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火同盟」義工男生被指洗黑錢案|被告承認從沒與「星火」核對帳目 或會有金額誤差 但否認曾挪用款項

分享文章

一名案發時17至18歲的男學生,稱為支援社運被捕人士的組織「星火同盟」轉交款項予求助人,被指涉洗黑錢約63.9萬元,男學生否認一項洗黑錢罪,案件今(18日)在區域法院續審,男學生續自辯,接受控方盤問。控方指出,被告沒有與求助人的對話和求助人的資料記錄,亦沒有「星火」義工之間的WhatsApp群組訊息記錄等,男生同意,亦承認他多次以現金買物資、飯券等,均沒有相關收據作記錄。他又同意,從未曾與「星火」對帳,如需對帳時,可能會有數百至數千元的誤差,但否認自己曾挪用該些款項。

暫委法官高偉雄另一度問被告,「星火」在批出款項予求助人時,是否會抽樣調查,核實求助人遞交的資料,「唔驚有人呃你哋㗎咩?」被告回應稱,當時有想過這問題,但沒有時間處理。高官再問,「但捐款啲錢係市民㗎嘛,你唔驚啲錢用喺啲唔應該嘅地方?」被告回答稱「有擔心過」。

控方今盤問現年21歲的被告余昕鈺,被告表示, 不認識「星火同盟」的骨幹成員,早前提及過有份為「星火同盟」處理被捕人士求助個案和處理款項的多名義工,皆不是「星火同盟」的骨幹成員,他亦不清楚各人所負責的工作。被告指「星火同盟」籌款的目的是為支援被捕人士,但他不知道籌募到多少款項。

控方指算表欠「跟進人」一欄 不能知悉由被告經手

辯方早前呈上一份稱是「星火」的求助個案清單及相關款項的試算表,被告倚賴該試算表指出與他的銀行帳戶帳目支出對應的地方,解釋款項是給予不同的求助人。控方今盤問時指,該試算表沒有顯示「跟進人」的一欄,不能知悉哪一些項目是被告負責經手。被告同意缺少了案發時存在的「跟進人」一欄,同意可能是被人隱藏或刪除了。

被告亦同意,呈上的試算表雖然與案發時大致上一樣﹐但有些不同,他曾問過給予他此試算表作此案審訊用途的人士,對方稱只有此PDF版本的試算表,沒有其他檔案了。被告指,該試算表在案發期間都時刻更改,他現在沒有記錄何人何時更改過該試算表,以及所更改的內容。

保管200多張入數紙 曾墊支2800元予求助人

控方另指出,被告沒有與求助人的對話記錄、求助人的資料記錄等,亦沒有「星火」義工之間的WhatsApp群組訊息記錄等。被告同意他沒有相關記錄,至於在其家中搜出的200多張銀行入數紙,部分是屬其他義工,由「星火」的義工Alice交給他保管,但他沒有記錄哪些是他負責入數的入數紙,哪些是其他義工的;他亦同意不一定每一張入數紙的數目,都與試算表能完全對應。

被告在盤問下同意,他曾一度墊支2,800元予「星火」的求助人,承認從來沒有人告知他需要自己墊支,但他當時因自己銀行戶口仍有結餘,所以自行墊支。控方指出,被告人生經驗和工作經驗較少,又沒有會計的經驗,但Alice卻決定轉帳款項予他處理。被告表示,他不清楚Alice如何理解他為人,亦不知道交入數紙予他保管的目的。控方又指出,Alice從來都無問過轉帳予被告、屬「星火」的款項,仍剩下多少數額、是否需再入數予他等等,被告同意,並指他從未曾與「星火」對帳,如需對帳時,可能會有數百至數千元的誤差。

被告早前又曾指,Alice在2019年12月12至17日曾交10萬元現金予他,他解釋在家中被搜出共約7.5萬元現金,均是來自該10萬元,另外他從中取走了約2.1萬元作為求助人的學費,另4,000多元則用來買物資。被告承認,多次買物資均沒有相關收據作記錄,但否認自己挪用了該些款項。不過,被告承認,他曾在沒有求助人要求緊急援助的情況下,一次過提取了5萬元現金,因為當時正等待多名求助人交齊資料,他早些提款作準備可予求助人早一點收款。

官質疑無抽查核實資料 「唔驚有人呃你哋㗎咩?」

暫委法官高偉雄一度問被告,「星火」在批出款項予求助人時,是否會抽樣調查,核實求助人遞交的資料,「唔驚有人呃你哋㗎咩?」被告回應稱,當時有想過這問題,但沒有時間去處理。高官再問,「但捐款啲錢係市民㗎嘛,你唔驚啲錢用喺啲唔應該嘅地方?」被告則回答稱「有擔心過」。高官再提出,「星火」當時會否約求助人見面,查核一下身分證等證明文件,確認求助人沒有偽造文件?被告表示,有些求助人因曾要求被捕支援,而會對他們的資料有印象。

被告又同意,部分給予未成年求助人的款項會轉交予他們的父母,部份求助人則會要求交予他們的朋友,同意不能完全確認對方身分。

被告另同意,他使用同一個銀行戶口,收取學資處3萬多元的資助,同時亦用該戶口處理「星火」的款項。他表示,當時沒有想過要將個人和「星火」的款項分開兩個銀行戶口處理,當時沒有意識到這做法有問題。被告亦承認,Alice可以直接轉帳予求助人,但被問到「星火」收取捐款的銀行帳戶持有人「全盛服務管理有限公司」,也可以不經被告的戶口轉帳予求助人時,被告則表示不同意。

因肚屙遲到被撤保釋 獲官予「最後機會」續保

另外,被告今早遲了半小時到達法庭,解釋自已因為肚屙而遲了出門,其後已乘的士但遇塞車。暫委法官高偉雄其後暫時撤銷被告的保釋,至今午審訊完結時,辯方為被告再申保釋;高官其後後批准被告續保釋,稱是「最後機會」。

控罪指,被告在2019年6月3日至2019年12月28日期間,在香港知道或有合理理由相信某項財產,即被告在香港上海滙豐銀行有限公司所持帳戶的總額港幣638,946.25元款項,全部或部分、直接或間接代表任何人從可公訴罪行的得益而仍處理該財產。

法院:區域法院
法官:暫委法官高偉雄
被告:余昕鈺
控罪:處理已知道或相信為代表從可公訴罪行的得益的財產

法律代表
控方:高級檢控官岑穎欣、檢控官李竹筠
辯方:大律師藍凱欣
案件編號:DCCC85/2022

如欲接收每日報道整合,請在訊息欄內填寫電郵地址

訂閱及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