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Close this search box.

休班男警涉街頭摸女中學生膊頭手臂|辯方指涉案觸碰只一秒 質疑是否「有敵意觸碰」 即使是被告所為也屬意外 不構成襲擊意圖

分享文章

一名男高級督察去年4月晚上下班後,途經港鐵啟德站附近時,涉用手摸一名女中學生的肩膊及手臂,男警否認一項普通襲擊罪受審。案件今(26日)在觀塘裁判法院續審,辯方結案陳詞指,涉案的觸碰只有一秒,假設是被告觸碰事主,質疑是否一個有敵意的觸碰(hostile manner)。辯方續指出,被告不可能不知道現場有閉路電視鏡頭,而且當時被告有下屬在旁,被告亦不知道當晚會遇到事主。另一方面,辯方又指,被告當時即將要面對晉升試,「有冇人喺呢個時候將自己仕途作賭注?」

就犯案意圖,裁判官則指,案例指出襲擊不一定要有敵意(hostile intent),只要證明被告魯莽,以及事主感受到非法武力。辯方則指,即使是被告作出涉案指稱的觸碰,也只是意外,不構成襲擊意圖。裁判官將案件押後至2月29日裁決。

辯方結案陳詞 指事主當時不肯定是誰摸她

被告劉震宇(37歲)報稱公務員,他被控於2023年4月6日在香港九龍啟德近港鐵啟德站A出口啟德車站廣場有蓋行人通道襲擊一名女子。

辯方大律師童秀儀結案陳詞指,女事主作供時表示不記得被摸後是轉向右還是左望,被摸後是大喊「有人摸我」而非指明哪一個人摸她,而且事主拍攝的影片中曾有人問是誰人摸,均反映當時並不肯定是誰人摸事主。辯方續指,事主稱案發的行人通道人流不多,但閉路電視片段可見,通道上一直有人,有些時間也頗多人。

辯方又指,被告的下屬、伴隨被告行經案發地點的警員馬駿業,案發時與被告相距不遠,但馬沒有目擊到被告有觸碰事主。就着事主與友人當時曾大聲喊「企喺度啦」及不要走之類的說話,辯方指,現場迎面而行的途人沒有甚麼反應,馬亦指沒有聽到有人大叫;事主和友人一直與被告及馬有10至20米的遠距離,事主和友人亦沒有上前截停被告,被告可能不知道有人跟着他,因此不會有逃跑意圖。

質疑事主距被告2、3米 能否看到他郁動嘴笑

就事主及其友人均指,被告曾回頭對她們笑,辯方則指,閉路電視及事與和友人所拍攝的片段,均沒有見到被告有回頭,而且現場燈光偏暗,並稱「個嘴有幾大啫?」事主目堵被告笑時,2人相距2至3米,質疑是否能見到被告的嘴有多大的郁動。辯方認為,種種的矛盾之下,控方未能在毫無合理疑點下舉證。

辯方指,事主的友人雖目擊有一隻手摸事主,但作供時亦同意,不能排除可能是不小心、失平衡下的觸碰。辯方再指,涉案的觸碰只有一秒,假設是被告觸碰事主,質疑是否一個有敵意的觸碰(hostile manner)。辯方續指出,被告不可能不知道現場有閉路電視鏡頭,而且當時被告有下屬在旁,被告亦不知道當晚會遇到事主。辯方續稱,現場環境有人聲、雨水滴在簷蓬的聲音等,即使被告聽到有人大叫,也不一定會知道是發生甚麼事。

官指襲擊不一定要有敵意 只須證明被告魯莽

另一方面,辯方又指,被告當時即將要面對晉升試,「有冇人喺呢個時候將自己仕途作賭注?」案發只是一秒,沒有任何得着,有何意圖要這樣做呢?辯方再反問,以被告的背景,正如控方所指,是警隊的明日之星,為何要作出案中的襲擊行為?

就犯案意圖,裁判官則指,案例指出襲擊不一定要有敵意(hostile intent),只要證明被告魯莽,以及事主感受到非法武力(unlawful force)。辯方則指,即使是被告作出涉案指稱的觸碰,也只是意外,不構成襲擊意圖。

案件押後至2月29日裁決,被告續准保釋。

根據事主早前供稱,案發時與友人在啟德站外的行人走廊,突然感到有一隻手從後摸她的右肩膊至上臂,她感驚嚇及被侵犯,隨即大喊「佢摸我呀」,被告一度回頭對她「猥瑣笑」,她遂一邊打電話報警,一邊緊跟着被告。

被告的下屬、伴隨被告行經案發地點的警員馬駿業作供指,他伴隨被告往啟德站的路上,2人並無對話,經過案發行人通道時沒有留意有一群女仔圍圈站,也沒有聽到有人叫囂或大叫,稱自己當時在聽歌,加上已工作十多個小時,精神疲累,沒有刻意留意身旁的人說了甚麼,也無印象見過有女子在通道跑,並稱「我見唔到有任何事情發生」。

法院:觀塘裁判法院
法官:裁判官劉淑嫻
被告:劉震宇
控罪:普通襲擊罪
案件編號:KTCC1522/2023

如欲接收每日報道整合,請在訊息欄內填寫電郵地址

訂閱及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