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恐條例》首案 第29天|控方證人彭軍壕在辯方盤問下承認 「諗住篤多啲人出嚟」 但否認為做金手指而「拉多啲人落水」

分享文章

《反恐條例》首案今(7日)在高院踏入第29日審訊,其中四名被告被指為「屠龍小隊」隊員,另外兩名被告則是涉製造炸彈的同謀者吳智鴻隊隊員,串謀12.8以軍火殺警計劃。控方證人、吳智鴻隊成員彭軍壕供稱,在「『屠龍』話要攞槍用嘅時候」,他曾私訊吳表達「唔想咁暴力」,不過吳「冇反應」。但彭確認自己其後繼續為吳拿取物資,即炸彈原料和手槍等。

辯方亦逐一指出,被指為吳智鴻隊成員的被告賴振邦,事實上並沒有如彭軍壕供稱般參與西貢試軍火、試用引爆裝置、到華仁書院組裝炸彈等,並在2019年12月3日才首次與彭見面,當時與彭「飲酒、娛樂」;彭一概否認。

辯方續指彭軍壕被捕後在警誡會面說出的內容,「係咪都持住僥倖嘅心理,希望人哋唔吿你?」彭答稱「少量」,並在盤問下同意自己「諗住篤多啲人出嚟」,稱「因為由頭到尾,唔止只係得原本(被拘捕)嘅嗰啲人,會有其他人⋯⋯ 原本涉案嘅人⋯⋯更加多其他嘅人」,但否認自己為做金手指而「拉多啲人落水」。【《反恐條例》首案報道結集】

2019年12月8日「國際人權日大遊行」前夕,警方在多處搜出手槍及子彈等武器,多人先後被捕。控方早前的開案陳詞指,「屠龍小隊」及同謀者吳智鴻團隊計劃在12月8日的遊行中,於軒尼詩道引爆一大一小的炸彈及安排槍手槍殺警員(下稱12.8計劃)。6男1女否認控罪;控方指被告張俊富、張銘裕、嚴文謙、李家田為「屠龍」隊員,女被告劉佩凝則涉為「屠龍」眾籌作恐怖主義行為。

本案設9人陪審團,案件今(7日)在高院踏入第29日審訊。控方證人、吳智鴻團隊的成員彭軍壕續出庭,接受代表被告賴振邦的辯方大律師是香媛盤問。

彭軍壕稱曾私訊吳智鴻 「唔想咁暴力」

彭軍壕確認,「屠龍」和吳智鴻於9月的台灣軍訓的訓練內容比較暴力,他亦預計及後的團隊行動會涉及較暴力的行為。是香媛問:「你從來冇向鴻仔(吳智鴻的暱稱),提出你唔想咁暴力?」彭表示不同意,稱在11月17日至26日之間,當「『屠龍』話要攞槍用嘅時候」,他曾私訊吳表達這個意思,不過吳「冇反應」,不曾說任何特別的說話。是香媛續問:「但係就繼續叫你出嚟,買嘢拎嘢?」彭強調「之後主要係拎嘢」,是質問:「你都繼續照樣做嘅?」彭稱「係」。彭早前提及,他曾為吳取炸彈原料及手槍等。

至於彭軍壕供稱他於10月3日晚上與吳到灣仔卓軒旅舍,計劃從高空向警方掉鏹水彈,被告許湛榮和賴振邦亦有參與行動,而吳、許和賴到上天台找位置掉鏹水彈時,他下樓買食物。是香媛質疑「呢個重要時刻,你就去買嘢食?」彭稱「係」,其後指「肚餓咪買嘢食」。

不過,彭確認,在他下樓後,發現有人群聚集,以及警方已施放催淚彈、惟沒有看到警察。是香媛質問「咁嘅情況之下,你繼續去買嘢食?」彭答「係」。是指出,他謊稱當時下樓買食物,以減輕自己的罪責,彭不同意。是香媛並指,賴振邦當時並不在場,彭亦不同意。

