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恐條例》首案 第47天|被告李家田稱拍攝社運紀錄導致沒工作「好窮」 自認貪小便宜 免失「屠龍」隊長黃振強資助 故留隊中言聽計從

分享文章

《反恐條例》首案今(8日)在高院踏入第47日審訊,其中四名被告被指為「屠龍小隊」隊員,串謀12.8以軍火殺警計劃。被指為「屠龍」一員的被告李家田出庭作供,他稱曾就讀浸大高級文憑的攝影與燈光,「好鍾意」拍攝紀錄片,會長時間留守2019年反修例運動現場拍攝,並稱於示威中從沒使用武力或參與暴動。

至於加入「屠龍」的原因,李家田解釋他因一次荃灣示威而認識本案部分被告,他其後加入的荃灣示威Telegram群組演變為「屠龍」,他留在群組的主要原因為對「屠龍」背後的故事感興趣,相信示威者的故事「可以令我有更多創作靈感」, 曾打算採訪「屠龍」隊員,並構思訪問問題,包括「對成為真勇武嘅看法」。

不過,李家田再指,由於他當時投入拍攝社運紀錄片,沒時間工作、「好窮」,戶口曾僅剩0.56元,而「屠龍」隊長黃振強經常請吃飯、給他錢買衣服,又請他到澳門賭錢玩樂,他形容自己「有啲貪小便宜」,為免失去黃的資助,遂留在「屠龍」,並對黃言聽計從,曾為他剪片及陪他行山,但從不知道行山當日會試用軍火,也沒有參與試用。【《反恐條例》首案報道結集】

2019年12月8日「國際人權日大遊行」前夕,警方在多處搜出手槍及子彈等武器,多人先後被捕。控方早前的開案陳詞指,「屠龍小隊」及同謀者吳智鴻團隊計劃在12月8日的遊行中,於軒尼詩道引爆一大一小的炸彈及安排槍手槍殺警員(下稱「12.8計劃」)。

6男1女否認控罪。控方指被告張俊富、張銘裕、嚴文謙、李家田為「屠龍」隊員,女被告劉佩凝則涉為「屠龍」眾籌作恐怖主義行為;而賴振邦、許湛榮被指為涉製造軍火的同謀者吳智鴻隊隊員。本案設9人陪審團,案件今(8日)在高院踏入第47日審訊。

張俊富傳公院醫生 證12.8因腿傷感染就醫

控方上周五完成舉證,代表首被告張俊富的辯方今傳召時任瑪嘉烈醫院駐院醫生陳宇勍作供,在大律師李國輔的提問下,陳確認他於2019年12月8日曾治療張俊富,發現其左小腿表層擦損,雖然該傷口結痂,但因為傷口處理不當,引起細菌感染,導致其左小腿後肌肉紅腫,不過沒發燒、維生指數正常,毋需住院,處方了止痛藥及抗生素。陳並指出,估計張的傷勢至少於就醫的5至6天前造成。陳作供完畢,張選擇不作供,他的辯方案情完結。李國輔早前盤問從犯證人黃振強指,張俊富曾向黃稱,他基於腳傷及要考試,決定不參與12月8日的行動,黃回覆「好」,黃否認。

次被告張銘裕、第三被告嚴文謙選擇不作供及不傳召證人。第四被告李家田選擇作供,他戴黑框眼鏡、雙頰瘦削,穿着較寬大的西裝外套,身形有些佝僂,在證人台前以宗教形式宣誓。在代表他的辯方大律師林芷瑩詢問下,李確認自己於1996年出生,父親於2017年去世,母親於2022年去身故。李供稱與父母關係良好,出生後已領洗,小時候經常與其菲律賓裔、虔誠天主教徒的母親到天主教教堂,「佢(李的母親)有個暱稱畀我,佢叫我Angel」。

李家田選擇作供 稱曾長留示威現場拍攝紀錄

李家田續供稱,他於2017年升讀香港浸會大學高級文憑,主科攝影與燈光,原定2019年完成課程,但因為沒繳交最後一個學期的學費,故未能畢業。李指,他主要學習拍攝電影的技巧,「好鍾意」拍攝紀錄片,亦有拍攝紀錄片。辯方再展示一張李家田的成績表,顯示他在課程Creative Cinematography中取得甲等成績,李確認,並指那是他擅長的範疇。李另提及,在學期間因學業及工作忙碌,故較少陪母親到教堂。辯方展示李家田的領洗證書,以及十一張照片,包括他在學校迎新日、畢業時學系大合照、畢業禮照片等,李確認內容。

