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恐條例》首案 第25天|控方證人彭軍壕供稱 曾受資助到台灣軍訓 參與者閒聊提及逼政府妥協和炸彈 「聽到佢哋講呢個話題,我就會『鼠』返上房」

分享文章

《反恐條例》首案今(3日)在高院踏入第25日審訊,其中四名男被告被指為「屠龍小隊」隊員,參與12.8殺警計劃。控方證人、涉製造炸彈的同謀者吳智鴻團隊成員彭軍壕供稱於2014年社運認識吳及其「左右手」、被告許湛榮,及後獲吳招攬加入較激進的「鐵馬組」。

至2019年7月,彭軍壕供稱「元朗西鐵站事件」後, 吳再次聯絡他,表示自己想入元朗找鄉黑「覆桌」,不過他們最後僅衝擊防線和「搞吓破壞」。當日行動參與者有「阿Jack」,彭指他曾利用「PPPN」記者身分,在示威現場「做嘢」,同時是勇武隊「蜘蛛隊」隊長。

彭軍壕亦指,吳智鴻團隊的發起人、金主和幕後策劃是暱稱為「大舊」的劉偉德,劉曾參選區議會選舉。彭並指,劉資助吳的團隊和「屠龍」赴台軍訓,其間吳智鴻、賴振邦和張堅順曾提及「點樣去破壞,同埋逼政府妥協」,內容包括炸彈,他們討論的原因是「大舊想咁做」,而他本人「聽到佢哋講呢個話題嘅時候,我就會『鼠』返上房」。【《反恐條例》首案報道結集】

2019年12月8日「國際人權日大遊行」前夕,警方在多處搜出手槍及子彈等武器,多人先後被捕。控方早前的開案陳詞指,「屠龍小隊」及同謀者吳智鴻團隊計劃在12月8日的遊行中,於軒尼詩道引爆一大一小的炸彈及安排槍手槍殺警員(下稱12.8計劃)。6男1女否認控罪;控方指被告張俊富、張銘裕、嚴文謙、李家田為「屠龍」隊員,女被告劉佩凝則涉為「屠龍」眾籌作恐怖主義行為。

垂頭步上證人台 雙眼通紅表現疲倦

本案設9人陪審團,案件今(6月3日)在高院踏入第25日審訊。控方證人、吳智鴻團隊的成員彭軍壕上周五起作供(吳智鴻團隊被指負責製造本案的炸彈及輸入軍火),惟彭當日指不曾看過控方發出的「豁免起訴書」文件,法官指示押後至周一續審,待他的律師向他解釋文件。

彭軍壕今(3日)續作供,接受控方外聘大律師周凱靈的主問,他步上證人台時垂頭、雙眼通紅,表現疲倦。他確認律師已向他解釋「豁免起訴書」內容。在主問下,他確認於2020年1月17日因本案被捕,翌日被帶上東區法院應訊,於2022年10月3日承認本案的「串謀犯對訂明標的之爆炸」罪,他另被控的「串謀謀殺」罪則獲控方撤回。

彭軍壕表示,他記得參與本案的人物有吳智鴻、許湛榮、張堅順、賴振邦、張銘裕、李家田以及一位名為「Hans」的人士。他續指,他於2014年的社運認識吳智鴻,以及吳的「左右手」許湛榮,當時吳是「比較激進嘅示威人士所組成嘅組織 ,叫『鐵馬組』」的頭號人物,另一位頭號人物為「阿Jack」,「Hans」和許湛榮亦有參與其中,吳認識彭一兩周後,便招攬他進入「鐵馬組」。

在周凱靈的提問下,彭軍壕解釋「比較激進」的意思為「唔係和理非,唔係和平⋯⋯會堵路、會衝擊警方防線,同埋砌路障」。

2014年社運認識吳智鴻 其後沒聯絡

彭軍壕指,他於2014年的社運後沒有再與上述「鐵馬組」的參與者聯絡,除了吳智鴻於2017年致電他作「普通問候」,直至吳於2019年的6月致電他,詢問他有否到反修例運動示威「幫吓手」,彭答稱「我有工返,都係放假或者收工嘅時候出吓嚟」,他當時任職西餐廳的「supervisor(管理者)」。

彭軍壕續供稱,在「元朗西鐵站事件」發生的一兩日後, 吳智鴻找他到許湛榮位於太古城住所的樓下開會,稱「想喺7月27號『吹大雞』,入元朗搵返鄉黑『覆桌』,報返721嘅仇」。

彭軍壕指,他認為吳智鴻與2014年佔領區外圍防線組織的示威人士一直保持聯絡,那些人當年負責在防線「睇水」,監察是否有警員進入佔領區清場,「吹大雞」的意思就是指找上述示威人士在接下來的行動合作。彭、吳和許湛榮開會後,吳給了迷彩戰術背心、眼罩、防毒口罩,以及一個武器、即一枝行山杖給彭,着他於7月27日的示威中使用。

彭軍壕稱,他與劉偉德(暱稱「大舊」)、「阿Jack」、許湛榮和「Hans」參與7月27日的元朗行動。彭此時補充,知道劉偉德曾參選區議員;而「阿Jack」曾利用「PPPN」記者身分,在示威現場「做嘢」,他同時是參與本案的勇武隊「蜘蛛隊」隊長。「7.27元朗示威」的參與者結果成為一個「新組織」的其中一隊成員,吳擔任該隊隊長,發起人、金主及幕後統籌為劉偉德。

