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職女警否認偷Prada帽 店舖經理稱帽從被告身「跌咗出嚟」 身旁咖啡保溫杯內藏防盜器 事發後曾多次求「畀次機會」

分享文章

停職女警否認偷Prada帽

一名停職中的女警,涉於去年5月在尖沙咀一商場店舖內,被指偷去一頂價值5,670港元的Prada帽,被告否認一項盜竊罪,今(14日)在九龍城裁判法院開審。涉案店舖經理供稱,當日被告曾替一頂帽及一條手鏈結帳,總值逾千元,但離開店舖時觸發門口的防盜板,被告應經理要求獨自走過防盜板,隨即再響起警號,此時被告表現慌張及不停「摷」袋,其間涉案帽子從被告身上「跌咗出嚟」,被告欲逃走不果,又多次求情稱:「畀次機會」。而到場拘捕被告的男警庭上就憶述,被告當時胡言亂語、情緒激動,主動提起須定期到精神科覆診。負責搜身的女警則於被告個人物品中,找到一張精神科覆診紙,另被告身旁的保溫杯內就有一個屬涉案公司的防盜裝置。

被告劉潔兒(49歲)今由資深大律師李定國(John Reading)代表,她否認於2022年5月21日,在尖沙嘴彌敦道國際廣場(iSQUARE)UG層6號舖TWIST偷竊一頂黑色帽,價值5,670港元。

被告曾替一頂帽及手鏈結帳付款逾千元

據TWIST店舖經理郭艷娟(音譯)供稱,當日從對講機得悉,店舖有一頂帽子遺失,同事翻查閉路電視片段後,發現被告將帽子及手袋帶入試身室,但步出後其手上只有手袋。辯方質疑此屬傳聞證供,控方回應指不會倚賴舉證,只希望以此資料交代當時的事發背景。

郭續指,被告最終購買了一頂牌子為「A.P.C」的帽、一條「Gem Kingdom」手鏈,另加購一個膠袋,付款1,111元。當被告離開之際,門口的防盜板隨即響起。郭表示,由於被告隨身物品數量多,故當時有問及對方曾否於其他店舖購物,但忘記把貨品的防盜裝置拆除,而被告回應稱沒有。

被告離開時防盜板響起 被揭疑盜竊即欲逃走但不果

郭於是把被告的手袋帶過防盜裝置,並沒有響起警號,惟當被告「一個人經過防盜板」時,防盜裝置再被觸發。郭形容,被告當時表現慌張,並「行返去自己袋喺到摷」,其間涉案帽子就從被告身上「跌咗出嚟」,郭發現該帽子為價值5,670港元的Prada黑色帽,而帽上的防盜裝置已經遺失。郭之後問被告有否為該帽子結帳,被告在沒作回應下嘗試離開現場,而郭的同事隨即上前協助截停並報警處理,其間被告多次求情稱:「畀次機會」。

控方今在庭上播放店舖不同角度的閉路電視片段,其中拍到被告離開時的一幕,郭憶起被告「攞咗啲嘢出嚟,有嘢同我哋講」,惟她着被告「唔使同我哋講,同警察講得㗎喇」。至於被告有否就該Prada帽子結帳,郭表示自己沒有親自查閱交易紀錄,由另一名經理級同事檢查,控方索取指示後,表示會傳召該名經理出庭作供。

辯方之後盤問該名店舖經理,質疑她不曾在口供中提及被告要求「畀次機會」,郭表示同意。辯方續問,有否觀察到被告有異常舉動?郭回答指:「成日喺到摷嘢囉⋯⋯不斷講話畀次機會我。」辯方遂指,留意到郭的證人口供,寫有對於被告的行為感可疑,問郭是否覺得其行為奇怪?郭表示同意。

被告現場胡言亂語 女警搜身發現精神科覆診紙

另外,控方應辯方要求,傳召隸屬尖沙咀警署軍裝巡邏小隊的警員巫貴風(音譯)出庭,辯方着巫讀出其證人口供,提及案發當日傍晚約6時半,向被告宣布拘捕,然而被告胡言亂語,巫懷疑她有精神病。此外,供詞又提及被告主動提起自己須定期到精神科覆診,基於被告可能是「精神上無行為能力人士」,所以他未有即場向她施行警誡。而因為被告情緒激動,巫擔心她會傷害自己或逃走,故安排女警為被告鎖上手銬。

辯方問巫,是何時得知被告為一名警員?巫回應時直言:「從來都唔知佢係一名警務人員。」並補充指,在被告的啡黑色背包內搜出一把藍色剪刀。

而負責為被告搜身、隸屬尖沙咀警署特遣隊的女警鄧素貞(音譯)則供稱,當日在被告褲內近大腿位置搜出一把藍色鎅刀,並發現被告身旁地上的星巴克保溫杯內,有一個白色防盜器,另外被告的隨身物品,就包括一張精神科門診覆診紙。

辯方證人包括心理專家及精神科醫生

辯方盤問時問鄧,該保溫杯是從被告身上搜得、抑或放於地上?鄧回答是在地上,但被告曾承認現場有其個人物品,惟遭辯方質疑她沒有將與被告的對話寫在口供內,鄧同意,回應稱:「我剩係寫咗(物品)屬於呢個被告」。

本案審訊尚未完成,將安排在下月5日續審,屆時控方將另外傳召負責查閱涉案帽子交易紀錄的店舖經理作供;辯方則透露將有三名辯方證人,包括心理專家、精神科醫生及被告的父親。被告續准原有條件保釋外出。

法院:九龍城裁判法院
法官:裁判官林子康
被告:劉潔兒
控罪:盜竊罪(《盜竊罪條例》第9條)
案件編號:KCCC2064/2022

訂閱及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