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恐條例》首案 第33天|國安警盤問下指 多次與污點證人會面是做「心理輔導」 對於沒有記錄會面內容 反問:「記錄係咪咁重要?」

分享文章

《反恐條例》首案今(14日)在高院踏入第33日審訊,其中四名被告被指為「屠龍小隊」隊員,另外兩名被告被指為涉製造軍火的同謀者吳智鴻隊隊員,串謀12.8以軍火殺警計劃。現隸屬國安處、時任「O記」偵緝警署警長馮保羅在盤問下指,曾在會面中對認罪被告、污點證人彭軍壕作評估,「究竟佢係咪誠心、真誠作出悔過」。馮亦供稱,曾與污點證人蘇緯軒(被指為本案槍手)和「屠龍」隊長黃振強會面,對兩人作評估,稱看得出黃是「誠心悔意嘅人」。

就馮保羅曾與彭軍壕多次會面,馮指會面均由彭主動提出,而他理解彭作為污點證人的心理壓力很大,故馮「畀佢(彭)情緒上嘅安撫」。辯方質疑:「你係話畀我哋聽,呢幾次(會面)都係心理輔導?」馮表示:「同意」。馮又指「唔會俾人利用漏洞⋯⋯做污點證人,減低自己嘅刑責」,並表示指為犯人作「心理輔導」是最後一個階段的事。不過,馮確認他並非心理專家、不曾進修犯罪心理學等,僅憑「累積嘅經驗」評估被告的心態。

另外,馮保羅在盤問下指,他對彭軍壕、蘇緯軒及黃振強的評估,是以「傾偈」、「閒話家常」形式進行,而且沒有紀錄相關內容。就沒有記錄與黃首次會面的內容,他解釋指「喺呢啲會面⋯⋯喺我嘅調查,記錄係咪咁重要?⋯⋯記錄咗好啲,我同意,但係兩三個鐘頭⋯⋯冇可能寫晒⋯⋯都係閒談」。【《反恐條例》首案報道結集】

2019年12月8日「國際人權日大遊行」前夕,警方在多處搜出手槍及子彈等武器,多人先後被捕。控方早前的開案陳詞指,「屠龍小隊」及同謀者吳智鴻團隊計劃在12月8日的遊行中,於軒尼詩道引爆一大一小的炸彈及安排槍手槍殺警員(下稱12.8計劃)。6男1女否認控罪;控方指被告張俊富、張銘裕、嚴文謙、李家田為「屠龍」隊員,女被告劉佩凝則涉為「屠龍」眾籌作恐怖主義行為。

本案設9人陪審團,案件今(14日)在高院踏入第33日審訊。控方傳召現隸屬國安處、時任有組織罪案及三合會調查科A2-2隊偵緝警署警長馮保羅,他供稱於2020年6月11日負責拘捕李家田。

對被告作評估 「究竟佢係咪誠心、真誠悔過」

代表張銘裕的辯方大律師姚本成對馮作出盤問,馮在盤問下供稱他絕對不認識彭軍壕的父親,後期才知道彭父是警察,亦沒有直接或間接接觸彭父。姚本成亦問及彭於2020年2月4日與警方首次會面的內容,馮和警員8561出席會面;馮供稱彭當時表示想認罪及擔任證人,而馮及後以對話形式對彭作出評估及測試,「究竟佢係咪誠心、真誠作出悔過」,還是有心卸去自己的刑責,以判斷彭是否適合擔任證人,「傾咗好多好多」,內容與案情無關,僅關乎彭的心理狀態,故馮沒記錄相關內容,現時在庭上亦無法回答內容。

姚本成詢問彭軍壕當時有否表示希望警方不控告他或控告較少控罪,馮保羅稱:「如果咁樣同我講⋯⋯即係有目的⋯⋯唔係真誠悔過。」至於彭與馮、警員5820在2020年3月12日的第二次會面,馮確認調查報告顯示,他當時僅僅與彭談及律政司就彭口供的意向及錄取「無損權益口供」(俗稱NPS)的原則,馮也有以「閒話家常」的對答繼續對彭作出評估。