彭軍壕早前供稱,吳智鴻於10月尾時着隊員「盡量低調啲,佢嚟緊準備嘅大行動要保留人手同實力」。彭今被是香媛質疑指,彭當時依然有詢問他人會否外出示威?彭確認,解釋指當時理解吳著「低調」的意思是「唔係咁激進囉」。

辯方指賴振邦沒參與西貢試槍 彭否認

是香媛再指出,彭軍壕供稱賴振邦有份與「屠龍」於11月16日到西貢試槍,但事實上當日所有參與者蒙面,所以誤會了參與者的身分,彭表示不同意。至於彭軍壕早前供稱,曾於11月尾兩度到訪賴振邦的「3C工作室」,看到賴在後樓梯試爆涉案炸彈的引爆裝置,是香媛指出賴振邦均不在場,「你話賴振邦做嗰啲事情,其實係咪你自己做嘅呢」?彭均否認。

而彭軍壕早前供稱他於2019年12月3日,與賴振邦、吳智鴻、「屠龍」的黃振強及其軍師、勇武隊「閃燈」Kristy到荃灣SOHO酒吧會面,是香媛指當日會面的目的為「飲嘢」,而非開會,彭同意。是指出,當日為彭與賴首次見面,而吳向彭介紹指賴是張堅順的朋友、但沒有提及名字,彭不同意,指自己到台灣軍訓時已認識賴,當時只知道他的名字是Bobby。

是香媛再表示,當日眾人會面的目的是「出嚟飲酒、娛樂」,故賴振邦不曾提及為免包廂的閉路電視有收音功能,着大家不要談及計劃,對此,彭軍壕一概否認。彭軍壕再供稱,賴振邦於12月7日曾駕駛電單車到香港華仁書院參與製作炸彈的過程,並把電單車停泊在書院的斜路附近路口,否認辯方指稱賴並不在場。

至於彭軍壕早前供稱,他、張堅順與賴振邦於2019年11月14日,到浸會大學打算偷竊化學原料,不過最後他跟張沒有從浸大拿走任何東西,賴則偷取幾個分別是白色及啡色的樽子,上面貼有骷顱頭的圖像。

警誡錄影心存僥倖 口供與庭上版本不符

是香媛質疑,彭軍壕於被捕當日錄取的警誡錄影會面指,他本人和張堅順在11月14日僅僅到浸會大學同城市大學的「外圍」,而彭早前卻供稱自己曾進入浸大。彭解釋「因為落口供嗰陣時仲有少少僥倖嘅心態」。法官張慧玲詢問「僥倖心態」的意思,彭思考十數秒後回答:「講少啲囉應該話」,並確認他在庭上的證供才是真實的版本。

是香媛指出,彭軍壕在錄影會面時想盡量減低自己的罪責,遂將罪責推給其他人,彭不同意。彭軍壕又供稱,他進入浸大後沒有幫忙拿走吳智鴻要求取的化學物料,因為「 唔識嗰堆(化學物料上的)英文,我分唔到乜嘢係鴻仔要攞嘅嘢」。是香媛指出這是他為減輕罪責的說法,彭否認。

是香媛再引述彭軍壕早前的供詞,提到他於2020年1月17日被捕,而黃振強、吳智鴻澤於2019年12月8日被捕,詢問彭是否於被捕前的一個多月內,「作定個故仔,減低自己嘅罪責」,並將故仔寫在自己的平板電腦裏,彭均稱「冇」。是質疑彭「你嘅錄影會面講到嘅事情,係咪都恃住僥倖嘅心理,希望人哋唔吿你?」,彭回應稱「少量」。

是香媛並指,彭軍壕於吳智鴻等人被捕當日已構思一個故事,指吳智鴻逼他干犯本案,遂在被捕後在錄影會面及「無損權益口供」謊稱吳逼他等,以減輕自己的罪責,並希望申請保釋。彭一概否認,並指會面時不知道口供內容與申請保釋有關,但確認自己曾兩度申請保釋失敗,其後撤回保釋申請。