至於與反修例運動相關的事情,李家田供稱他自從2019年6月9日得悉有示威者於立法會「煲底」被捕後,便「好關心」示威運動,經常到示威現場拍攝紀錄片。辯方展示一幅照片,李在海富中心手持攝影機。李家田指當時拿着的攝影機及電池很重,自己會長時間留守現場,以捕捉畫面。林芷瑩詢問,李參與和平與暴力示威的目的是什麼?李均回答「拍攝紀錄片」。

林芷瑩:你有冇使用過武力?
李家田:沒有
:有冇諗住參與任何暴動?
:沒有
:你本人有冇參與呢啲暴動?
:沒有

李家田又供稱,「因為示威者話要用Telegram(TG)」,所以他隨示威者使用TG,「follow好多channel⋯⋯入咗好多公海group」,其中一個為「荃灣示威群組」。他憶述,2019年8月5日荃灣發生黑社會用刀斬傷示威者期間,他曾到現場查看有否後續事件發生,並稱「我要捕捉畫面」。他表示當日到場後「見有好多示威者喺度,佢哋喺現場想搵黑社會出嚟,同埋想保護示威者,我喺嗰度認識咗而家嘅被告人張俊富、嚴文謙、張銘裕、黃振強⋯⋯仲有其他,佢哋唔係被告人」。張銘裕聞言微笑。

李家田表示,他認識上述人士後,被他們新增到「荃灣示威群組」,群組內有許多成員,「我唔記得發生咩事,慢慢演變咗為『屠龍小隊』呢個群組」。林芷瑩問他留在「屠龍」TG群組的原因,他解釋指「屠龍小隊」自8月25日的荃灣二坡坊示威後開始出名,「我好有興趣知道屠龍小隊背後會收藏住啲咩故事,因為我相信示威者背後嘅故事,係可以令我有更多創作靈感,呢個亦都係我留喺屠龍小隊主要嘅原因」。他並確認自己當時加入「屠龍」使用的「滅龍」TG羣組。

為訪問構思內容 iPad載大綱筆記

李家田續指,他曾打算與「屠龍」隊員進行錄影訪問,並構思訪問問題。他確認在其iPad載有一份筆記,內容為「大綱 背景:組隊緣起及經過、隊名由來、加入有冇條件、有冇任何規矩/紀律」、「對成為真勇武嘅看法、成名代價、針對目標」,以及「蜘蛛:早期運動回顧、撤回之後」,表示上述均為他整理的訪問問題,但他最後沒有成功訪問「屠龍」。

李家田並表示,繼續留在「屠龍」群組的另一個原因為想拿「屠龍」隊長黃振強的金錢:「黃振強會成日請人食飯⋯⋯佢亦都會出錢資助群組成員⋯⋯我當時因為我全職、應該話我全面參與社會事件紀錄片⋯⋯我冇工作⋯⋯冇時間工作,因為當時係一日廿四小時都有事件發生⋯⋯好窮嘅⋯⋯因為黃振強資助我,我個人有啲貪小便宜,所以就留喺屠龍小隊呢個群組。」辯方並展示李於2019年11月8日的戶口存款僅餘100.56元,翌日更只剩下0.56元。李家田另確認,他曾向資助示威者的TG群組拿取食物。

李家田稱,他曾在2019年10月獲黃振強邀請,與其他「屠龍」隊員到澳門旅遊,船票、飯錢均由黃支付,他因為「好少會離開香港,主要原因係我唔係好有錢,佢提供旅行好吸引我」,他因再出於「貪小便宜」而參與。李家田指,黃當時更給他2,000元在賭場賭錢,「我覺得好開心,因為有人肯畀錢,令到我有一個娛樂」。此外,李稱黃亦會為他支付「食飯飲嘢」的費用,以及轉帳1,500元給他購買Uniqlo特價衣物。李同意該些是一種福利,認為黃「好樂意資助」「屠龍」隊員。李另提及,曾向其他「屠龍」隊員借錢,但他從來沒歸還那些欠款。

林芷瑩詢問,基於黃振強上述的資助,李家田會否對黃「言聽計從」?李稱「會」,強調自己不想失去黃的資助,故「盡量滿足佢嗌我做嘅嘢」,包括為黃剪輯一條影片。而當黃叫他參與示威時,他會視乎情況決定是否參與,「如果我想去其他示威現場,攞其他示威者嘅故事」,就不會出席「屠龍」的示威。

