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旬中醫借驅鬼侵犯兩少女 7罪成立 官批被告利用事主母親迷信無知 假借宗教之名犯案

分享文章

六旬註冊中醫師涉以「驅鬼」及進行「解降頭儀式」為名,非禮兩名少女,包括指肛門是「陽極通道」,以手指插進少女肛門內辟鬼,及後又聲稱要將其中一人身上的「鬼」轉至其母親身上,要求事主指插母親肛門。被告中醫否認非禮及虛假藉口促致他人非法性行為等7罪,經審訊後,案件今(9日)在區域法院裁決。法官郭啟安在判詞中指,道教專家已說明道教根本沒有驅鬼解降的儀式,批評被告利用事主母親的迷信及無知,假借宗教之名,侵犯兩名少女甚至事主母親,裁定他7罪罪成,須還柙至3月7日求情及判刑。

被告周國強(65歲),被控6項「猥褻侵犯另一人」罪及1項「以虛假藉口促致他人作非法的性行為」罪,兩名事主分別為X(案發16歲)及Y(案發17歲)。

案情指,X的母親曾是被告的病人,因深信女兒遭前男友落降頭,以及同學Y「俾鬼跟」,遂請被告到住所替二人驅鬼及進行解除降頭儀式。被告聲稱要進行道教儀式,肛門是「陽極」通道,需由此辟走被下降頭的「鬼」,故着X及Y脫去所有衣服,分別以手指插入二人的肛門,其間又撫摸她們的私處及胸部等。被告另聲稱要將X體內的「鬼」轉至X母身上,於是捉起X的手指插進X母的肛門,被告其後再自行以手指插入X母肛門。

母供詞大程度「翻版」被告 官懷疑「合謀作供」

法官郭啟安在判詞中指,以事主X過往與被告的接觸,若只是普通診症的需要,X的信任程度頂多是讓被告為她針灸或正常檢查,若如被告所指,X要赤身露體讓被告探肛並不正常,X更不會主動要求被告替她順道檢查胸部和私處。對於辯方質疑X是「心甘情願」讓被告檢查,郭官批評「實在有違人性,充滿堆砌」,批評這只是被告在被指控之下利用自己為中醫身分,假借診治之名,為侵犯X而提出冠冕堂皇的藉口。

郭官亦不同意辯方質疑X及Y大造文章、無中生有一說,並指本案情節「極為猥褻,不堪入耳」,X仍可鉅細無遺地在錄影會面中交代,更在庭上接受盤問時確認,若非真有其事,實在難以隨便揑造指控。至於事主Y更無理由純粹因為是X的好友,便對陌生人作出如此嚴重的指控,裁定二人實話實說,是誠實可靠的證人。

反之,郭官接納控方所指,X母的證供很大程度是被告供詞的「翻版」,尤其是某些情節上出奇地相似,就連形容她與被告關係的用字,都不是「醫生和病人」,而是與被告相同的「醫患」,直指「令本席不禁懷疑二人是為了使被告人能脫罪而合謀作供」。

以虛假藉口獲同意 事主非自願被摸

郭官指,道教專家已清楚說明道教根本沒有驅鬼解降的儀式,亦無任何儀式要求女善信脫光衣服,裁定被告在本案中利用了X母親的迷信、無知及信任,假借宗教之名,侵犯兩名少女甚至X母親。雖然表面上被告每次都在X和Y同意、X母親在場下觸摸二人的私密部位,但由於被告以虛假藉口而獲得同意,並非出於自願和合法,因此所謂「同意」亦屬無效。

再者,被告必然知悉兩名事主不會同意他觸摸私密部位,才會利用X母的迷信,以「進行解降」或「驅鬼」等似是而非的理由去哄騙X母,讓他可以名正言順地侵犯X和Y。

至於「以虛假藉口促致他人作非法的性行為」罪,郭官指被告同樣透過虛假藉口而得到X及其母的同意,更以似是而非的藉口,促致X母親亦脫光衣服,假借X之手侵犯母親私處,進一步滿足其窺淫私慾,故裁定被告全部控罪罪成。

法院:區域法院
法官:法官郭啟安
被告:周國強
控罪: 猥褻侵犯另一人罪、以虛假藉口促致他人作非法的性行為罪

法律代表
控方:外聘檢控官、大律師是香媛
辯方:大律師趙不淘
案件編號:DCCC761/2022

如欲接收每日報道整合,請在訊息欄內填寫電郵地址

訂閱及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