辯方指彭加重他人罪責 減輕自己罪責

是香媛亦質疑,彭軍壕主動提出於2020年2月4日與警方首次會面時,已打算成為控方證人,並「諗住篤多啲人出嚟」,彭表示同意。法官關注「篤多啲人出嚟」的意思,彭稱「因為由頭到尾,唔止只係得原本(被拘捕)嘅嗰啲人,會有其他人⋯⋯ 原本涉案嘅人⋯⋯ 更加多其他嘅人。」

是香媛並指,彭軍壕不願意將自己平板電腦及手機密碼給予警方,是因為裡面儲存的資料與其口供有矛盾,彭否認。是續指,警方與彭的多次會面是希望彭願意交出密碼,彭回應說:「冇提到呢樣嘢,應該。」是香媛最後指出,彭承認的控方案情有錯,但彭照樣承認,包括他所有對賴振邦的指控均屬虛構,「你目的都係拉多啲人落水,換取你想做金手指」,又指「仲加重人哋嘅罪責,減輕自己嘅罪責」?彭一概表示「唔同意。」


本案被告依次為張俊富、張銘裕、嚴文謙、李家田、賴振邦、許湛榮和劉佩凝(女)。

張俊富、張銘裕、嚴文謙、李家田、賴振邦、許湛榮被控一項「串謀犯對訂明標的之爆炸」罪,涉於2019年8月1日至12月8日期間,在香港串謀其他人,意圖導致他人死亡或遭受身體嚴重傷害,而非法及故意向訂明標的、在訂明標的內或針對訂明標的送遞、放置或引爆2個爆炸性裝置。根據條例,此罪最高可判處終身監禁;他們再被控一項交替控罪,為「串謀導致相當可能會危害生命或對財產造成嚴重損害的爆炸」罪。

張俊富、張銘裕、嚴文謙、李家田、賴振邦、許湛榮再被控「串謀謀殺」罪,涉於上述同時同地與其他人串謀謀殺警務人員。

李家田另被控「意圖危害生命而管有槍械及彈藥」罪,涉於2019年10月1日至11月30日在香港,管有一支手槍、一個彈匣及14發彈藥。

劉佩凝另被控「串謀提供或籌集財產以作出恐怖主義行為」罪,涉案日期為2019年8月1日至12月9日,地點為香港。此罪按條例最高可判處監禁14年。【《反恐條例》首案報道結集】

法院:高等法院

法官:法官張慧玲

被告:張俊富、張銘裕、嚴文謙、李家田、賴振邦、許湛榮、劉佩凝

控罪:串謀犯對訂明標的之爆炸《聯合國(反恐怖主義措施)條例》第11B(1)及14(7A)條、《刑事罪行條例》第159A及159C條;串謀提供或籌集財產以作出恐怖主義行為《聯合國(反恐怖主義措施)條例》第7及14(1)條、《刑事罪行條例》第159A及159C條;串謀導致相當可能會危害生命或對財產造成嚴重損害的爆炸;串謀謀殺;意圖危害生命而管有槍械及彈藥



法律代表
控方代表:外聘大律師周凱靈、高級檢控官劉允祥、高級檢控官伍永杰

辯方代表:張俊富由大律師李國輔及于雋謙代表;張銘裕由大律師姚本成及陳雅琪;嚴文謙由大律師梁鴻谷及柯愷欣代表;李家田由大律師林芷瑩及何正謙代表;賴振邦由大律師是香媛及余承熹代表;許湛榮由大律師陳偉彥及黃思希代表;劉佩凝由大律師馬維騉及容潔礬代表
案件編號:HCCC164/2022、HCCC255/2023



如欲接收每日報道整合,請在訊息欄內填寫電郵地址

訂閱及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