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必」譚得志煽動定罪及刑罰上訴被駁回 上訴庭指對英國樞密院案例有保留 裁定煽暴意圖非入罪必要元素

分享文章

人民力量前副主席譚得志「快必」被指2020年在街站發表「光時」等口號,被控發表煽動文字等14罪,審訊後被裁定當中11罪成,判囚3年4個月及罰款5,000元,是香港回歸以來首宗發布煽動文字的定罪案件。他不服定罪及刑罰提上訴。上訴庭今(7日)頒下判詞,裁定煽動暴力意圖並非入罪的必要元素,並表明對英國樞密院案例有保留,強調各地不同的法律框架及社會狀況,可引伸出不同詮釋,最終駁回定罪及刑期上訴,維持原判。

對於煽動罪條文是否過份含糊、過份干預言論自由,上訴庭認為條文已足夠清晰,明確區分非法及合法言論,法庭定罪與否,僅取決於言論是否有損害中共或港府權威等非法意圖,受眾實際是否有被煽動,無關重要。上訴庭強調,現今煽動行為有多種形式,不暴力的手段能夠帶來同等破壞,認為煽動罪已在言論自由及維護國安之間取得平衡,沒有違憲。

譚方另爭議,煽動罪屬危害國安的罪行,據《國安法》必須循可公訴程序處理,交由設有陪審團的高等法院審理。惟上訴庭認為,《國安法》沒有推翻現有本地法例的效力,煽動罪仍屬成文法而非普通法,故區域法院有權審理。

譚得志一方由資深大律師戴啟思代表,早前針對其中7項「發表煽動文字罪」提出定罪及刑期上訴,其餘非煽動的控罪包括「煽惑他人參與未經批准集結罪」等,只提出判刑上訴。

譚方爭議,煽動罪行已被終院裁定屬危害國安的罪行,根據《國安法》必須循可公訴程序處理,交由設有陪審團的高院原訟庭審理,區域法院無權審理本案。原審法官陳廣池同意本案煽動罪屬普通法下的「可公訴罪行」,但指國安法已授權各級法院處理危害國安的案件。

1938年立法 有意不包「煽暴意圖」

上訴庭判詞首先追遡煽動罪立法歷史,指出本案煽動罪的前身,為1938年訂立的《煽動條例》,港英政府於1970年修例擴闊「煽動意圖」的定義,加入「煽惑他人使用暴力」及「慫使他人不守法或不服從合法命令」。上訴庭引用修訂條例於立法局二讀時、時任律政司司長的發言,強調內容反映條例最初於1938年訂立時並不包含煽暴元素,直至修例後才成為一種獨立煽動意圖。

上訴庭認為,1938年《煽動條例》立法原意和動機,明顯是要取代普通法之下的煽動罪行,因為《煽動條例》未有涵蓋普通法須證明煽暴意圖的規限,只包括引起「憎恨」、「敵意」、「藐視」及「離叛」等意圖,屬有意為之的立法決定。

上訴庭亦指出,立法局不可能是單純複製普通法罪行,必然有意訂立新的成文法取代普通法,因此普通法下的煽動罪現已不適用。上訴庭裁定,鑑於煽動罪經立法制定,不包括「一經公訴程序」或「循公訴程序」字眼,故屬簡易程序罪行,區域法院有權審理本案。

至於國安法第41(3)條,即「香港特別行政區管轄的危害國家安全犯罪案件的審判循公訴程序進行」;上訴庭指出,根據黎智英終院案確立的原則,國安法須與香港本地法例並行運作(operate in tandem),國安法僅指各層級法院須遵從國安法及現行法例,行使司法管轄權處理危害國安的案件,但本地法例包括審訊程序事宜仍然適用。

