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Close this search box.

上訴庭撤銷9名已離港被告的上訴 批律政司未盡力送達上訴文件 應負一定責任

分享文章

區域法院時任法官沈小民於2020年及2021年,分別在2宗2019年暴動相關案件(2019年9月28日至10月1日期間串謀參與暴動案、2019年8月31日灣仔暴動案)中,裁定包括「陣地社工」 陳虹秀等13人罪名不成立。律政司以案件呈述方式向高等法院提上訴,上訴庭今(14日)頒下判詞,就已經離港的9名被告,因未有妥為送達上訴文件而撤銷針對9人的上‍訴。上訴庭認為,律政司一方沒有盡其所能,將上訴文件送達予已離港的答辯人,就未能將上訴文件妥為送達予,需要負上一定的責任。

上訴庭另提及《裁判官條例》第106條,要求上‍訴‍方14‍天內須妥為送達上訴通知書和案件呈述副本,特別指出正確詮釋條文的方式,指當律政司一方沒有按法定要求送達上訴文件,在法律上不能視須答辯人已知悉律政司一方針對他展開上訴程序,在這情況下容許法庭處理上訴,對答辯人是不公及有違公義;認為此規定必須嚴格遵從,以確保刑事訴訟經原審後能在期限內達到終局 (finality)。

上訴庭又指出,現行有關區域法院案件呈述程序送達事宜的法律並不清晰,在執行上亦可能出現不必要的困難,認為行政機關有必要考慮是否制定相關的法院規則。

兩宗案件呈述上訴中,共9名答辯人已離港,上訴庭基於律政司一方未有妥為送達上訴文件予該9名答辯人,而撤銷針對他們的上‍訴。

律政司司長可採2種方式把上訴文件送達答辯人

《裁判官條例》第106條要求上訴方須妥為送達上訴通知書和案件呈述副本 ,而根據《裁判官條例》第115(3)條,律政司司長可採取兩種方式把上訴文件送達該等答辯人:把文件送達答辯人的律師;或按答辯人最後或通常居住地址致送給他們。

不過,判詞中提到,案例顯示,根據「法律不強制不可能」的原則(lex non cogit ad impossibilia),如上訴人已盡其所能送達文件,但答辯人故意逃避而令送達不果,法庭可以接納上訴人已經滿足了送達的責任,或視之為免除該條文要求的有效理由。

就CACC277/2021案,律政司一方在5名答辯人罪名不成立後一星期,便向原審法官申請以案件呈述的方式上訴,並在同日把申請書的副本傳真給各答‍辯‍人原審時的律師,至2021年12月7日把上訴通知及已簽妥的案件呈述副本,送遞給各答‍辯‍人原審時的律師。

2021‍年2‍月19‍日
原審法官沈小民裁定各答‍辯‍人罪名不成立。

2021‍年2‍月26‍日
律政司一方向原審法官申請以案件呈述的方式上訴,並在同日把申請書的副本傳真給各答‍辯‍人原審時的律師。

2021‍年10‍月15‍日
入境事務處通知警方,其中3名答‍辯‍人已在2021‍年2‍月28‍日經機場離港,其餘2名答‍辯‍人則在2021‍年10‍月12‍日同樣經機場離‍港。

2021‍年11‍月22‍日
律政司一方將最後擬備的案件呈述,提交原審法官簽署,並以傳真及派送方式送達各答‍辯‍人原審時的律師。

2021‍年11‍月24‍日
原審法官簽署案件呈述。

2021‍年12‍月7‍日
律政司一方將上訴書面通知及原審法官已簽妥的案件呈述副本,送遞給各答‍辯‍人原審時的律師,並在同日將案件呈述轉交司法常務官。

上訴庭指,律政司一方2021年12月7日將上訴文件發送予各答辯人在原審時的律師時,該些律師並不在此案件呈述程序中代表各答辯人,所以不能當作已按《裁判官條例》第115(3)條,妥為送達予各答辯人。

將上訴文件送交已離港答辯人原審律師 律政司稱已盡所能

不過,律政司一方及法庭之友資深大律師黃佩琪都認同,由於各答辯人當時已經離港,以面交送達上訴文件是不切實際,所以根據案例,律政司一方把上訴文件交給各答辯人的原審律師,已經是盡其所能,可被視為滿足了法例上送達的要求。

