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Close this search box.

休班男警涉街頭摸女中學生膊頭手臂 被控普通襲擊罪 事主大喊「佢摸我呀」並尾隨報警

分享文章

一名男警去年4月下班後,途經港鐵啟德站附近時,涉用手摸一名女中學生的手臂,男警否認一項普通襲擊罪,案件今(23日)在觀塘裁判法院開審。現年18歲的事主供稱,案發時與3名女同學在啟德站外的行人走廊等待友人,其間突然感到有一隻手從後摸她的右肩膊至上臂,她感驚嚇及被侵犯,隨即大喊「佢摸我呀」。事主續指,她當時轉身看到被告向啟德站方向行走,被告一度回頭對她「猥瑣笑」,感到對方是故意侵犯她,遂一邊打電話報警,一邊緊跟着被告,直至被告拍卡入了啟德站。

辯方盤問,問事主能否排除涉案的觸碰可能是「一個人失平衡,跟住撞到你?」事主表示她感覺不是這樣,另指當時走廊人流不多,被告根本無需貼近她,不同意是失平衡而碰到。案發時站在事主右方、事主的友人則作供指,當時見到突然有隻手摸事主的右手,第一反應以為對方是事主認識的人,惟事主下一秒已大喊「佢摸我呀」,她因而才意識到事主不認識該人。

被告劉震宇(37歲)報稱公務員,他被控於2023年4月6日在香港九龍啟德近港鐵啟德站A出口啟德車站廣場有蓋行人通道襲擊一名女子。

事主尾隨被告 對方回頭對她「猥瑣笑」

現年18歲的事主作供指,案發時為中學生,案發當晚與另外4名女同學、共5人為其中一人慶祝生日後,當中4人晚上在港鐵啟德站外的行人走廊度步聊天。事主稱,她當時穿短袖上衣和短褲、揹着背包,附近沒有甚麼人,在與友人聊天期間,突然感到有一隻手從後摸她的右肩膊至上臂,但沒有碰到皮膚,她當時感驚嚇及被侵犯。

事主形容被摸的時間約1秒,她當時隨即大喊「佢摸我呀」,轉身一看便見到約1米外,一名男子(後知是被告)向啟德站方向行走,她與友人一同跟着被告,其間被告一度回頭對着她笑,事主形容是「猥瑣笑」。事主稱,當時感到對方是故意侵犯她,遂一邊打電話報警,一邊緊跟着被告,直至被告拍卡入了啟德站閘口。事主指,感覺當時非認錯人拍一下手臂或不小心的接觸,而是在摸她。

辯方問觸碰會否是「一個人失平衡」撞到

辯方其後盤問事主,指出在案發的長廊,有一名白色上衣的男子,一直走在被告的右方,該男子與被告一樣是警察,事主表示不知情,當時亦沒有留意該白衣男子。辯方又問事主,能否排除涉案的觸碰可能是「一個人失平衡,跟住撞到你?」事主表示她感覺不是這樣,不同意此說法。

事主盤問下再澄清,當時感覺到被摸後,立即轉身,被告與她相距約1米,因為距離關係「我知道就係佢」。事主又指,當時走廊人流不多,被告根本無需貼近她,不同意是失平衡而碰到,而是經過時邊走邊順勢地摸,再加上被告回頭對她笑,因此不認為是不小心的觸摸。

事主和友人在認人程序中認出被告

根據控辯雙方的承認事實,被告案發當日由位於啟德的東九龍總區警察總部出發,一路走至啟德站,沿路有閉路電視拍攝到被告。事主及事主一友人,於2023年6月的一次認人程序中,認出被告。

案發時站在事主右方、事主的陳姓友人則作供指,當時見到突然有隻手摸事主的右手,然後該人續向前走。陳稱,她當時疑惑為何該時該地會有人拍她的朋友,第一反應以為對方是事主認識的人,惟事主下一秒已大喊「what the fxxk 佢摸我呀」,她因而意識到事主不認識該人士,遂與事主及另外兩名友人一邊緊追着該人,一邊叫對方不要走,惟對方竟一度回頭對她們笑。

審訊明續。

法院:觀塘裁判法院
法官:裁判官劉淑嫻
被告:劉震宇
控罪:普通襲擊罪
案件編號:KTCC1522/2023

如欲接收每日報道整合,請在訊息欄內填寫電郵地址

訂閱及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