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男稱警署內被毆提申索 涉還柙期間串謀探訪者冒簽文件 一被告自辯時遭控方質疑沒提在寓所被警打斷腳 答稱當時不想憶起創傷

分享文章

兩名男子聲稱在警署內被警員毆打,入稟高等法院向警務處提出民事索償,並在去年3月還柙期間被探訪時,涉着探訪人士為他們冒簽申索文件,被控兩項「串謀製造虛假文書」罪,案件今(3日)在西九龍裁判法院續審。控方盤問時指出,其中一名被告稱在屯門住所被警員打斷腳、在廁所被打心口,申索書上卻隻字不提,只提在警署被打,質疑若申索書是由被告所寫或簽名確認,必然會提及有關內容。

被告庭上解釋,當時因心理狀態,不想記起創傷回憶,強調「因為你唔係被人打嗰個,所以你唔會諗返起、唔會覺得被人打係一件幾痛苦嘅事」。被告其後離開證人台時用力抓頭,回到犯人欄後禁不住痛哭,一度用衣袖抹眼淚。

裁判官彭亮廷上午裁定案件表證成立,被告張家俊選擇出庭作供。張供稱,他於2020年3月7日凌晨時段因另案被拘捕,在屯門住所遭數名警員毆打,左腳膝頭被打至骨折、胸部有創傷,故打算向香港警務處提出民事索償,但由於他還柙在荔枝角收押所,無法親身處理。

張指,他在還柙後結識林明儀,授權對方為他處理遞交文件、交錢等工序,林於2023年2月23日將申索文件經懲教處轉交。張稱,由於他不太熟悉程序,他找了有索償經驗的囚友協助填寫部分內容,確認申索文件資料屬實後,自行簽上名字,最後於2023年3月3日將文件交給林明儀處理。

盤問時稱精神不穩需服藥 官批准休庭10分鐘

控方外聘大律師梅松盤問時,張家俊解釋自己「中文唔合格」,所以找寫字較好的囚友協助填寫文件,梅松聞言質疑「副學士都唔識寫中文?」張就表示自己英文較好。盤問期間,張不時大聲嘆氣,一度表示自己精神狀況不穩,感到不耐煩,需要服用藥物,裁判官休庭10分鐘讓他休息。

梅松指出,申索陳述書僅提及張在青山警署被警員毆打,「隻字都冇提喺屯門屋企被人打」。張表示自己「唔想諗」,又指相比起幾百萬賠償,他更在乎「還唔還到公道」。梅松指出若要取回公道,正正需要告訴法庭事發經過,質疑若陳述書是由張撰寫,他必然會提及自己如何被打斷腳、在廁所被打胸口,張答「我嘅心理狀況必然唔想諗起,如果唔係你問到⋯⋯有啲嘢係唔想記得」。

離開證人台後用力抓頭 痛哭以衣袖抹淚

梅松續指,張受探訪時曾表明要控告警方、強調自己有中度抑鬱,「似乎你完全冇難度講返?」張回應「因為你唔係被人打嗰個,所以你唔會諗返起、唔會覺得被人打係一件幾痛苦嘅事」,又指他只會向囚友透露部分事發經過。梅松指出,張稱受傷最嚴重是在家中被打一事,而人身傷亡訴訟正是基於傷勢;張解釋,據他認知,申索陳述需要再提及傷勢「點樣裂、有幾腫」,若要「寫咁大份嘢」,可先申請後補上。

控方:你(申索書)連地點都冇提喎。

:未有心理準備去諗返啲創傷回憶

控方:青山警署(被打)就唔屬於創傷回憶?

:冇嘢嘅,打幾巴啫。

張家俊最後答問題時開始低頭,裁判官表示留意到被告精神狀態不佳,押後案件至下周一續審,屆時再繼續盤問。張離開證人台時用力抓頭,回到犯人欄後禁不住痛哭,一度用衣袖抹眼淚。

同案另外兩名被告林明儀(64歲,退休人士)及顏學健(34歲,外賣員),早前已認罪,分別被判囚5個月及2個月。

法院:西九龍裁判法院
法官:裁判官彭亮廷
被告:張家俊、何卓為
控罪:串謀製造虛假文書
案件編號:WKCC2577/2023

如欲接收每日報道整合,請在訊息欄內填寫電郵地址

訂閱及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