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Close this search box.

【滑翔傘飛行員死因研訊第1日】遺孀質疑未盡早利用衞星定位搜救 原盼依賴當局 終覺「自己老公要自己救」

分享文章

滑翔傘飛行員鍾旭華2018年在大嶼山伯公坳遇強風失蹤,各方搜救5天後,終在大東山尋回其遺體。西九龍裁判法院今(27日)選出4男1女陪審團,展開鍾的死因研訊。與鍾結婚7年的遺孀,曾與友人自行透過Google定位功能,鎖定丈夫的墜落地點,卻不獲搜救人員即時接納。她庭上坦言,自己見證當局搜救的努力,但認為搜救團隊沒有盡早利用科技追蹤,「我知道佢哋(搜救人員)好用心⋯⋯我都睇到,我好感激,所以我最初係諗住依賴有關當局。但時間一日一日咁過,我就覺得,原來自己老公要自己救。」【鍾旭華死因研訊結集】

死因庭今早選出4男1女陪審團,聆訊由死因裁判官何俊堯審理,預計聆訊六日。除死因研訊主任以外,消防、警方及飛行服務隊等政府部門均沒有派代表出庭;鍾旭華的遺孀則以死者家屬身份參與死因研訊,沒有律師代表。

遺孀作供:「過咗4年,有啲嘢我唔想記」

鍾旭華的遺孀陳利珊首先出庭作供,綜合庭上證供,她最後一次見丈夫,是在意外前約一個月,與丈夫到瑞士日內瓦旅行,「佢好開心,最後一句都係親密嘅說話,同我講I love you(我愛你)」。在證人台上的陳利珊語氣冷靜,唯獨忘記部分事件細節時,會帶歉意說:「因為都過咗4年,有啲嘢我唔想記。」

兩人2006年結識,2011年結婚,鍾旭華大多數時間留港工作,她則駐法國工作,兩人主要透過電話溝通,不時會相約到外地旅行。

意外那一年,41歲的鍾旭華,是一家電子貿易公司的老闆,閒時會經常到不同地點玩滑翔傘,除了香港也包括外國。他擁有國際航空聯盟(Fédération Aéronautique Internationale, FAI)的航空運動員第5級的最高資歷,也是美國、歐洲及香港滑翔傘協會的會員。

遺孀用Google定位得出丈夫飛行路線

2018年7月22日晚上,身在法國的陳莉珊收到丈夫傘友的一通電話,得悉丈夫在大嶼山玩滑翔傘時失蹤。她即日乘飛機回港,翌日晚上抵港,她當時決定先回家,「因為家人已經喺大嶼山參與搜救⋯⋯我去到都未必幫到啲咩,所以就返屋企先,睇下有咩可以搵到」。她最終透過Google定位功能得出丈夫的飛行路線,隨即馬上將有關資料傳送給正在參與搜救的人士。

7月24日早上,她到達位於長沙的搜救指揮中心,了解搜救情況,惟直至下午仍未有進展。她曾問現場警員:「為何以現今科技,尋找一個失蹤人士還是如此困難?」警員當時只說困難,直至傍晚才向她索取鍾的Facebook帳戶,以協助搜救。

鎖定2坐標交出 惟警方不懂開啟程式分析

其後,一位熟悉資訊科技的朋友協助她分析Google定位記錄,鎖定了兩個坐標,並在7月26日下午,將結果轉交警方,惟警方不懂開啓有關檔案進行分析,需要先學習如何使用Google Earth應用程式。

陳與友人最後將兩個坐標交給搜救人員,但對方表示需要確切證據,即要有人目擊才會派員到該處搜救。陳憶述:「當時我哋有一個比較serious(凝重)嘅對話⋯⋯佢哋話已經開始入黑,怕搜救人員有危險⋯⋯我就問,如果今日唔去救,聽日會點?」她強調自己不是要怪責搜救人員,只是作為家屬,「好想早一秒搵到,就早一秒」。

當時是搜救第4天。

家人游說下 第4天派直升機找到遺體

當晚她與友人將坐標傳換為更易理解的Excel檔案,翌早再向搜救人員解釋其準確性。二人努力游說之下,搜救隊終確認會派直升機前往有關位置,最終在距離坐標20米範圍內,找到鍾的遺體。

