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班女總督察涉醉後醫院內行為不檢|辯方質疑男警無在口供記錄被告扯高級警司褲、身上有酒氣 官裁表證成立 7.31結案陳詞

分享文章

53歲女總督察於去年休班期間,疑醉酒後在香港中文大學醫院涉行為不檢,遭票控一項「醉酒時在公眾地方行為不檢」罪,案件今(9日)在沙田裁判法院續審。男警朱少聰供稱,當天被告被指毆打母親,他遂向其母親作調查,期間被告母親緊張地捉住他的手,不斷稱「畀吓面我個女,唔好拉佢」,惟即遭辯方質疑屬傳聞證供。

男警其後憶述,被告扯到場調查案件的高級警司的褲,裁判官覃有方關注男警見狀如何應對,男警回應稱「冇,我喺旁邊戒備」,遭辯方質疑目睹一切卻「甚麼也沒有做」,男警就解釋當時已有同袍上前制止。辯方又質疑男警無在口供提此事,亦無記錄被告身上有酒氣。

所有控方證人已作供完畢,裁判官覃有方裁定案件表證成立,被告不作供,亦不傳召辯方證人,案件押後至本月31日作結案陳詞,期間被告續准保釋外出。

被告葉文儀(53歲),被控於2023年10月22日上午6時25分至7時42分期間,於沙田澤祥街9號香港中文大學醫院7樓,醉酒時在公眾地方行為不檢。

警員指向被告母調查毆打 對方捉其手稱「畀吓面我個女,唔好拉佢」

警員25945朱少聰今供稱,在2023年10月22日凌晨4時許接報到中大醫院,處理一宗企圖自殺個案,他約5時許抵達大學站小巴站,目睹同袍正陪同被告返回醫院,於是尾隨。

朱憶述,當時他進入被告母親所在的C713病房,「聞到間房好大陣酒味」,被告則因「攞唔到高級警司陳少鳴電話」而情緒激動,用雙手捉住其母親的左手,在場警員隨即阻止,並將被告帶至病房外走廊。由於被告另涉毆打案,他遂向被告母親調查,追問對方受傷位置,被告母親就緊張地捉住他的手,不斷稱:「畀吓面我個女,唔好拉佢。」辯方聞言即指上述為傳聞證供,裁判官覃有方遂向證人強調,毋須覆述他人所指,只需講出其後發生的事情。

朱續指,他見被告母親右上臂有一處5乘5厘米的紅印,向女警長57189匯報後,便在走廊位置戒備,此時被告仍然情緒激動,又指當時聞到被告身上有酒味;直至高級警司陳少鳴到場,陳少鳴指被告行為已影響其他病人,於是着同袍將她帶至會客室,朱就在前方帶路,其後突然聽到有人叫「放手」,他回頭望見被告扯陳少鳴的褲,在場其他警員就叫被告停手。

口供未提關鍵情節因「唔記得寫」 「唔記得咗」高級警司所穿長褲款式顏色

辯方大律師戴偉奧盤問時問及,被告扯高級警司陳少鳴的褲是否最嚴重的情節?朱同意,辯方即質疑他沒有在口供提及此事,朱回應稱「當時冇寫到,但件事係的的確確發生」;在辯方追問原因下,朱解釋是「唔記得寫」,至於何時發現漏寫,朱再指是「呢幾日嘅事」。辯方遂指出,朱理應知悉此為嚴重的襲警行為,朱即回應指「當時佢呢個動作,唔覺得係襲擊」。辯方再問,那麼朱是否認為純屬意外?此時朱否認,同意被告故意這樣做,但陳少鳴沒有投訴。

辯方然後追問陳少鳴當時身穿哪一款長褲、長褲的顏色和風格,朱一概指「唔記得咗」,只記得有褲袋,而被告是扯陳的右後褲袋。覃官就關注當時被告身在前方,理應視線受阻,為何可清晰看見被告拉扯的位置?朱表示,他因聽到有人大叫便「走咗去望」。

辯方續問朱,被告當時向哪一方向扯褲?是上下抑或左右?朱就指不記得方向,亦不記得被告是否有向上拉。辯方遂指出,被告身型矮小,但陳少鳴身材高大,若有這麼不尋常的事,朱理應會記得,朱就重申:「我剩係記得有拉」,在辯方多番追問下,朱最後指被告扯褲維持3至5秒,其後「拉住少少向上」。

否認是捏造內容 指有記錄病房內有酒氣

覃官再關注朱當時如何應對,朱回應「冇,我喺旁邊戒備」,覃官追問朱是否意指在該數秒間,他只是站着觀看?朱同意。此時,辯方即質疑朱目睹有人「襲警」卻只是站着看,覃官就開腔指不應用「襲警」這般強烈字眼,認為應形容是有身體接觸。辯方遂質疑指,朱當時目睹有人扯警員的褲,但「你甚麼也沒有做」(you did nothing),朱就解釋「我見到隔離警務人員已經制止緊佢,叫佢放手」。辯方再質疑指,事實上被告根本沒有扯陳少鳴的褲,因此他才沒有記錄在口供,直指上述只是朱捏造的內容,朱一概否認。

辯方另指出,朱在庭上聲稱聞到被告身上有酒味,但口供同樣無提及,朱同意;辯方質疑朱因應被告被指「醉酒行為不檢」而錄取口供,卻遺漏記錄被告扯高級警司陳少鳴的褲、被告身上有酒氣,朱再表示同意,但指自己有記錄病房內有酒氣。

辯方一度問及朱是否記性差,抑或當時是否醉酒,朱否認,強調「寫到呢段嘅時候,我自己真係唔記得咗」。

辯方指被告只曾大叫揈手沒行為不檢  爭議私人病房非公眾地方

辯方中段陳詞指,沒有證據顯示被告當時醉酒,證據僅顯示被告最多只喝了兩罐啤酒;此外,被告當時只曾大叫和揈手,不曾襲警和使用暴力,沒有行為不檢。辯方另爭議,案發地點是私家醫院的私人病房,而非一般人可出入的公眾地方,雖然病房走廊可能屬公眾地方,但證據可見,被告從來無意留在走廊,而是被迫留在該處。

覃官經考慮後,終裁定被告表證成立,並將案件押後至本月31日作結案陳詞,被告續准保釋外出。

法院:沙田裁判法院
法官:裁判官覃有方
被告:葉文儀
法律代表
辯方代表:大律師戴偉奧(Oliver H. Davies)
傳票控罪:醉酒時在公眾地方行為不檢
案件編號:STS1358/2024

如欲接收每日報道整合,請在訊息欄內填寫電郵地址

訂閱及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