李家田再指,如果他不想跟從某些黃振強的要求,他通常會找藉口推搪,或轉移話題。在林芷瑩的詢問下,他指其中一個例子是黃振強曾要求他人不要參與理大示威,但李照樣前去;另外,黃曾私訊李指,他想約李一同參與10月1日的尖沙咀遊行、「打陣地」,李當時回覆:「其實咁嘅,不如靜靜地,去咗台灣先。」

答允陪同西貢行山 事前不知試槍及炸彈

李家田又稱,黃振強曾私訊要求他陪同到西貢行山,「因為我受到佢好多資助,收咗好多福利,所以我覺得陪佢去西貢行山係一件冇乜大不了嘅事」。不過其後黃指無法出席,轉由被告張銘裕與李行山,而李從來不知道行山當日會試用槍及炸彈,他沒有加入一個名為「行山討論區」的TG群組,故不知道有人在該群組提示參與者不可以開啟Wi-Fi、藍芽等,以及穿着露營裝束、帶1公升水等等,他亦沒有做上述提示的行為。

李續指,他當日的穿着並非黑色上衣、黑色長褲及跑鞋,於11月16日與張銘裕前往西貢,與3、4個陌生人會合,張負責與該些人聯絡及溝通,李沒有參與,在行山途中,張曾兩度着李「行遠啲」,李遂離開他們,故不清楚當時發生了什麼事。

李再指,他曾收到同謀者吳智鴻的TG訊息。從TG紀錄可見,李沒有回覆吳智鴻,不曾與吳有任何聯絡。李並指出,當日下山後從沒有人給予他一把槍,他亦不曾發訊向黃振強指自己已經拿到槍、詢問何時將槍交給黃等。

根據控方早前指出,黃振強託李家田從吳智鴻處拿一支槍,而吳於11月16日深夜至17日凌晨試用槍及炸彈後,將一把槍交給李家田。


本案被告依次為張俊富、張銘裕、嚴文謙、李家田、賴振邦、許湛榮和劉佩凝(女)。

張俊富、張銘裕、嚴文謙、李家田、賴振邦、許湛榮被控一項「串謀犯對訂明標的之爆炸」罪,涉於2019年8月1日至12月8日期間,在香港串謀其他人,意圖導致他人死亡或遭受身體嚴重傷害,而非法及故意向訂明標的、在訂明標的內或針對訂明標的送遞、放置或引爆2個爆炸性裝置。根據條例,此罪最高可判處終身監禁;他們再被控一項交替控罪,為「串謀導致相當可能會危害生命或對財產造成嚴重損害的爆炸」罪。

張俊富、張銘裕、嚴文謙、李家田、賴振邦、許湛榮再被控「串謀謀殺」罪,涉於上述同時同地與其他人串謀謀殺警務人員。

李家田另被控「意圖危害生命而管有槍械及彈藥」罪,涉於2019年10月1日至11月30日在香港,管有一支手槍、一個彈匣及14發彈藥。

劉佩凝另被控「串謀提供或籌集財產以作出恐怖主義行為」罪,涉案日期為2019年8月1日至12月9日,地點為香港。此罪按條例最高可判處監禁14年。【《反恐條例》首案報道結集】

法院:高等法院

法官:法官張慧玲

被告:張俊富、張銘裕、嚴文謙、李家田、賴振邦、許湛榮、劉佩凝

控罪:串謀犯對訂明標的之爆炸《聯合國(反恐怖主義措施)條例》第11B(1)及14(7A)條、《刑事罪行條例》第159A及159C條;串謀提供或籌集財產以作出恐怖主義行為《聯合國(反恐怖主義措施)條例》第7及14(1)條、《刑事罪行條例》第159A及159C條;串謀導致相當可能會危害生命或對財產造成嚴重損害的爆炸;串謀謀殺;意圖危害生命而管有槍械及彈藥



法律代表
控方代表:外聘大律師周凱靈、高級檢控官劉允祥、高級檢控官伍永杰

辯方代表:張俊富由大律師李國輔及于雋謙代表;張銘裕由大律師姚本成及陳雅琪;嚴文謙由大律師梁鴻谷及柯愷欣代表;李家田由大律師林芷瑩及何正謙代表;賴振邦由大律師是香媛及余承熹代表;許湛榮由大律師陳偉彥及黃思希代表;劉佩凝由大律師馬維騉及容潔礬代表
案件編號:HCCC164/2022、HCCC255/2023



如欲接收每日報道整合,請在訊息欄內填寫電郵地址

訂閱及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