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Close this search box.

休班警涉街頭摸女中學生膊頭手臂|裁定襲擊罪不成立 官指不肯定被告有犯罪意圖 可能主觀以為事主會同意觸碰

分享文章

一名男高級督察去年4月晚上下班後,途經港鐵啟德站附近時,涉用手摸一名女中學生的肩膊至手臂,男警否認一項普通襲擊罪受審。他今(29日)在觀塘裁判法院被裁定罪名不成立。

裁判官劉淑嫻裁決時指,涉案片段見到被告步履不穩、狀似酒醉,但神智清醒,不需人攙扶。不過,劉官雖接納事主與友人的證供,惟認為不能夠肯定被告當時有犯罪意圖,不能排除被告一早已看到事主與友人在通道上圍圈站,被告觸碰事主是試圖令事主知道他的存在,示意事主讓路,主觀地以為事主會同意,所以才會回頭對事主笑。

劉官又稱,不認為被告會在明知有另一警務人員在場的情況下,干犯襲擊罪;被告急步離開亦不一定是因畏罪而逃,可能是以為事主會同意被觸碰下,卻遇事主激烈反應,而被告作為警務人員身分敏感,見事主激烈反應而不知如何處理,因而奔跑離開,畏罪並非被告奔跑的唯一可能性。

官指事主及友人誠實可靠 證供實話實說

被告劉震宇(37歲)報稱公務員,他被控於2023年4月6日在香港九龍啟德近港鐵啟德站A出口啟德車站廣場有蓋行人通道襲擊一名女子。根據事主早前供稱,案發時她與友人在啟德站外的行人走廊,突然感到有一隻手從後摸她的右肩膊至上臂,她感驚嚇及被侵犯,隨即大喊被人摸,被告則一度回頭對笑,她遂一邊打電話報警,一邊與友人緊跟着被告至啟德站。

裁判官劉淑嫻裁決指,認為事主與3名友人均是誠實可靠的證人,證供清晰明確及合符邏輯;除了事主與其中一人供稱被告曾回頭對她們「猥瑣」或不懷好意地笑,劉官認為屬意見不接納外,她們的其他證供均全部接納,認為各人的證供都是實話實說。

被告屬下警員證供 官指不盡不實不予接納

至於控方第5證人、被告的下屬偵緝警員11059馬駿業,劉官認為他的證供不盡不實,非誠實可靠證人。劉官指,馬駿業與被告是上司和下屬關係,案發時已共事約4個月,案發當日受辯方證人、警署警長呂海日吩咐,送被告離開東九龍警察總部去乘車,在步行往港鐵啟德站的有蓋行人通道上,聲稱因戴着耳機、着眼在被告身上、疲累等原因,作為警務人員對見到現場有人奔跑及大聲叫毫不關心、不聞不問,更加快腳步離開現場。

劉官又指,被告在行人通道上無緣無故奔跑,馬駿業稱不知道被告跑的原因,亦沒有追問被告為何要跑,又見到有女子跑向啟德站及問他路,也沒有問原因,認為馬的說法難以置信,不接納馬的證供。

官稱被告證供前後矛盾 另一警長證供偏頗

劉官引述被告在與警方的錄影會面中,承認案發當晚他的身體曾跟一個人有接觸,大約有印象不小心撞到一個人,但非故意,亦不知撞到何人,而當時他正趕去胞姊位於石峽尾的家照顧貓。劉官指出,被告無緣無故在行人通道上奔跑,肯定是知道有人在追截他;而既然被告稱當時下班身心疲累,又為何突然要拔足奔跑?劉官認為被告的說法前後矛盾,不相信被告的說法。

劉官續指,辯方證人、警署警長呂海日為被告的直接下屬,2人當晚離開東九龍警察總部時,在電梯內曾擁抱及握手。劉官認為,呂的證供偏頗,因此不給予比重。

劉官又提及,涉案閉路電視片段顯示,被告離開時步履不穩、狀似酒醉;亦看不到被告曾用手觸摸或抓自己身體,認為被告生癬與步履不穩無關。

不肯定被告有犯罪意圖 觸碰事主可能示意讓路

劉官指,辯方在盤問時,企圖帶出觸摸事主的人是馬駿業而非被告,又提出案發行人通道上的人有所反應向後望,不一定是因為聽到有人叫囂。劉官認為,重點在於被告當時無故拔足奔跑,而現場沒有其他事令他這樣做,尤其是被告當時知悉馬駿業在跟着他,因此唯一合理推斷,是被告知道自己當時正被追截及叫停。

不過,劉官裁定,不能夠肯定被告當時有犯罪意圖。劉官指,案發有蓋行人通道闊約3米,可讓4至5人並排而行,而當時正下着雨,行人會靠近通道的中間行走;事主與3名友人在通道上圍圈站,所佔用的路面空間會令可行走的空間變得狹窄,事主亦曾承認,當晚曾需側身讓人通過。

劉官指,片段見到被告步履不穩、狀似酒醉,但神智清醒,不需人攙扶。劉官續指,不能排除被告一早已看到事主與友人在通道上圍圈站,被告觸碰事主是試圖令事主知道他的存在,示意事主讓路,主觀地以為事主會同意,所以才會回頭對事主笑。

劉官又稱,不認為被告會在明知有另一警務人員在場的情況下,干犯襲擊罪;被告急步離開亦不一定是因畏罪而逃,可能是以為事主會同意被觸碰下,卻遇事主激烈反應,而被告作為警務人員身分敏感,見事主激烈反應而不知如何處理,因而奔跑離開,畏罪並非被告奔跑的唯一可能性。

因此劉官認為控方未能在毫無合理疑點下舉證,裁定被告罪名不成立。

法院:觀塘裁判法院
法官:裁判官劉淑嫻
被告:劉震宇
控罪:普通襲擊罪
案件編號:KTCC1522/2023

如欲接收每日報道整合,請在訊息欄內填寫電郵地址

訂閱及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