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班男警涉街頭摸女中學生膊頭手臂|現場片段有女聲大喊「企喺度啦」 同行下屬供稱沒聽到有人大叫 「我見唔到有任何事情發生」

分享文章

一名男高級督察去年4月晚上下班後,途經港鐵啟德站附近時,涉用手摸一名女中學生的肩膊及手臂,男警否認一項普通襲擊罪,案件今(25日)在觀塘裁判法院續審。被告案發時的下屬馬駿業作供指,他伴隨被告往啟德站的路上,被告都在他的左後方,2人並無對話。馬又稱,經過案發行人走廊時當時沒有留意有一群女仔圍圈站,也沒有聽到有人叫囂或大叫,但聽到有人「講嘢」。

裁判官問馬,作為警務人員聽到有人大聲叫囂,「你唔尋找吓有咩事發生?可能已經有罪案發生?」馬回答稱當時在聽歌,加上已工作十多個小時,精神疲累,沒有刻意留意身旁的人說了甚麼,也無印象見過有女子在走廊跑。被問到有否見到當時行人走廊有何事情發生,馬回答「我見唔到有任何事情發生」。

被告劉震宇(37歲)報稱公務員,他被控於2023年4月6日在香港九龍啟德近港鐵啟德站A出口啟德車站廣場有蓋行人通道襲擊一名女子。根據事主供稱,案發時與友人在啟德站外的行人走廊,突然感到有一隻手從後摸她的右肩膊至上臂,她感驚嚇及被侵犯,隨即大喊「佢摸我呀」,被告一度回頭對她「猥瑣笑」,她遂一邊打電話報警,一邊緊跟着被告。

下屬稱被告離開辦公室步履不穩 一度要攙扶

被告當時的下屬、偵緝警員11059馬駿業昨供稱,被告案發當晚離開辦公室房門時步履不穩,他曾一度攙扶被告,後來又因其副主管着他陪被告去乘車,而急步上前跟上在警署門外的被告。馬今續作供指,當時陪被告等了約3至4分鐘的士後,與被告一同過馬路、穿過公園並到了公園的有蓋行人通道,其後入啟德站。

馬指,在穿過公園時下起雨,被告開始跑,他亦跟着跑,而整個行走過程2人並無對話,經過案發的有蓋行人通道時,被告一直都在他的左後方1至2個身位。馬續指,行人通道走至轉左往啟德站時,被告跑起來,他遂急步跟着被告,至下樓梯到啟德站閘口前時,站內有一名女生問他知否該處是啟德站甚麼出口,他欲回答不知道時,女生已急步離開。馬又確認,當時片段中,被告身旁、穿白色上衣、揹黑色背包的是他本人。

證人指沒聽到有人叫囂 但聽到「有人講嘢」

裁判官就馬與被告經過行人通道(案發地點)時的情況,詢問詳情:

官:當時有冇見到班女仔圍成個圈?

馬:我並無留意。

官:你有冇聽到有人叫囂?

馬:冇聽到有人叫囂⋯⋯但我聽到有人講嘢

官:你作為警務人員,聽到有人大聲叫囂,你唔尋找吓有咩事發生?可能已經有罪案發生?

馬:我一路聽住歌,同埋工作咗十幾個鐘,精神都好攰,冇刻意留意身邊嘅人講咩⋯⋯有聽到我身後有人講嘢,但冇留意佢講咩,我當時着眼點喺被告身上。

官:除咗大嗌嗰個女子,仲有3個女子奔跑,你有冇見到?

馬:我冇印象。

控方其後播放由事主及其友人拍攝的片段,馬確認被告右邊穿白色上衣的是他本人。片段中有女聲大喊「企喺度啦」,裁判官問馬口中所稱聽到有人「講嘢」是否如片中的女聲般。馬其後稱「我冇聽到有人大嗌」。控方又問馬,有否見到行人走廊有何事情發生?馬回答「我見唔到有任何事情發生」。

表證成立被告不自辯 傳召下屬作辯方證人

控方又指出,行人走廊的閉路電視片段中,見到案發前被告走路一時靠左、一時靠右,問馬當時有否留意到情況。馬表示,當時被告在他身後,他沒有留意。

控方其後完成控方案情,辯方沒有中段陳詞,裁判官裁定表證成立,被告須答辯。被告決定不作供,傳召了被告當時的下屬、警署警長呂海日作辯方證人。

呂海日供稱,被告在2023年4月中有晉升面試,原申請了由4月2日起休假溫習,惟因被告的上司突然未能上班,被告因而需延長署任總督察一星期至4月10日,而案發當日為被告署任的最後一天。

呂續指,案發當日早上,被告需以案件主管身分到法庭,下午被告致電他稱感不適,要去看皮膚科醫生;同日被告返回辦公室,查問下被告表示自己生癬,同日被告曾表示有塗藥膏。呂又形容,被告當日很憔悴,精神狀態差。

呂另指,被告工作勤奮、上進和細心,是工作至上、體貼下屬的好長官,同意被告是警隊的明日之星。

辯方案情完結,控辯雙方將明午作結案陳詞。

法院:觀塘裁判法院
法官:裁判官劉淑嫻
被告:劉震宇
控罪:普通襲擊罪
案件編號:KTCC1522/2023

如欲接收每日報道整合,請在訊息欄內填寫電郵地址

訂閱及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