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旬婦胸背痛入院 官裁定死於主動脈剝離屬「死於自然」 該病「難於偵測,易於致命」 向醫管局提三建議

分享文章

五旬婦於2021年底因胸口及背痛被送往瑪嘉烈醫院,翌日凌晨死亡,其死因研訊今(6日)踏入第四日,死因裁判官林希維裁定事主死於主動脈剝離帶心包積血,結論為「死於自然」,向醫管局提出三項建議,包括當病人表示胸口有撕裂痛楚並延至背部,醫護應提高警覺,考慮是否出現主動脈剝離。林官特別提到,主動脈剝離「難於偵測,易於致命」,死因庭過往亦處理不少類似案件,只望醫學發展更進一步,令醫護可更易偵測,他又向家屬致以慰問,明白傷痛仍在,但願他們內心常存平安。

事主丈夫在庭外關注醫護能否從過去或太太的個案中學習,亦擔心會否因疾病罕見而令診斷變得「合理化」,他強調「就算罕見嘅話,百分比唔高,但對於一個家庭嚟講,個傷害係百分之一百」,明言太太的離世是「好大代價」,希望醫護提高警覺,亦願本案可造福往後病人,避免事件重演。

瑪嘉烈醫院發言人表示尊重裁決,會跟進死因庭提出的建議,院方對病人離世感難過,再向家屬致以深切慰問。此外,院方已推出先導計劃,理順及提升病人診斷程序,如懷疑病人有主動脈剝離,可更迅速提供合適治療,另已加強員工培訓,協助同事及早識別,作出適當診斷及安排。

【本死因研訊報道結集】

事主潘玉玲,生於1964年7月,生前是一名家庭主婦。死因庭合共傳召9名證人,包括事主丈夫孫智聰、瑪嘉烈醫院急症室醫生、內科病房醫生、護士及健康服務助理等,另有兩名心臟科專家證人。

官指病人胸口撕裂痛伸延背部 應考慮主動脈剝離

研訊不設陪審團,死因裁判官林希維今裁定,事主潘玉玲於2021年12月5日早上於瑪嘉烈醫院死亡,死因為主動脈剝離帶心包積血,死亡結論「死於自然」,並向醫管局提出三項建議:

 1)如病人投訴胸口出現撕裂性痛楚,並伸延至背部,醫護應提高警覺,考慮病人是否出現主動脈剝離;醫護應以新近拍攝胸腔X光片對比舊有X光片,以確定病人的縱膈腔有否擴大

 2)如醫生懷疑病人患上急性心臟病,醫護應安排病人接駁心臟監察儀器,並每隔4小時檢查病人心電圖、安排抽血檢驗心臟酵素

 3)醫生以口頭方式處方藥物之後,應在切實可行情況下盡快會見病人

林官在裁決過後,提到是次「係一件不幸嘅事件」,但不符法律上的「死於不幸」標準。林官感謝事主丈夫及女兒出席聆訊,亦指從中可見二人處事冷靜、頭腦清醒,向他們致以慰問:「雖然成年事清楚好多,一啲傷痛始終喺度,仍然喺度,有陣時有啲事情發生咗,可能係一個試煉嚟,我都鼓勵或者勸勉,希望你哋心裡面常存一份平安⋯⋯我唔敢講你哋心裡面常存喜樂,但平安嘅心係非常重要。」

林官特別提到,主動脈剝離「難於偵測,易於致命」,事實上死因庭過往亦處理過不少主動脈剝離病人離世的案件,不少家屬亦對此疾病提出疑問,法庭絕對理解,「希望醫學可以進一步,快啲達到一個程度,我哋可以更加容易偵測到」。

死者夫冀醫護 不要將罕病「唔合宜判斷合理化」

潘的丈夫孫智聰在庭外坦言,過去數天的研訊令他憶起太太入院24小時內便離世的過程,「呢幾日係好難過」,當庭上聽到醫護的不足亦難免有情緒,例如從研訊中首次得知,急症室醫生曾懷疑太太有冠心病,卻在初步診斷上只記錄心口痛,他明白死因庭考慮法律角度,但在家人角度而言當然是不幸。

