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Close this search box.

初選47人案第100天|鄒家成指〈墨落無悔〉非以取得35+作前提 是將參選人政治理念帶到選民面前競爭 展現抗爭意志

分享文章

47名民主派人士涉組織及參與2020年立法會「35+初選」,因而被控串謀顛覆國家政權罪,16人否認控罪受審,今(7日)在西九龍裁判法院(暫代高等法院)踏入第100日審訊,被告之一的鄒家成今第2日作供。鄒家成指,〈墨落無悔〉並沒有以「35+」作為前提,他與另外兩名聲明發起人張可森及梁晃維,都不相信能取得35+議席,正因為他們覺得未來議會民主派是35-議席,因此認為選出最多具備抗爭意志代議士,才是最合情、合理,亦實際可行。他指,「〈墨落無悔〉就係一份聲明,將參選人嘅政治理念帶去選民面前競爭」,向選民展現抗爭意志。

鄒家成另被問對「攬炒」的看法,鄒指「攬炒」是一種「側重自我犧牲嘅態度」,亦從來不是禁忌,反之是常見,「我覺得有權勢者打壓無權勢者,有反抗就會形成『攬炒』,我認為『攬炒』嘅目的,係要拉近雙方嘅政治勢力,為和談帶來可能」;並舉例指,勞工要求提高工作薪金或減低工時,否則罷工,而罷工本身就是「攬炒」。【初選47人案報道結集

代表鄒家成的大律師陳世傑續主問鄒家成。鄒家成指,〈墨落無悔〉並沒有以「35+」作為前提,而第2點聲明雖然與初選棄選機制有關,但參選人遵守棄選機制,也不代表可以取得議會過半議席,他同意初選是「35+計劃」的一部分,35+是議席目標,但不會影響初選意義,取得議會過半議席並非他的目標。鄒又重申,他與張可森及梁晃維都不相信能取得35+議席,正因為他們覺得未來議會民主派是35-議席,因此認為選出最多具備抗爭意志代議士,才是最合情、合理,亦實際可行。他指,「〈墨落無悔〉就係一份聲明,將參選人嘅政治理念帶去選民面前競爭」,向選民展現抗爭意志。

法官李運騰笑稱,從證供上聽到很多被告都不相信「35+」,很多參加「35+計劃」的人都不相信能取得35+議席,問鄒家成曾否在協調會議上聽過有人向初選組織者表示「35+」是不可能、指組織者們天真。

鄒家成稱沒有,並提出表面上是主張「35+」、對35+採取積極態度的人,可以分為3類:第1類是明知35+不可能,但仍不斷說關於35+的人,「講到好似有35+後民主會立即降臨咁」,是「販賣假希望嘅政棍」;第2類則可能覺得35+是有可能,帶着一絲希望、看看能否取得35+議席,是「帶點天真嘅理想主義者」;第3類,是有政治勇氣和承擔的人,即使覺得35+不可能,但仍盡力去完成這個任務,目的是告知全世界,「無論我哋幾努力都好,當權者都唔會畀我哋攞到35+」,即撕破35+假象的表現。

陳世傑其後問到有關鄒家成、張可森及梁晃維一同接受媒體「Spark」訪問,其中張可森提到「香港宜家討論緊嘅唔係政治,唔係咩嘢妥協嘅藝術,唔係開天殺價落地還錢,唔係我哋一開始話要攬炒,然之後佢回一回價我哋又唔攬炒。我哋香港宜家討論緊嘅係抗爭,即係如果政治係妥協嘅藝術,抗爭就係不用妥協的藝術。當你簽咗呢張嘢應承咗嘅時候,你絕對唔可以反悔⋯⋯宜家我哋要做嘅就係墨落無悔囉」。

勞工爭取權益罷工亦屬「攬炒」 常見且不是禁忌

陳世傑問鄒家成對「攬炒」的看法,鄒回答指,「攬炒」是一種「側重自我犧牲嘅態度」,在2020年初選要延續「攬炒」精神,是嘗試議會內寸土必爭,以及不惜自我犧牲都要盡力阻止惡法,而2020年立法會都有機會被政權針對、DQ、追討薪金等,而行政機關要付出的代價,則是受到制衡 ,以及推動不到想推的惡法。

鄒續指,「我覺得『攬炒』從來都唔係禁忌」,反之是常見。他舉例指,勞工要求提高工作薪金或減低工時,否則罷工,而罷工本身就是「攬炒」,「我覺得有權勢者打壓無權勢者,有反抗就會形成『攬炒』,我認為『攬炒』嘅目的,係要拉近雙方嘅政治勢力,為和談帶來可能」。不過,鄒家成表示,他直至收到本案的審訊文件之前,都沒有看過戴耀廷有關「攬炒十步」的文章。

聆訊明續。【初選47人案報道結集】

法院:高等法院(西九龍裁判法院暫代)
法官:國安法指定法官陳慶偉、李運騰、陳仲衡
控罪:串謀顛覆國家政權罪
被告:鄭達鴻、楊雪盈、彭卓棋、何啟明、劉偉聰、黃碧雲、施德來、何桂藍、陳志全、鄒家成、林卓廷、梁國雄、柯耀林、李予信、余慧明、吳政亨
列席被告:岑敖暉、黃之鋒、馮達浚、朱凱廸、梁晃維、譚凱邦、胡志偉、袁嘉蔚、吳敏兒

法律代表
控方:副刑事檢控專員萬德豪
案件編號:HCCC69/2022

如欲接收每日報道整合,請在訊息欄內填寫電郵地址

訂閱及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