害的恐怖活動之一的,即屬犯罪:

1)針對人的嚴重暴力;

2)爆炸、縱火或者投放毒害性、放射性、傳染病病原體等物質;

3)破壞交通工具、交通設施、電力設備、燃氣設備或者其他易燃易爆設備;

4)嚴重干擾、破壞水、電、燃氣、交通、通訊、網絡等公共服務和管理的電子控制系統;

5)以其他危險方法嚴重危害公眾健康或者安全。

犯前款罪,致人重傷、死亡或者使公私財產遭受重大損失的,處無期徒刑或者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其他情形,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官指「同類原則」是普通法原則 國安法在「北方」草擬

法官陳仲衡則指,顛覆國家政權是可透過合法手段達至。關則稱,以合法手段顛覆國家政權是非常罕有,第22條所列出的4種行為中第3種——嚴重干擾、阻撓、破壞中央或香港特區政權機關依法履行職能,則包含了一些可能本來不被視為推翻國家政權的行為,擴闊了「顛覆」的意思,因此「其他非法手段」是用以將條文範圍限制於「武力、威脅使用武力或者其他非法手段」。

法官陳慶偉則指,「同類原則」是普通法所應用的原則,而國安法是在「北方(the North)」草擬,有甚麼令關覺得這個普通法原則能應用在國安法?關文渭回應指,終審法院在「呂世瑜案」中指出,國安法應與本地法律並行(in tandem)。法官李運騰則指,終審法院讀指國安法應與本地法律銜接,問到內地維護國家安全的相關法例,是否有相類似的定義?關文渭指,內地刑法中提及顛覆國家的控罪,沒有列出任何達至的手段或行為,也沒有提及是否要涉及武力或威脅使用武力,由於內地刑法中沒有提及,因此就令第22條中的「武力、威脅使用武力或者其他非法手段」字眼,顯然是要與武力相關。

另一法律爭議涉發究竟無差別否決財政預算案,是否構成控罪中的「其他非法手段」,關文渭陳詞指,如果「其他非法手段」會包括一些涉民事訴訟的行為﹐則會令控罪的範圍太過廣闊。關續指,沒有被告表示會不審視財政預算案內容就否決,重點在於如果被告否決財政預算案與否,是基訴考慮一些財政預算案以外的因素,例如政府如何回應「五大訴求」,是非法還是合法。

辯方指李予信在國安法實施前 已退出所指控的謀劃

關文渭另就李予信的案情陳詞指,李予信在國安法實施前夕,已將原本印有否決財政預算案的字眼的單張收回,在得悉國安法的條文後重新印製予新單張,當中再沒有提及任何否決預算案的事情;李予信在初選論壇上,亦沒有任何關於否決預算案的發言。關又引案例指,法庭不應以公民黨的涉案言行,用以指證公民黨成員,李予信在初選落敗後報名參選正式選舉,沒有跟從戴耀廷及區諾軒提倡的協議。關稱,希望法庭考慮證據上,至少有合理懷疑李予信在國安法實施前,已經退出所指控的謀劃。【初選47人案報道結集】

法院:高等法院(西九龍裁判法院暫代)
法官:國安法指定法官陳慶偉、李運騰、陳仲衡
控罪:串謀顛覆國家政權罪
被告:鄭達鴻、楊雪盈、彭卓棋、何啟明、劉偉聰、黃碧雲、施德來、何桂藍、陳志全、鄒家成、林卓廷、梁國雄、柯耀林、李予信、余慧明、吳政亨
列席被告:岑敖暉、黃之鋒、馮達浚、朱凱廸、梁晃維、譚凱邦、胡志偉、袁嘉蔚、吳敏兒

法律代表
控方:副刑事檢控專員萬德豪、署理助理刑事檢控專員羅天瑋
案件編號:HCCC69/202

如欲接收每日報道整合,請在訊息欄內填寫電郵地址

訂閱及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