孫談及太太時眼泛淚光,一度哽咽,他形容太太生前熱心助人,不時做義工,服務慈善機構及教會,「佢係一個好好嘅人」,願意當聆聽者,故此安息禮拜有逾400人出席,他知道太太有這份心,故此與女兒都希望太太的個案可造福往後病人,避免事件重演。

孫特別提到死因裁判官庭上所指,原來死因庭過往處理過不少類似案件,他質疑醫護過去有否從中學習,亦表達憂慮:「我最擔心係咩呢,我今次太太呢個case,佢(醫護)又learn唔learn到呢?如果learn唔到嘅話,下一次再發生嘅話,會唔會我覺得認為唔合宜嘅判斷變咗合理化,或者『罕見』變咗可接受化呢?就算罕見嘅話,百分比唔高,但對於一個家庭嚟講,個傷害係百分之一百。」

孫只望醫護提高警覺性,不要讓事件「惡性循環」,又言:「我覺得要停⋯⋯因為我太太,我覺得呢個係一個好大嘅代價,對屋企人嚟講。」

協助家屬的社區組織協會幹事彭鴻昌則期望,醫護不要覺得診斷準確與否都可以接受,「希望唔好有個咁嘅態度提供服務」。

事主入院初診「心口痛」 沒接監測儀器翌晨不治

綜合庭上證供,潘在2021年12月4日感到胸口痛及背痛,被送往瑪嘉烈醫院急症室,醫生陳宇泰在庭上確認當時寫下的初步診斷為「心口痛」,並處方了「脷底丸」,他曾懷疑潘有冠心病,但無在紀錄寫上。潘於晚上約8時獲安排至內科病房,之後沒有心口痛,改為胃痛及嘔吐,內科駐院醫生何皓琳在晚上11時50分為她評估,判斷可能是胃炎。不過,何留意到潘在急症室時有心悸及心口痛,亦懷疑心臟有雜聲,故此記錄上寫下建議,着醫生早上巡房時聯絡心臟科,以檢視是否作進一步檢查。

而潘留院期間,有醫護每4小時一次為她量血壓等,不過在凌晨時分,其血壓及脈搏均不符正常標準,健康服務助理衛錦櫻表示沒有向護士匯報,亦無法道出原因,衛在清晨6時再為潘量血壓,發現沒有反應後通知護士,內科團隊在搶救過程中曾注射11支強心針,潘最終在早上7時16分不治,終年57歲。

庭上聚焦之一,在於醫生如何能夠診斷「主動脈剝離」(又稱大動脈撕裂),事實上急症室醫生陳宇泰曾經考慮這可能性,但陳指出,潘的左右手上壓相距只有17,不足20,加上其縱膈腔寬7.5厘米,不足標準所指的8厘米。

兩名心臟科專家譚廣明及范瑜茵均指,主動脈剝離的死亡率高,但難被診斷,初期病徵或與其他普通疾病相似,其中譚廣明指出「數字係死」,最重要是對比病人以往的紀錄,而大動脈撕裂比起急性心肌梗塞較罕見,「唔會怪責醫生諗咗個更加常見嘅診斷」。范瑜茵另指出,事主的病徵隨時間而變,因此醫生診斷會更加困難。

至於事主沒有被接駁心臟監察儀器一事,內科醫生何皓琳解釋指,心臟監察儀只適用於心律不正、急性心肌梗塞或神智不清的病人,潘的情況不符合上述條件。【本死因研訊報道結集】

法院:死因裁判法庭
法官:死因裁判官林希維
死者:潘玉玲
案件編號:CCDI-1063/2021(MC)

如欲接收每日報道整合,請在訊息欄內填寫電郵地址

訂閱及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