姚本成提到,警方於第三次會面(2020年4月7日)的翌日,就與彭作第四次會面,把錄取好的NPS給彭軍壕簽署確認。馮保羅此時主動提出要更正他稍早在庭上的證供,指他在第二次會面時已經和彭談及案情,姚問調查報告是否應加上「了解案情」,馮同意指:「我承認係記錄少咗嘅」。

污點證人心理壓力大 會面「畀佢情緒上嘅安撫」

姚本成續指,彭軍壕於2020年12月15日亦有與馮會面。馮保羅確認他本人的記事冊沒有記錄會面的確實時間,承認為「紀錄上嘅失誤」。姚又指無法從紀錄上得悉會面的目的,馮解釋指該次會面及其後的許多次會面,均由彭主動提出,而他理解彭作為污點證人的心理壓力很大,故他在及後的大部分時間為聽彭的說話,「畀佢情緒上嘅安撫」。

姚本成質疑,彭軍壕及後於2021年6月、8月、11月及12月與馮的數次會面中,「你係話畀我哋聽,呢幾次(會面)都係心理輔導?」馮表示:「同意」。姚指:「你同唔同意紀錄上,冇話你哋警方人員做心理輔導」?馮亦表示:「同意」。姚再提到,彭軍壕於2022年1月、4月、8月及10月亦與馮會面,關注會面目的是否同樣是「心理輔導」,馮解釋會面由彭提出,不過馮個人將會面形容為「心理輔導」,與彭「傾下偈」。

姚本成又提到彭軍壕曾於2022年親自去信律政司,提出律政司不提告他「串謀犯對訂明標的之爆炸」罪和「串謀謀殺」罪,詢問馮保羅曾否在與彭的會面表示可不提告這兩罪,馮指沒有。

稱處理過無數污點證人 不會被利用減刑責

至於另一同謀者蘇緯軒(控方指蘇為「12.8計劃」的槍手),姚本成指,馮保羅與警員5820於2020年3月26日與蘇首次會面,當時有大律師陪同蘇。馮確認,指會面由蘇提出,內容為蘇想做污點證人,馮當時亦有與蘇「傾偈」作評估,不過沒紀錄相關的「傾偈」內容。馮再確認,蘇曾於及後的會面表示想「悔意地」說出事實,蘇最後於2020年6月15日簽署NPS,而他與蘇在2023年10月27日再見面,會面內容同樣為「傾下偈」、談及蘇的心理狀態。

姚本成再問及馮保羅與認罪被告、「屠龍」隊長黃振強的會面。馮供稱,他於2023年5月19日與黃振強會面,黃表達想認罪和做控方證人,馮當時則回應指:「唔係我哋決定」,及後評估黃的情況,馮同樣沒有記錄會面內容。馮續供稱:「你都知我做咗咁多⋯⋯我咁多年經驗,處理過無數污點證人⋯⋯係作為調查人員,最後一個把關⋯⋯唔會俾人利用漏洞⋯⋯做污點證人,減低自己嘅刑責」,又指為犯人作「心理輔導」是最後一個階段的事。馮並提到,就黃及後再主動提出會面,馮明白污點證人的心理狀態,雖然他並非心理專家,當「察覺到佢(黃)想搵我哋入去傾偈」。

警署警長沒讀犯罪心理學 憑經驗評估被告心態

代表被告嚴文謙的辯方大律師梁鴻谷則關注,馮保羅不曾在調查報告記錄與黃振強的首次會面中的對話內容,如果被接見的人士須輔導、有情緒問題,「大吉利是,想自殺」,那便無從查看相關紀錄。馮表示「我唔同意」,解釋指「喺呢啲會面⋯⋯喺我嘅調查,記錄係咪咁重要?⋯⋯記錄咗好啲,我同意,但係兩三個鐘頭⋯⋯冇可能寫晒⋯⋯都係閒談」,又指就算疑犯在會面中表達認罪意向,亦非很重要的內容,因為這並非警誡下的供詞,而且最後疑犯須向法庭認罪才可作實,處理疑犯認罪意向不是當時他的職責範圍。