陳馬上趕往醫院,到達時得知丈夫經已死亡,「其實最後去到第五日先搵到⋯⋯我感覺已經好卑微,只要搵番條屍,我已經好安慰」。

陳多次重申自己不是要怪責搜救人員,她坦言:「我知道佢哋(搜救人員)好用心,當時天氣好熱,我都睇到,我好感激,所以我最初係諗住依賴有關當局,但時間再過,我就覺得,原來自己老公要自己救。」

她眼見許多人的努力,但搜救過程似乎較混亂,沒有確實搜救方針,只盼各方可更有效運用資源,「我作為家屬會問,點解唔係根據facts(事實)同data(數據)去搵?」她相信,若搜救人員能盡早利用有關科技,便可盡早找到失蹤人士,「我睇到香港每日都有好多失蹤人士⋯⋯我最希望透過佢(丈夫)嘅死,睇到將來有咩可以改善」。

遺孀稱參與死因研訊 望為社會帶來改善

死官研訊主任最後問:「你作為親屬,仲有冇咩希望透過研訊知道多少少?」她說,自己參與死因研訊,只希望為社會帶來改善,「如果我冇嗰兩個坐標,可能已經搵唔返⋯其他家屬未必有呢個能力,如果搵唔返,我覺得會更加難受」。

她形容,丈夫是一個樂觀開心的人,熱愛滑翔傘,備有充足裝備和技術,相信他已盡最大能力確保安全,惟遇上天氣突變,才會不幸遇難,「我從來唔質疑佢嘅技術同經驗⋯⋯我相信,其實如果再畀佢揀,佢都係會繼續飛得安全飛得開心⋯⋯喺自己最鍾意做嘅嘢度過身,可能都係一種福氣」。

作供一貫冷靜的陳利珊,話到一半不禁哽咽:「另一樣難受係,4年之後先開死因庭⋯⋯我試過發夢出庭⋯⋯要出庭其實都好大勇氣,但我都希望畀呢件事大家知道」。死因裁判官何俊堯聞言安慰:「我都感謝你咁有勇氣出庭,希望我哋可以回應到你嘅訴求。」

警司作供指主導救援是消防 警方僅協助

曾協助搜救行動的時任大嶼山南警區分區指揮官、女警司唐百旋下午出庭作供。她在陪審團詢問下表示,警方只屬協助角色,救援行動實質由消防署主導。

唐透露,當時警方曾透過電訊商嘗試定位鍾手機的位置,並派出水警到有關位置搜索,但無功而回。死因裁判官何俊堯指出,該位置與最後找到鍾的位置有一段距離,唐同意並指曾就此查詢電訊商,才得知「啲水同啲山都會影響(定位)」。

有陪審團成員詢問,為何要到搜索第二天才得知鍾的電訊商。唐解釋,調查需經過刑事部,惟當時他們尚未獲所有電訊商答覆。何官聞言驚訝謂:「嘩,咁緊急嘅情況,連警方去搵都唔答?」

何官又問,警方當時未能即時開啟有關衞星定位的檔案,是否屬延誤?唐同意死者妻子提供資料十分重要,並透露消防署事後曾召開檢討會議,「結論係希望其他政府部門可以幫手開檔案」。

手機訊號受山水影響 警方今次才知悉

此外,唐在死者遺𡠭陳利珊追問下坦言,手機訊號會受山水影響,警方是在今次意外中才得悉。陳聞言說:「呢個係我其中一個好詫異嘅地方,呢個年代仲依賴電訊商。」

陳又表示,搜救行動其間,她對警方及消防的角色感到疑惑,不清楚搜救策略由誰決定,也不知要將資料交給誰人,詢問之下有搜救人員表示要交給警方。唐解釋,可能是陳與警方較多接觸,才會有此誤會,「主導實際唔係我哋,拯救係消防」。

聆訊下周一續,預料將傳召參與搜救行動的消防、飛行服務隊、民安隊成員作供。【鍾旭華死因研訊結集】

法院:西九龍裁判法院(死因研訊)
法官:死因裁判官何俊堯
死者:鍾旭華(2018年大嶼山玩滑翔傘喪生)
案件編號:CCDI-897/2018(DK)

如欲接收每日報道整合,請在訊息欄內填寫電郵地址

訂閱及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