上訴庭表示不同意此觀點,認為雖然上訴文件未能按第115(3)條送達予各答辯人,但這並不代表律政司一方沒有其他法定方法,可以送達上訴文件。上訴庭指出,律政司一方因為他可以按第115(4)條,尤其是第(a)款(送交答辯人在香港境內的某些代理人,或有合理可能令答辯人獲悉該通知或文件的其他人),向法庭申請合適的命令,把上訴文件送達他們,但律政司一方卻沒有這樣做。上訴庭續指,律政司一方亦沒有按《區域法院條例》第84(b)條提出申請(向法官申請將答辯人逮捕、押交監獄或准予保釋以待上訴的處置)。

因此,上訴庭認為,對於各答辯人可以離港,並未能將上訴文件送達予他們,律政司一方需要負上一定的責任,不能說是已盡其所能把文件送達;只是把上訴文件送達各答辯人的原審律師,不能視為滿足妥為送達的要求。

就CACC278/2021案中4名已離港的答辯人,律政司一方同樣把上訴文件,送達予各答辯人的原審律師,而該些律師並不在此案件呈述程序中代表各答辯人,因此上訴庭同樣認為不能滿足妥為送達的要求。

上訴庭批律政司談不上已盡所能 裁定上訴文件未妥為送達

上訴庭同樣指,律政司一方從沒有嘗試採取任何步驟,把上訴文件在法定的期限內,送達予其中兩名已離港的答辯人簡家康和莫嘉晴,根本談不上已經盡其所能;另一方面,亦沒有按《裁判官條例》第115(4)條及《區域法院條例》第84(b)條行事,所以也不能說已盡其所能把上訴文件送達予該4名已離港的答辯人,裁定上訴文件沒有按法定要求,妥為送達該予答辯人。

上訴庭另提及《裁判官條例》第106條,要求上‍訴‍方獲送已簽署的案件呈述,14‍天內須妥為送達上訴通知書和案件呈述副本。上訴庭特別指出,正確詮釋《裁判官條例》第106條的方式:

 1)將書面通知及案件呈述副本送達答辯人的規定,目的是確保從法律的角度來說,答辯人已經得悉針對他的上訴程序已經展開,以決定是否及如何答辯,這對確保案件呈述上訴能公平展開,及充分保障答辯人的權利十分重要。因此,當律政司一方沒有按法定要求送達上訴文件,在法律上不能視須答辯人已知悉律政司一方針對他展開上訴程序,在這情況下容許法庭處理上訴,對答辯人是不公及有違公義。

 2)上訴庭又指,第106條的有關14天法定送達期限,必須嚴格遵從,以確保刑事訴訟經原審後能在期限內達到終局 (finality);在法定期限之後不能上訴,對原審時被判無罪的答辯人尤為重要。

有關案件呈述程序送達現行法律 上訴庭指不清晰   

就如何送達區域法院案件呈述上訴文件,除了面交外,《裁判官條例》第115條是否適用,並且如果律政司一方已盡其所能,將上訴文件送達予答辯人,但因他已經離港而不果,法庭是否可以接納《裁判官條例》第106條的送達要求已經滿足。上訴庭判決時,雖假設上述兩個法律觀點均成立,但決定不會就上述問題作出裁斷,因為對本案中的文件是否妥為送達予答辯人,沒有實質影響。

不過,上訴庭最後指出,現行有關區域法院案件呈述程序送達事宜的法律並不清晰,在執行上亦可能出現不必要的困難,認為行政機關有必要考慮是否制定相關的法院規則。

法院:高等法院上訴庭
法官:首席法官潘兆初、上訴庭法官彭偉昌及彭寶琴
答辯人:
首案(CACC277/2021):張浩輝、胡凱富、陳子斌、蘇美莉、李盈莉
次案(CACC278/2021):余德穎、賴姵岐、鍾嘉能、龔梓舜、陳虹秀、簡家康、莫嘉晴、梁雁彬
控罪:暴動罪、串謀參與暴動罪

法律團隊
辯方:大律師藍凱欣(代表賴姵岐)、大律師馬維騉(代表鍾嘉能)、大律師石書銘(代表龔梓舜)、資深大律師潘熙及大律師吳宗鑾(代表陳虹秀)
法庭之友:資深大律師黃佩琪、大律師彭浩原
控方:署理助理刑事檢控專員張卓勤
案件編號:CACC277/2021、CACC278/2021

如欲接收每日報道整合,請在訊息欄內填寫電郵地址

訂閱及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