縱屬危害國安 區院仍有權審理

上訴庭認為,國安法立法原意清晰,第41(3)條沒有推翻現有本地法例的效力,故簡易程序罪行及可公訴罪行的分類、規限、程序等法例仍然適用,並與國安法並行運作。上訴庭裁定,即使煽動罪屬危害國安的罪行,仍然是區院有權審理的簡易程序罪行,不會因第41(3)條而變為可公訴罪行,故不論是原審法官陳廣池抑或資深大律師戴啟思的說法,均屬錯誤。

譚方早前呈交補充陳詞,指英國樞密院於去年10月在一宗千里達煽動案中,裁定煽動罪必須包含煽動暴力或動亂的意圖,為普通法世界針對煽動罪的最新案例;鑑於千里達及香港相關法例的相似性,法庭理應跟從樞密院案例的裁定,更新對煽動罪條文的解讀。

千里達案例 僅限解讀當地法例

不過,對於樞密院案例是否適用,上訴庭表示有保留,認為相關意見與案例主要議題無關,只屬附帶意見,且僅限於解讀千里達法例,強調解讀煽動罪須帶煽暴意圖與否,取決於各地法例所處的特定法律框架及社會狀況,而不同情況自然會引伸不同詮譯,遂裁定煽暴意圖不屬控罪必要元素。

譚方另提出煽動罪合憲性爭議,強調條文沒有明確指出煽暴意圖屬必要元素,並指「憎恨」、「藐視」等字眼含糊,屬主觀感覺,無從制定客觀標準衡量,發言者無法預測其發言的影響力,不符「依法規定」原則,亦不符比例地限制言論和表達自由。

條文沒含糊 以應對時代科技等變更

上訴庭認為,煽動罪條文已足夠清晣,並無含糊之處,已可讓任何人明白如何約束自己的行為,以避免牴觸法律。上訴庭指出,為確保可及時和有效回應危害國安的煽動行為,煽動意圖必須有廣闊框架、具備足夠靈活性,以應對隨時代和科技變更、各式各樣的社會改變及政治氣候。上訴庭強調,文字往往可令人將思想付諸行動,包括危害國安或公眾秩序的活動,煽動罪就是為預防潛在惡果,對維護國安事關重要。

上訴庭指出,簡單來說,「憎恨」、「藐視」等條文內容,是為禁止帶有非法意圖的字眼,這些意圖包括損害中共、香港或所屬機構的合法性或權威、損害香港司法制度、或損害中共或港府與香港居民的關係。上訴庭又指,條文包括豁免情況,例如批評或反對政府不屬煽動,進一步澄清合法言論與非法言論的區別。上訴庭認為,法庭定罪與否,僅取決於涉案言論是否有上述非法意圖,至於受眾是否實際產生「憎恨」等情緒、是否有被煽動,無關重要。

上訴庭又指,譚方引用1984年國際法學家委員會的「錫拉庫扎原則」已屬「過時」(dated),沒有考慮此後社會、政治和科技的轉變。上訴庭強調,現今煽動行為可有多種形式,部分包含暴力或暴力威脅,惟不暴力的手段,同樣能夠帶來同等程度的破壞,最後裁定煽動罪條文符合「依法規定」原則,並已在言論自由及維護國安之間取得平衡,沒有違憲。

至於譚方的刑期上訴,上訴庭認為原審已考慮求情內容包括譚的良好品格,判刑沒有明顯過重或原則性犯錯,駁回刑期上訴。

法院:高等法院
法官:首席法官潘兆初、上訴庭法官彭偉昌及彭寶琴
申請人:譚得志
答辯方:律政司
控罪:發表煽動文字罪、煽惑他人參與未經批准集結罪、公眾地方作擾亂秩序罪、舉行未經批准公眾集會罪、拒絕遵從或故意忽略遵從獲授權人員作出的命令罪

法律代表
申請方:資深大律師戴啟思Philip Dykes及大律師譚俊傑(代表譚得志)
答辯方:副刑事檢控專員周天行、高級檢控官陳穎琛(代表律政司)
案件編號:CACC62/2022

如欲接收每日報道整合,請在訊息欄內填寫電郵地址

訂閱及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