在梁鴻谷追問下,馮保羅承認即使他為疑犯作評估,他並非「專人」,與疑犯會面時的對話屬「好自然嘅交流」、不「公式化」,又指在與黃振強的首次會面中看得出黃有悔意,而且從及後會面,「評估下,會覺得係誠心悔意嘅人」。馮否認辯方指,警方派他評估欲投誠的疑犯的質素,以及與黃調節黃前後不一的供詞,也否認他沒有在調查報告內紀錄會面內容的原因是他與黃曾就控罪「討價還價」。

另外,在代表劉佩凝的辯方大律師馬維騉的盤問下,馮保羅供稱自己已有36年警隊生涯、20多年的偵緝工作經驗,確認他並非心理專家、不曾進修犯罪心理學等,僅憑「累積嘅經驗」評估被告的心態。


本案被告依次為張俊富、張銘裕、嚴文謙、李家田、賴振邦、許湛榮和劉佩凝(女)。

張俊富、張銘裕、嚴文謙、李家田、賴振邦、許湛榮被控一項「串謀犯對訂明標的之爆炸」罪,涉於2019年8月1日至12月8日期間,在香港串謀其他人,意圖導致他人死亡或遭受身體嚴重傷害,而非法及故意向訂明標的、在訂明標的內或針對訂明標的送遞、放置或引爆2個爆炸性裝置。根據條例,此罪最高可判處終身監禁;他們再被控一項交替控罪,為「串謀導致相當可能會危害生命或對財產造成嚴重損害的爆炸」罪。

張俊富、張銘裕、嚴文謙、李家田、賴振邦、許湛榮再被控「串謀謀殺」罪,涉於上述同時同地與其他人串謀謀殺警務人員。

李家田另被控「意圖危害生命而管有槍械及彈藥」罪,涉於2019年10月1日至11月30日在香港,管有一支手槍、一個彈匣及14發彈藥。

劉佩凝另被控「串謀提供或籌集財產以作出恐怖主義行為」罪,涉案日期為2019年8月1日至12月9日,地點為香港。此罪按條例最高可判處監禁14年。【《反恐條例》首案報道結集】

法院:高等法院

法官:法官張慧玲

被告:張俊富、張銘裕、嚴文謙、李家田、賴振邦、許湛榮、劉佩凝

控罪:串謀犯對訂明標的之爆炸《聯合國(反恐怖主義措施)條例》第11B(1)及14(7A)條、《刑事罪行條例》第159A及159C條;串謀提供或籌集財產以作出恐怖主義行為《聯合國(反恐怖主義措施)條例》第7及14(1)條、《刑事罪行條例》第159A及159C條;串謀導致相當可能會危害生命或對財產造成嚴重損害的爆炸;串謀謀殺;意圖危害生命而管有槍械及彈藥



法律代表
控方代表:外聘大律師周凱靈、高級檢控官劉允祥、高級檢控官伍永杰

辯方代表:張俊富由大律師李國輔及于雋謙代表;張銘裕由大律師姚本成及陳雅琪;嚴文謙由大律師梁鴻谷及柯愷欣代表;李家田由大律師林芷瑩及何正謙代表;賴振邦由大律師是香媛及余承熹代表;許湛榮由大律師陳偉彥及黃思希代表;劉佩凝由大律師馬維騉及容潔礬代表
案件編號:HCCC164/2022、HCCC255/2023



如欲接收每日報道整合,請在訊息欄內填寫電郵地址

訂閱及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