不過,彭軍壕指「7.27元朗示威」當日,他們僅衝警方防線及「周圍搞吓破壞」,沒有下一步行動。

軍訓金主「大舊」 每人6千元津貼

彭軍壕再指,他於8月27日晚上到旺角「RED MR」與吳智鴻、「Hans」、「阿文」(後知為張堅順)、「屠龍小隊」的黃振強等見面,會議中提及「嚟緊會有嘅大行動,需要安排人手去台灣做軍事訓練」,以及7月內已有兩批人到赴台接受軍訓。軍事訓練由9月16日開始,維時大約兩周,劉偉德負責支付參與者的食宿、費用,另給予參與者每人6,000元作津貼以及2,000元機票津貼。不過,會議沒清楚解釋「大行動」是什麼。

彭軍壕提及,吳智鴻更向他指,如果彭請不到假或需要辭職,劉偉德可以代他支付代通知金,不過他當時已辭職。

彭軍壕亦指,吳智鴻籲他們「唔好當好似去旅行咁,佢話真係去軍訓,唔係去旅行,諗清楚先去」,並稱會安排一位名為「常生」(姓常的男子)的退役陸戰隊員訓練他們,及後開設了一個名為「台灣按摩旅行團」的Telegram 群組供參與者溝通。

彭軍壕續指,他、張堅順、被告賴振邦、被告張銘裕和同謀者吳智鴻於2019年9月16日在台中機場出發到位於彰化縣的師範大學的宿舍,該宿舍大約四層高,他多日來與張銘裕住同一間房。

9月中台灣軍訓兩周 動手學做鋁熱彈

彭軍壕稱,而在十多日軍訓中,他們接受體能訓練,包括跑步、到海邊游水、舉重和引體上升以及加強反應能力等訓練。他們另接受使用真刀、搏擊及槍械訓練,包括練習搶槍及「燒槍」,亦曾動手學習製造汽油彈和鋁熱彈,打算將鋁熱彈用以對付裝甲車。身處被告欄中的張銘裕一直咧嘴笑,一度搖頭及做口型指「都冇」。

彭軍壕表示,軍訓亦安排課堂涉及講解製造炸彈的原材料,提到丙酮、鹽酸、銷胺酸、過氧化氫,不過不曾看到原材料實物。

彭軍壕並指,軍訓時,吳智鴻、賴振邦和張堅順曾在3、4次閒聊提及「點樣去破壞,同埋逼政府妥協」,內容包括在示威使用的炸彈,他們討論的原因是「大舊(劉偉德)想咁做」,但其他人並非每次均參與討論,而彭「聽到佢哋講呢個話題嘅時候,我就會『鼠』返上房」,又指自己「唔會刻意同佢哋傾任何嘢⋯⋯我鍾意自己一個人多啲」,故不曾和同房的張銘裕聊天。

彭軍壕亦提到,劉偉德派出其軍師「阿昇(音譯)」到宿舍拿取「常生」提供的物資,包括頭盔、盾牌、防毒口罩、濾嘴。

翻查報道,「大舊」劉偉德曾參選2015年區議會選舉,於2023年在海外離世。


本案被告依次為張俊富、張銘裕、嚴文謙、李家田、賴振邦、許湛榮和劉佩凝(女)。

張俊富、張銘裕、嚴文謙、李家田、賴振邦、許湛榮被控一項「串謀犯對訂明標的之爆炸」罪,涉於2019年8月1日至12月8日期間,在香港串謀其他人,意圖導致他人死亡或遭受身體嚴重傷害,而非法及故意向訂明標的、在訂明標的內或針對訂明標的送遞、放置或引爆2個爆炸性裝置。根據條例,此罪最高可判處終身監禁;他們再被控一項交替控罪,為「串謀導致相當可能會危害生命或對財產造成嚴重損害的爆炸」罪。

張俊富、張銘裕、嚴文謙、李家田、賴振邦、許湛榮再被控「串謀謀殺」罪,涉於上述同時同地與其他人串謀謀殺警務人員。

李家田另被控「意圖危害生命而管有槍械及彈藥」罪,涉於2019年10月1日至11月30日在香港,管有一支手槍、一個彈匣及14發彈藥。

劉佩凝另被控「串謀提供或籌集財產以作出恐怖主義行為」罪,涉案日期為2019年8月1日至12月9日,地點為香港。此罪按條例最高可判處監禁14年。【《反恐條例》首案報道結集】

法院:高等法院

法官:法官張慧玲

被告:張俊富、張銘裕、嚴文謙、李家田、賴振邦、許湛榮、劉佩凝

控罪:串謀犯對訂明標的之爆炸《聯合國(反恐怖主義措施)條例》第11B(1)及14(7A)條、《刑事罪行條例》第159A及159C條;串謀提供或籌集財產以作出恐怖主義行為《聯合國(反恐怖主義措施)條例》第7及14(1)條、《刑事罪行條例》第159A及159C條;串謀導致相當可能會危害生命或對財產造成嚴重損害的爆炸;串謀謀殺;意圖危害生命而管有槍械及彈藥



法律代表
控方代表:外聘大律師周凱靈、高級檢控官劉允祥、高級檢控官伍永杰

辯方代表:張俊富由大律師李國輔及于雋謙代表;張銘裕由大律師姚本成及陳雅琪;嚴文謙由大律師梁鴻谷及柯愷欣代表;李家田由大律師林芷瑩及何正謙代表;賴振邦由大律師是香媛及余承熹代表;許湛榮由大律師陳偉彥及黃思希代表;劉佩凝由大律師馬維騉及容潔礬代表
案件編號:HCCC164/2022、HCCC255/2023



如欲接收每日報道整合,請在訊息欄內填寫電郵地址

訂閱及追蹤我們